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

年度电视剧:《双城生活》

2011-12-20

文/刘亚娟

   2011年,家庭伦理剧依然占据荧屏的大部 分时段,其中《双城生活》巧妙地以京沪 地域差异为切入点,凭借开放包容的文化融合心 态,精致时尚的制作包装,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 而出,成为年度家庭伦理剧的完美收官之作。

   该剧早在湖南、江苏等地面频道播出时,就 获得收视冠军与观众的良好口碑。11月6日起, 《双城生活》在北京、上海、深圳、黑龙江四卫 视同步推出,据CSM媒介研究41城数据,该剧 在东方卫视的后半程继续发力,收视一度突破 1%,并引发热议。作为该剧的网络独播平台, 搜狐视频11月6日上线该剧,播出10天总点击量 5400多万。截至记者截稿时,《双城生活》在搜 狐网络视频的点击量超过1.8亿,获得了台网收视 “双丰收”。

每个人的“双城”

   你的“双城”是什么?是北京与上海?是纽 约与伦敦?是静谧的乡村与繁华的都市?每个人 的心里,都有个双城——这城里有你,那城里有 你心里牵挂的人和事。牵挂将双城串联起来,奔 走双城的每个人,都是《双城生活》里的主角。 电视剧《双城生活》最打动观众的,就是从现实 生活找料,接地气。

   故事围绕“北京女人与上海男人”“上海婆 婆与北京媳妇”“北京岳父与上海女婿”展开。 尽管男女主角一见倾心,沉湎爱河,但面对彼此 家庭的文化差异,这段“双城生活”经历了颇多 曲折与挑战。

   《双城生活》中的双城生活、双城恋爱、双 城亲家等都透露着浓郁的生活气息,细节出彩又 不浮夸。该剧编剧王丽萍决定写《双城生活》, 就是因为“身边的朋友因为双城分分合合让我感 慨颇多。”

   《双城生活》播出后,引起了观众共鸣:有 双城恋的经历的观众,正在经历双城恋爱的人, 学着电视里的情节,在微博里跟自己的异地爱人 说:“我们也把票根攒起来,见证我们的双城生 活”;有人回忆自己的经历:“现在想想,当初 哪儿来的那么大的勇气”;也有观众害怕去看: “似乎每一幕都是在写过去的我,可惜生活不是 电视剧,千辛万苦却不一定结局圆满。”

   在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尹鸿看来, 《双城生活》更像是家庭情感轻喜剧。该剧之 所以跟过去的家庭伦理剧相区别,是因为“首先 该剧并没有将笔墨过多凝结在伦理问题上,没有给主角过多的道德选择,大家都是好人、不做坏 事。其次是该剧没有苦情,不洒狗血。这两点改 变了家庭伦理剧中用极致的戏剧冲突来吸引观众 的路数,反而更贴近观众的生活状态,同时也可 能会改变家庭伦理剧的基本走向。”

   《双城生活》一改观众对上海男人的刻板 印象,为精致的上海婆婆(上海女性代表)正了 名;展现了爽直活泼的北京女孩儿,刻画了情感 深沉的北京父母。在这些人物形象中,人们看到 的是角色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但现实生活的客观 因素又给人物设置了重重障碍。观众会随着剧情 的发展,跟着角色一起被现实拷问:男女主角无 力解决的文化、生活差异问题,你能解决吗?

融合大于差异

   除了基于生活观察的剧情展现,该剧的结构 设计,也为剧集添色不少。

   该剧并不是单纯由男女青年组成家庭入手, 而是从男女双方的地域差异展开。在这个戏剧性 的框架下,基于地域差异,衍生出了家庭生活习 惯、背景、地位,各自家庭关系,角色个性等一 系列的戏剧冲突。而且丝毫不给人造作感,在双 城的背景下,故事冲突合理、服帖。文艺评论家 仲呈祥这样评价《双城生活》:故事不刻意表现 差异,而是通过精心选择的细节,呈现文化的表 现形态,让人们深思——这样一种精神生态下, 人应当如何进行事业、家庭、伦理、道德乃至理 想信仰的追求。

   《双城生活》中婆媳矛盾是从地域文化差异 切入的,冲突开始在出租车上:北京姑娘上车就 跟司机大哥侃,坐副驾驶反而是礼貌的;反观上 海姑娘是很矜持的,要坐后排,要是穿裙子的话 下车时都是两脚一起落地的。剧中婆婆杨曼莉出身钟表世家,所以“婆媳从乘出租车的习惯开始 吵就显得很自然,观众不会觉得是胡编乱造。” 王丽萍说。

   但是仅止于展现差异并不是该剧的全部。

   导演安建在决定加入这部戏之前,首先提 出的问题就是:“京沪文化差异有价值、有代表 性,但早已有之,给我一个今天拍这个题材的理 由?”制片、导演和编剧三方最后达成共识:在 《双城生活》中,不是做两地文化的差异,而是 展现两地文化的融合。

   在安建看来,融合贯穿整剧,尤其是结尾处 那句“向北京女人学习,向上海男人致敬”更是 点睛之笔。剧末男主角在北京工作,陪着岳父生 活;女主角在上海工作,陪着婆婆生活。婆婆和 媳妇逐渐变成“闺蜜”,女婿和岳丈互相关心, 这中间生发的是更深层次的心理认同。“我认为 《双城生活》展现的就是这样一个变化过程。不 管是北京人还是上海人,在剧中,都是宽容和大 度的,以一种接纳的态度来待人,接受发展。”

   “这样做有前瞻性,也符合时代潮流。” 安建表示,他本人就是典型的“双城”,因为工 作关系,驻组的他,在理解双城时又有了新的感 悟:“虽然一个家庭的成员分布在不同的城市, 不能时刻享受天伦之乐。但是如果处理好,也会 很愉快。离家日久会增加对家的牵挂和眷恋,同 时家里的每一个人又可获得个性的发展,又有什 么不好呢?”

   随着中国社会的发展,改革开放30年后的北 京和上海,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按照 《双城生活》的规律,融合将更进一步。等到郝 京妮的孩子长大以后,或许已经没有差别了,这 个过程很有味道。”影视、文化评论人司马平邦 在评论该剧时表示。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广告招商| 招聘
综艺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51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