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

年度惊喜电影:《钢的琴》

2011-12-20

文/马 巍

   同样是新人导演,同样是国产低成本电影。此 外,影片在内地的出品方也同样是完美世 界影视文化公司。不过不同于滕华涛和《失恋33 天》,张猛与《钢的琴》选择了一条相对冷清, 也更为艰难的道路。这部“小片”创造了今年国 产片中几乎最好的口碑,也让我们对张猛这位70 后青年导演产生了更多期待。更为重要的是,影 片代表了另一类中国电影的方向,以及其当前面 临的空间、矛盾和挑战。

2011“情怀”代表作

   在这一年的年中, 我们曾做过一期名为《Hello,情怀》的特 别策划, 关注的就是 《钢的琴》这样在市场 上难以被明确归类的电 影——它们是非类型电 影,但不能说是非商业 片,毕竟,当前几乎所 有的国产电影都已不能 把对市场的企图排除在 外。

   对于这类电影, 我们选择的分类关键词 是“情怀”。引用一下 当时的开篇语:我们的 目的是在当前的市场中 重新寻找“情怀”这种 价值取向,因为“身处 浮躁时代,中国电影需 要情怀来平和欲望,并 重塑创作的本质和意 义”。熟悉《综艺》的 读者或许会对这样感性 的文字不太适应,但我 们就是想通过这样的方 式呼吁大家善待情怀, 善待真诚。

   肯定《钢的琴》, 其实肯定的是影片的这 种气质。这无疑是2011 年口碑最好的国产电影 之一。只不过对于口碑 本身,当前似乎也需要 更为清醒的认识。近两 年来,舆论和媒体在对 待电影创作时的态度有 进一步两极分化的趋 势,在对一些电影大加 批评的同时,又对另一 些作品过分推崇, 甚 至不惜上纲上线抬举。这样的言辞背后其实更多 还是对单纯立场的重复肯定,显得不够理性,但 电影人的创作情怀需要更为全面的看待。需要探 讨的是:当前市场下,电影和导演需要什么样的 情怀?“情怀“又需何种情商和智商才能适于当 下?

   虽然获得清一色赞誉有大环境的因素,不过 《钢的琴》本身确有值得称赞之处。缺少投资, 没有明星,制作上也有不少粗糙之处,但和很多 投资、明星多得多的影片不一样,《钢的琴》至 少是部“电影”,而且还是一部真想说点什么的 电影。当下的中国电影里,这样对于电影和现实 都有话想说的影片太少了。

   近几年中国电影在商业化、市场化方向上的 急速发展改变了很多东西。5年前笔者刚刚入行 的时候,内地的青年导演还大都想成为贾樟柯, “用电影记录一个时代”,张猛说自己也受到过 这样的鼓舞。而到了眼下,人人却都唯市场和票 房马首是瞻。去年《让子弹飞》的大卖让姜文豪 言“站着把钱挣了”,但对于大多数电影人,尤 其是新人而言,眼前的选择依然拮据而艰难。

   物以稀为贵,当妥协成为大流的时候,《钢 的琴》的坚持就显得更为重要。至少影片没有 成为又一部《疯狂的钢琴》。请不要误解:坚持 情怀不等于远离市场。恰恰相反,在当前的环境 下,电影接近市场不但无可厚非,而且是实现情 怀的惟一出路,但问题在于:不是所有的电影都 应该、且需要不顾一切地迎合市场。

“文艺”之惑

   中国电影素有票房、口碑的两极逆向运动的 传统—— 一些大片人见人骂,但不防碍其票房 节节攀高;另外一些小片有口皆碑,但影厅门可 罗雀。就市场反响而言,应该说《钢的琴》没有 走出这一怪圈。倒是口碑明显不如该片的《观音 山》《最爱》,最终通过明星牌和聪明营销为此 类电影取得了票房突破。

   虽然各自的商业成绩有所不同,但值得注意 的是,上述几部影片在走向市场之前都不约而同 地和文艺片撇清关系。《观音山》和《钢的琴》 在宣传时对自身的定位都是“文艺气息浓郁的商 业片”。一时间,市场与文艺仿佛不共戴天。 张猛自己甚至跟文艺青年都要划清界限,“别 说文艺,一说文艺都不高兴。”在他看来,现在 无论什么电影,只要进入商业运作,进入院线和 市场,就是商业片。但另一方面,张猛也不想认 同商业化的简单标签,他更喜欢把自己的电影标 记为“强烈风格化的故事片”,“《钢的琴》是 草,但不是草根。”

   对于文艺片的定义自然见仁见智,不过从 影片的内容来看,《钢的琴》无疑还是与很多人 心目中的文艺片挺对号入座的。同样,影片运作 走的也是既有文艺片和电影节宣发的路子。对此 张猛并不陌生,他的第一部电影《耳朵大有福》 最初就是在韩国釜山电影节上得到了剧本奖金支 持,该片在2007年的上海电影节上也获得了亚洲 新人奖颁出的评委会特别奖 ;而《钢的琴》更是 参加了国际上大大小小的数十个电影节,影片在 去年东京电影节上的获奖也是其在国内引发关注 的开始。

   和内地其他很多青年导演一样,张猛也是从创 作新人做起,“做新人,真的很难。”他的导演之 路确实走得是比较艰难:《耳朵大有福》虽然在韩 国得到了100万元的启动资金,但最后还是得张猛 和韩国方面的制片人崔光石自掏腰包才凑成了200多万元拍完。虽然这部处女作的口碑不错,但接下 来的《钢的琴》仍不顺畅:由于投资不到位,开拍 时剧组账上只有7万元,拍了两周结余一度只剩下 47元。最后是大连鸿缘影视决定投资,但资金也只 用到了前期拍摄结束。影片的后期制作基本是靠各 电影节提供的相关技术支持以及女主角秦海潞的资 助才最终完成的。

   新人导演通过国际电影节完成个人创作品牌 的首轮“镀金”,这在全球范围都是常态,在内 地也是从“第五代”就开始走的老路线。但不同 于以往的是:当前无论什么路线,国产电影都很 难放弃对本土市场的诉求。这就意味着即便是主 打电影节的影片也总是身处艺术和商业的中间地 带,对市场的考量使得创作难以无所顾忌。与此 同时,欧洲三大电影节等此类作品的高端舞台的 门槛也越来越高。因此近两年,内地电影既有的 电影节路线似乎发生了转变,产生了一种新的方 式——例如《钢的琴》这样的影片,出国参展、 拿奖更多还是寄希望于借助电影节的品牌和宣传 平台,“然后到国内杀个回马枪”。

   近年来,选择这种“出口转内销”路线的国 产影片也越来越多,甚至在地点的选择上都很有灵 犀。例如就近的东京近两年就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国 产片前往。《钢的琴》《观音山》和《转山》就都 选择了最近两届的东京电影节,这三部影片也都在 那里拿到了奖项。其实《钢的琴》之前的发行并不 顺利,直到去年在东京获得最佳男演员奖后,完美 世界才决定买断影片在内地的版权。

“钢”与“琴”的博弈

   在《钢的琴》的故事里,主人公陈桂林为了 留住女儿而制造钢琴,但即便最后钢琴做成了, 女儿还是没有留下……现实就是如此现实,电影 的世界里也是如此。

   其实相比其他很多文艺片,《钢的琴》本身 的可看性较高。不同于其他很多同类作品,影片并 不给普通观众以“难懂”的印象——圈内有云:电 影什么都不怕,“就怕看不懂”。相比之下,《钢 的琴》的故事性比较强,此外影片里的幽默桥段也 很多——生于辽宁的张猛曾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的 电影文学专业,毕业后又在赵本山的本山传媒工作 了数年,参与创作过《功夫》《说事儿》等著名小 品,从电影里幽默元素的编排中,也能看到这段经 历留下的痕迹。虽然整体不能说是具有堪比主流类 型片的娱乐感,但《钢的琴》至少还是一部比较平 衡的影片。

   影片的可看性是其市场潜力的重要来源。不 过,具备市场可能性和真正实现这种可能性无疑 是两码事。虽然得到了舆论和口碑的大力支持, 但《钢的琴》在票房上还是未能取得突破。张猛 的上一部电影《耳朵大有福》2008年贺岁档上映 时只在北方少数市场投放了33个拷贝,没做什么 宣传,据说票房收入有150多万元。《钢的琴》则 于今年暑期7月15日在全国上映,首周放映下来的 票房只有270万元,结果在第二周就因为《变形金 刚3》( Transformers: Dark of the Moon)的强势 开画而失去了市场机会。

   虽然实际票房不佳,但《钢的琴》体现出的 某些创作倾向是值得肯定的。比如向本土文化现 实要故事,就这一点而言,该片和《失恋33天》 的选择是一样的。影片的剧本来源自真实发生的 故事,张猛目前也正在东北,拍摄《钢的琴》的 电视剧版。其实从长远来看,对现实的真诚关切 其实是低成本电影的一条出路,只是像张猛这样 坚持的太少,而这条路,恰恰最需要坚持。

   关注现实与接近市场并不矛盾,关键在于 以何种手法、方式来实现并推广。《钢的琴》在 宣传中的口号之一:“我们就是玛莎拉蒂,欢迎 试驾!”,这无疑与影片的实际定位和予人的印 象不符。此外,影片在上映前的改名风波,也让 导演张猛放出了“不改名、不放弃剪辑权、不妥 协”的三不原则。其实在当前此类电影的市场旅 程中,类似这样的“不和谐”相当常见。个人创 作与大众审美之间永远充满了张力。另一方面, 类似的矛盾感在张猛本人身上也有体现:他想坚 持,但也承认彷徨,说自己以后或许也会随波逐 流。一方面,他似乎不愿意像另一些新人导演那 样侃侃而谈,其曾对媒体说觉得自己“说多了矫 情”;另一方面,张猛也说“不吹牛会死”—— 现在做电影可能确实如此。

   这种矛盾无可厚非,因为其本身就很真诚。 当前内地的青年导演必然要经历这样一个充满 困惑的过程。只是要走出困惑,必然同时需要坚 持和适应。对此,张猛自己的心得是:拍一部电 影不一定要按照市场的规律去做,但必须要懂这 些规律,至少要做一个有故事的电影。毕竟, 当前对几乎所有的电影来说,对市场的直面无可 回避——该来的总会来,大势面前,绕是绕不过 去的。但是对于某一些电影来说,只有以市场的 “钢”加上个人情怀的“琴”,才是成功的可能 之径——《钢的琴》接近了这一点,因此,虽然 今年的《观音山》等片在票房上更为成功,但我 们还是把“年度惊喜”这个称号授予了前者。因 为从作品本身的质素来看,《钢的琴》无疑更接 近这一平衡——它并不完美,但蕴含着一部杰作 的雏形。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广告招商| 招聘
综艺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515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