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

《加勒比海盗4:惊涛怪浪》拍摄幕后

2011-05-25
  

《加勒比海盗4:惊涛怪浪》的主要拍摄地为夏威夷群岛,以配合影片中呈现的超现实奇幻色彩。

听“海盗”讲故事

编译/思 苒

    2009年7月,导演罗伯·马歇尔(Rob Marshall)从美国纽约飞往洛杉矶,与迪士尼公司进行一次足以改变他职业生涯的谈话——执导《加勒比海盗4:惊涛怪浪》。

    罗伯·马歇尔是为数不多的得到《加勒比海盗》系列制片人杰瑞·布鲁克海默(Jerry Bruckheimer)和主演约翰尼·德普(Johnny Depp)双重认可、有能力担任《加勒比海盗4:惊涛怪浪》(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On Stranger Tides)的导演人选之一。2002年,编舞家出身的罗伯执导了大银幕处女作《芝加哥》(Chicago),一举获得13项奥斯卡提名,并最终拿下包括最佳影片奖在内的六项大奖;此后,他执导的《艺妓回忆录》(Memoirs of aGeisha)和《九》(Nine)两片加在一起曾获得10多项奥斯卡提名,并最终获得三个奖项。

    “罗伯是一个从不害怕挑战、尤其喜欢冒险的电影人,”布鲁克海默说:“他在音乐戏剧、电影及舞台设计方面的背景,为执导《加勒比海盗》带来了巨大的帮助。我们需要的正是这样一个既能掌控大型舞台感觉,又对艺术表现力非常敏锐的导演。而且,罗伯还是一个非常善于讲故事的人,有着近乎完美的艺术鉴赏力。所以,当德普点头之后,我们就开始与他会面,协商有关事宜。”

    《加勒比海盗4:惊涛怪浪》的编剧依然是前三部的泰德·埃里奥特(Ted Elliott)和特里·鲁西奥(TerryRossio)组合,他们早在《加勒比海盗》系列之前就已经创作出诸如《阿拉丁》(Aladdin)、《怪物史莱克》(Shrek)等经典电影。更加深入地挖掘海盗与财宝的传奇,更适于远航探险的故事,并结合神秘的传说,如此种种构成了《加勒比海盗4:惊涛怪浪》的基本元素,这些也恰恰是同名小说原著作者蒂姆·帕沃斯(Tim Powers)的建议。“我们想要的不是三部曲的延续,而是一个独立的故事。这是我们的首要创作方针。”鲁西奥说。

    《加勒比海盗4:惊涛怪浪》以寻找传说中的“不老泉”为故事主线。在这部影片中,上一部即《世界尽头》(At World’s End)中的两个主要角色伊丽莎白·斯万(凯拉·奈特莉 饰)和威尔·特纳(奥兰多·布鲁姆 饰)不再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让所有海盗都闻风丧胆的家伙——“黑胡子”,还有一个可以与“杰克船长”一较高下的女海盗——安杰莉卡。

    主演约翰尼·德普广泛且深入地参与了影片初期构思和剧本创作工作。“我们和约翰尼一起设计了故事梗概,”鲁西奥说:“我们经常一起吃晚餐,一起忙到很晚,灵感和红酒一道自由流淌。”

    “他在整个影片创作中发挥着重要作用。”鲁西奥强调说,“整个影片,大到角色塑造、设置、影片主旨,小到人物的细微台词,如果没有约翰尼,相信就不会有这么出色的电影剧本。他对‘杰克船长’这一角色的把握精准到位,他清楚观众希望看到的一定是那种与人物个性严丝合缝的表演。可以这样说,我设计出‘杰克船长’,但是他让这个人物鲜活起来。”

    剧本大致定下来后,罗伯·马歇尔开始为片中新出现的两个角色黑胡子和安杰莉卡物色演员。对于后者,罗伯找到了此前在他执导的《九》中有过合作的“西班牙玫瑰”、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得主佩内洛普·克鲁兹(Penélope Cruz)。

    “没有几个演员能像约翰尼·德普那样把‘杰克船长’如此生动地演绎出来。”罗伯·马歇尔说,“因此,我们需要与他演对手戏的女演员具备很多与众不同的特质,幽默、性感、铁腕、强势,当然还要美艳动人、活力四射。佩内洛普恰恰具备这一切。”

    最富有挑战性的角色就是大反派“黑胡子”,布鲁克海默和马歇尔把目光聚焦在了男演员伊恩·麦柯肖恩(Ian McShane)身上。

    “‘黑胡子’可以说是海盗中最卑鄙无耻的一个。”麦克肖恩说,“关于他,有着无数传奇。他是海盗里的一个神话。”

    “‘黑胡子’是个很出彩的角色。”约翰尼·德普这样解释,“如果只看表面,这似乎是个很平面的角色,但随着剧情深入,对他的理解就会越深,你会理解他为什么会成为一个心如磐石的冷血杀手,为达到目的他可以牺牲身边的任何一个人,他在海盗中令人闻风丧胆。我想没有谁比伊恩·麦柯肖恩更适合这个角色了,当然,我指的是表演才华。”

    除了豪华的演员和幕后阵容,《加勒比海盗4:惊涛怪浪》丰富的外景地拍摄同样令人印象深刻。“我们一心想呈现给观众的,是他们在任何一部海盗影片中都没有体验过的奇妙之旅。”杰瑞·布鲁克海默说,“影片摄制人员中,有曾经获得奥斯卡金像奖的美术指导约翰·麦尔(John Myhre)。导演罗伯·马歇尔把他引荐到了摄制组。我们选了很多外景地,从夏威夷到洛杉矶,再到加勒比海沿岸和伦敦,总共拍摄了106天。”

    麦尔独特的设计灵感让他凭借《芝加哥》获得奥斯卡大奖,麦尔的另一成就是《艺妓回忆录》中让人心驰神往的京都。对把影片要表现的主旨和梦想带进真实三维空间贡献良多的还有布景师戈登·西姆(Gordon
Sim),他曾和麦尔一起凭借《芝加哥》获得奥斯卡奖。来自美国的艺术总监汤玛斯·沃斯(Tomas Voth)、来自英国的艺术总监加里·弗瑞曼率领庞大的设计师队伍,设计工作人员和美术师们,在太平洋和大西洋海岸的海盗拍摄过程中付出了艰辛的劳动。

    “前三部大都是在加勒比海实景拍摄。”布鲁克海默说,“但在《加勒比海盗4:惊涛怪浪》中,我们要呈现出更多让人惊叹的场景。”经过对大量取景地考察,影片摄制组决定将影片主要拍摄地确定于夏威夷群岛的考艾岛和瓦胡岛,每一个海岛和每一片海洋都会呈现出完全不同风格的美景。

    “这些海岛上有非常特别的丛林、群山,还有美丽的海岸线。”罗伯说,“那儿的丛林郁郁葱葱,而且面积极大。”也正是在这片丛林中,罗伯经历了自己一生中最为心惊胆战的时刻。

    “记得当时我站在悬崖边上,正在与悬崖下的约翰尼和佩内洛普说话。突然,我的脚一滑,整个人开始往下掉。”罗伯回忆道,当时旁边没有任何人可以抓住他。“幸亏我抓住了一根长在悬崖壁上的蔓藤,不然我肯定已经不在人世了。”

    不过对于选择加盟该片,罗伯没有丝毫后悔,尽管那次惊险遭遇仍然让他心有余悸。“《惊涛骇浪》是一部探险影片,其拍摄过程本身当然也是一种探险。”

约翰尼·德普访谈
这次讲一个全新、简单的故事

记者:距离《加勒比海盗3》上映四年才有现在的第四部,为什么?

约翰尼·德普:如果前期我们没有严格控制拍摄进度,第四部和第三部间隔的时间会更长。为了使第四部更有趣,故事更新鲜,更引人入胜,我们花费了巨大精力作前期筹备,这也是这部电影筹备拍摄周期如此之长的一个原因。

记者:可是第二部和第三部是接连上映的。

约翰尼·德普:从某种意义上讲,第二部和第三部都是第一部的延续。拍第一部的时候,编剧们还没有拍“三部曲”的打算,所以到了第二、第三部,编剧们就不得不寻找一根脉络,把三部联系起来,于是就有了各种伏笔,故事套故事,也使情节变得更复杂、更扑朔迷离。到了第四部,我就建议说:“要不这样吧,咱们这回就讲一个全新、简单的故事。”

记者:这也是你之所以和编剧们密切合作的原因吗?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着手的?

约翰尼·德普:我们第一次讨论剧本时,我正在拍摄《公众之敌》(Public Enemies)。坐下来后,他们不停地问:“这点你觉得怎么样?那点你觉得怎么样?”然后我就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真的是情不自禁。在讨论角色时,甚至要开机拍摄了,还是有许多需要处理的的事情不停冒出来。

记者:你还在研究现实生活中的海盗吗?

约翰尼·德普:我一直在研究,这对我来说是一种乐趣。

记者:拍摄过程中最艰难的是哪部分呢?

约翰尼·德普:有一阵我身体不舒服,坐骨神经痛,痛起来就像有一股巨大的电流穿过全身一样,非常可怕。所以在拍摄惊险场景时,我不得不对背部做一些特殊护理来缓解疼痛。因为我没有别的选择,不能停下来,必须继续拍摄。那会儿我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那种感觉太糟糕了。这种状况大概持续了3个星期到1个月的时间,当这种疼痛消失的时候,我甚至都有点不习惯了。

记者:身体的这种状况会不会让你接拍《加勒比海盗5》时三思而后行?据说第五部的剧本正在创作中。

约翰尼·德普: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任何关于第五部的东西。这取决于故事、剧本和制片人,不是我能够决定的事情。我不会说:“让我们下个月就开始拍摄,争取在2012年圣诞节之前让它与观众见面。”我想第五部应该会往后推一推。这些影片是特别的,对于我来说,我希望它们都是独一无二的。

佩内洛普·克鲁兹访谈
拍“海盗”,很享受

记者:罗伯·马歇尔导演第一次向你提及《加勒比海盗4》是什么时候?

佩内洛普·克鲁兹:当时我们正在准备影片《九》(Nine)的台词。我们在伦敦的一家饭店用餐, 餐后甜点的时候, 他用一种十分随意的方式说:“对了,你愿意与我和约翰尼.德普一起拍摄《加勒比海盗4》吗?”我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说:“你为什么不一坐下来就告诉我?”

记者:怀孕影响到工作了吗?

佩内洛普·克鲁兹:我当了很多年的舞蹈演员;在怀孕前两个月我还在为打斗动作做准备。我对片中的打斗场面都很熟悉,因为罗伯把击剑场景都用舞蹈的形式表现出来了,就像我们在《九》中排练的那样。这对我帮助非常大。而且在拍摄时,我没有任何危险动作。

记者:你都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佩内洛普·克鲁兹:我进行了两个月的击剑训练,每天三四个小时。我看了不少书和电影,思考角色的矛盾心理和性格:她是一个海盗,同时她有自己的宗教信仰。这个女海盗曾经在一个修道院呆过一段时间,这点非常有趣。

记者:你觉得有趣是因为你自己曾经在修道院呆过?

佩内洛普·克鲁兹:严格说那不是一个修道院,只是特雷莎修女在加尔各答时住过的一间房子。当时我20来岁吧,一直想见见她,后来有人邀请我去那里参加志愿工作,终于有机会和特雷莎修女见面,我们一起相处了一个星期。她有一种自然的力量,是一位真正内心强大的女性。在她的一些住所,你可以看到穷人中最贫穷的那些人。那真是一段改变人生的旅程。

记者:为人母之后,你的生活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佩内洛普·克鲁兹:当你一旦有了孩子,生活就完全不同了,我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工作了。今年夏天有几个星期,我会与伍迪·艾伦(Woody Allen)一起工作,然后再多休息一段时间。再往后,我将与导演塞吉·卡斯特里图(Sergio Castellitto)合作,拍摄《来到这个世界》(Venuto al Mondo)。

记者:《加勒比海盗4》拍完了,你最美的记忆是什么?

佩内洛普·克鲁兹:我们都是在最美的外景地拍摄,他们还在伦敦建造了世界上最大的“不老泉”。这样的拍摄机会不会太多。每天都面对不同的事情,而且大部分还在你掌控能力之外,所以你必须时刻准备着随机应变。拍摄的周期很长,整整6个月,期间我有过两周的休息时间,但我真的很享受这个拍摄过程。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广告招商| 招聘
综艺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51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