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

特别报道·第64届戛纳国际电影节

2011-06-08
  

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左)获最佳导演奖后激动万分。

选片水准不俗 市场环节生猛

文/马 巍

    2011年 5月22日晚,第64届法国戛纳电影节正式落下帷幕。本届戛纳无疑是近年最成功的一届,除选片水准不俗外,交易市场也一派蓬勃向上,一扫前几年的萎靡和阴霾。此外,合拍等跨区域合作继续深入,3D电影进一步普及化,制作方向也越来越多元。

2011选片:效仿威尼斯?

    从最终奖项归属看, 美国电影无疑是最闪亮主角。《加勒比海盗4:惊涛怪浪》(Pirates of theCaribbean: On Stranger Tides)等商业大片占据着聚光灯的焦点。而比拼内功的竞赛单元,虽然本届只有三部美国电影入围,但有两部摘得大奖,尝试转型的 “蜘蛛女” 克尔斯汀·邓斯特 (Kirsten Dunst)一举收获影后桂冠。今年金棕榈大奖得主——《细细的红线》导演特伦斯·马立克(Terrence Malick)新片《生命之树》(Tree of Life)主题宏大,事前就被认为是夺标热门。该片其实原本准备参加去年的戛纳电影节,但因为制作延期而推迟到了今年,现在看来是“因祸得福”了。

    就各单元入围影片的数量而言,欧洲制作依然是绝对大头。相比之下,前几年较热的拉美电影声势渐弱。传统的“戛纳系”也继续扮演重要角色:“双金棕榈俱乐部”中的导演库斯图里卡(Emir Kusturica)今年出任“一种关注”(Un CertainRegard)的评委会主席,比利时的达内兄弟(Pierre and Luc Dardenne)则又拿到一个份量颇重的评委会大奖。并列获得该奖项的土耳其导演锡兰(Nuri Bilge Ceylan)以及意大利军团的两位主将——《教皇诞生》(Habemus Papam)的导演南尼·莫莱蒂(Nanni Moretti)与《为父寻仇》(This Must Be The Place)的保罗·索伦蒂诺(Paolo Sorrentino)也都是往届戛纳的获奖者;其他的老熟人还包括佩德罗·阿尔莫多瓦(PedroAlmodovar) 和拉斯·冯·提尔(Larsvon Trier)。拉斯·冯·提尔虽然在本届活动上因为冷幽默捅了大篓子,但其新片《忧郁症》(Melancholia)评论上佳,并帮助克尔斯汀·邓斯特拿下最佳女主角奖。

    这些老派大师的新片,很多都在尝试靠近市场主流。作为欧洲艺术电影的中坚力量,阿尔莫多瓦的新作《吾栖之肤》(The Skin I Live In)走起了恐怖惊悚路线,冯·提尔也直认《忧郁症》是其最主流的作品之一。本届获得最佳导演奖的美国电影《亡命驾驶》(Drive)也被普遍看作是一部混合类型片。商业与艺术的界限日益模糊——这也和戛纳近年来的发展方向一致。

    本届戛纳的另一个关键词是“女性主义”,竞赛单元中史无前例地出现了四位女性导演。

    从上述几点来看,今年的戛纳似乎隐隐在效仿前两年的威尼斯,后者在引介美国独立电影和新人方面做得更早,比如今年获得奥斯卡的《黑天鹅》(Black Swan)就是出自上届威尼斯电影节的“选秀”。去年的威尼斯电影节也大打“女性牌”,有三位女导演跻身竞赛单元,其中索菲亚·科波拉 (Sofia Coppola)最终折桂金狮。此外,上届威尼斯的竞赛单元里也同样充斥着商业类型片,比如徐克的《狄仁杰之通天帝国》和三池崇史的《十三刺客》。

    亚洲方面,日本今年难得地扬眉吐气了一回,两部电影入围使其在竞赛单元代表了亚洲,其中曾获评委会大奖的河濑直美拿出了新作《朱花之月》, 而cult电影界的全球偶像三池崇史则带来了备受瞩目的首部3D作品《一命》,该片翻拍自小林正树名作《切腹》,这部日本电影的不朽经典曾在1963年的戛纳获得评委会大奖。

    韩国今年虽无片入围竞赛,但有3部电影跻身“一种关注”,其中著名导演金基德的《阿里郎》最终摘得该单元首奖;此外新人宋泰基的《夜飞翔》也在关注学生作品的“电影基石”(Ciné Foundation)拿到了三等奖。   

华语电影表现两极化

    华语电影今年在戛纳的表现具有两面性。

    从电影节选片来看,华语片今年再次遭遇饥荒,只有内地新导演邹鹏的《嫦娥》入围了比较边缘的“影评人周”(Cri t ic's Week),此外就是陈可辛的《武侠》被选入“午夜场特别展映”(MidnightScreenings)——后者明显是个安慰奖,包含的更多还是针对现如今华语电影的市场地位而非艺术贡献。

    正如出任评委的施南生所说:近年来华语电影界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了商业和市场层面。随着第五代的改弦易帜和新生导演向市场靠拢,主打艺术路线的只剩下了几个“第六代”导演。港台方面情况也类似,只要侯孝贤、王家卫、杜琪峰等几个在欧洲知名的大导演没有新片,华语电影这一年在欧洲三大电影节就很可能交白卷。

    相比主竞赛单元的缺席,华语电影近年来在“一种关注”“导演双周”等单元的失语更令人担忧。这些周边环节素来是培育新人的温床。很多艺术片名导都曾经过此类项目的孕育,比如去年的金棕榈得主、泰国导演阿彼查邦·韦拉斯哈古(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最早参与的就是戛纳的青年单元选。

    选片上的失利并不代表华语电影在戛纳整体沉寂。恰恰相反,在本届戛纳市场上,华语片表现相当高调。其实从两年前起,当季华语大片的身影就频频出现在戛纳各大场刊上,很多还是整版广告。今年在戛纳宣传的华语新片数量更多,发布会等活动也有所增加,海报更是满天飞。其中既有《龙门飞甲》《大闹天宫》《白蛇传说》《太极》等业界瞩目的大制作,也有《孤岛惊魂》《大武生》等中小制作。定位中国本土的《建党大业》也有一定的宣传,华狮娱乐将负责其在北美和澳洲的发行。

    主要的华语大片在海外推广方面也几乎都有进展。惟一官方入围的《武侠》将亚洲和法国以外的版权卖给了韦恩斯坦影业(The WeinsteinCo.),据悉交易还包括该片未来的翻拍权。星美集团今年有多部电影赶赴戛纳。除了《武侠》,公司还将陆川的《王的盛宴》在亚洲以外的发行代理权卖给了法国知名公司WildBunch。陈凯歌的《赵氏孤儿》也找到了下家,虽然该片去年就参加了柏林电影节,但其海外发行一直不顺,在本届戛纳上,影片终于把北美发行权卖给了纽约的Samuel Goldwyn影业公司。张艺谋耗资1亿美元的《金陵十三钗》把除北美和亚洲以外的发行权交给了Film Nation娱乐,该公司负责行销的项目包括《国王的演讲》和《生命之树》。《让子弹飞》在本届市场上也备受关注,负责该片国际运营的香港英皇成功售出了日本、澳洲以及英国等地的版权。李冰冰和全智贤主演的《雪花与秘扇》亦获得不少关注,身为该片老板之一的邓文迪亲自到戛纳站台。据悉影片目前已基本过审,虽然题材有敏感之处,但其在海内外的发行将采和国内相同的版本。上影和华谊将联合在7月中旬发行该片,福克斯探照灯将负责北美发行,Nadiya则购得了该片在海外其他地区的发行权,后者曾参与《黑天鹅》的全球发行。此外,以中国为背景的英语合拍片《环形使者》(Looper)在本届戛纳上将美国的发行权交给了索尼哥伦比亚公司和Film District公司。

    港台方面项目也不少,例如陈嘉上的《画壁》在戛纳也有相关营销,港产英文片 《Far Away Eyes》也成功售出了国际发行权,华狮娱乐则接下了《3D肉蒲团》在北美的发行。台湾方面的新片还是当属《海角七号》导演魏德胜耗资2330万美元的《赛德克巴莱》。之前在3月的香港影视娱乐博览上,该片已宣布将在亚洲市场分为上、下两集公映,在海外则将推出一个较短的单集版。本届戛纳上,《赛德克巴莱》将欧洲与北美的发行代理权交给了 Fortissimo公司。

国际市场新动向

    本届戛纳的市场交易部分整体相当成功,该板块的负责人杰罗梅·帕拉德(Jerome Paillard)预计今年戛纳市场的成交额增幅将会达到一成。事实上,截止4月14日,即开幕前一个月,就已有3400家公司和7800位业内人士注册本届展会。提交的影片数则超过了1000部,其中包括50多部3D电影,这两项数字相比去年都有大幅上升。为此组委会今年还新建了14块3D银幕,目前戛纳小城里总共有34块3D银幕。

    今年到戛纳的各地买家也很积极。比如日本——近几年当地电影业一直不景气、海外购片量也持续下滑,然而今年日本的买家购片格外踊跃。在展会上,很多受到关注的项目也都做成了多笔买卖。这显然是受到了去年《国王的演讲》的影响,今年来到戛纳的买家们也都在着力寻找下一个能够票房口碑双杀的黑马。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狮门公司的《大希望温泉》(Great Hope Springs)无疑最被看好的。梅丽尔·斯特里普(Meryl Streep)领衔的这部新片在展会头几天就以旋风般的速度卖出了几个主要地区的版权,包括亚洲的众多地区。该片导演大卫·弗兰科尔(David Frankel)曾与斯特里普成功合作过《时尚女魔头》(The Devil Wears Prada)。此外,斯特普里出演撒切尔夫人的《铁娘子》( TheIron Lady)也卖出了不少地区版权,其中法国百代(Pathe)将该片的中国版权交给了橙天嘉禾。

    与此同时,电影融资也在走出前几年的低谷,越来越多的各类资金正集中在电影业。作为对去年本土电影惨败的回应,俄罗斯政府宣布将在电影上每年投资800万美元,并对合拍大开方便之门——近几年俄罗斯与外国的合拍片数量每年约5-6部,而今年预计有27部开拍。中俄之间的合拍尤其受到重视,戛纳期间,内地的华为集团还与俄方的SistemaMass传媒公司合作发起了俄中电影基金。此外,澳大利亚政府也宣布将在未来4年拿出6000万美元扶持电影;韩国政府也在用新颁布的大幅减税等优惠政策吸引国际项目。

    北美与欧亚等地的电影合作也在日益增多,且合作方式更为多元。例如日本动作导演北村龙平要在美国开拍的恐怖片《无人幸存》(NoOne Lives)就是由法国百代投资,其部分地区的国际发行则由20世纪福克斯负责;马丁·斯科塞斯(Mart inScorsese)日前宣布将以执行制片的身份加盟香港导演刘伟强的英语新片《青龙复仇》(Revenge of the GreenDragons);电影节期间,好莱坞男星约翰·库萨克(John Cusack)和维果·莫腾森(Viggo Mortensen)先后加盟阿根廷电影......

    从合拍趋势看,亚洲市场正变得越来越重要。米拉迈克斯重组后的新任总裁迈克·朗(Mike Lang)就一再表示要把更多注意力放到亚洲。来自亚洲的项目也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例如韩国去年的卖座片《黄海》本届入围“一种关注”后好评如潮,并卖出了多地版权。韩国电影的龙头企业CJ娱乐今年也带来了多部大制作,其中尤以《太极旗飘扬》导演姜帝圭的3D新片《登陆之日》最为引人关注,这部由韩国影星张东健、日本影星小田切让和范冰冰领衔的战争片是一部不折不扣的泛亚洲大片。

    正在快速发展的3D电影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电影人。例如本届戛纳的终身成就奖得主伯纳多·贝尔托鲁奇(Bernardo Bertolucci)目前就已确定将“下海”执导。本届展会上,德国的《3D泰山》(Tarzan 3D)等新项目也被各地买家热捧。在3D方面跟进稍慢的亚洲也在加快步伐。展会上有多个亚洲3D项目公布,比如之前全球热卖的泰国动作片《冬荫功》(Tom Yum Goong)宣布将拍3D续集,包括主演明星托尼·贾(Tony Jaa)在内的原班人马将于7月开拍这部新片,影片耗资1500万美元,计划2012年中上映。本地市场庞大的印度也有项目推出——当地的Lall Entertainment公布了两部根据印度传统史诗《摩诃婆罗多》改编的3D动画大片,总计
投资3000万美元,该公司去年制作的《罗摩王子传奇》(The Legendof Rama)曾被华纳引进美国。

    一些亚洲3D项目也已找到了进入中国内地的渠道,比如马来西亚和卡塔尔合拍的3D动画《海鲜》(SeeFood),在内地将由华狮和博纳负责发行,而小马奔腾则购得了台湾制作的《五月天3D演唱会》。

第64届戛纳电影节完全获奖名单
主竞赛单元

最佳影片金棕榈奖
《生命之树》(美国)
评委会大奖(并列)
《单车少年》(The Kid With a Bike,比利时)
《 安纳托利亚往事》(Once Upon a Time in Anatolia,土耳其)
评审团奖
《刨根问底》(Polisse,法国)
最佳导演奖
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Nicolas Winding Refn)
《亡命驾驶》 (Drive,美国)
最佳男演员奖
让·杜·雅尔丹(Jean Dujardin),
《艺术家》(The Artist,法国)
最佳女演员奖
克尔斯汀·邓斯特 ,
《忧郁症》(丹麦/法国/德国)
最佳编剧奖
《脚注》(Footnote,以色列)

一种关注
首奖(并列)
《阿里郎》(韩国)
《停站间》(Stopped on Track,法国)
评委会特别奖
《伊莲娜》(Elena,俄罗斯)
导演奖
穆哈默德·拉素罗夫(Mohammad Rasoulof )
《再见》(Goodbye ,伊朗)

金摄影机奖
《金合欢》(Las Acacias,阿根廷/西班牙)

影评周特别奖
《避难》(Take Shelter,美国)

短片单元
金棕榈奖
《穿越国境》(Cross,法国)
评委会奖
《46号泳衣》(Swimsuit 46,比利时)

电影基石
一等奖 《信》 (Der Brief,德国)
二等奖 《Drari》(法国)
三等奖 《夜飞翔》(韩国)

费比西奖
《勒阿弗尔》(Le Havre,芬兰/法国)
《部长》(The Minister,法国)
《避难》(Take Shelter,美国)

宗教人道主义奖
《为父寻仇》(This Must Be The Place,意大利/法国/爱尔兰)

VULCAIN技术大奖
《吾栖之肤》(西班牙)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广告招商| 招聘
综艺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515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