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

专访“心灵女王”奥普拉·温弗瑞

2011-07-12
  

电视不是与大众交流的惟一途径

2011年1月,奥普拉.温弗瑞电视网正式成立;2011年5月25日,美国电视史上收视率最高,播出时间最长的脱口秀《 奥普拉.温弗瑞秀》播出最后一期。至此,奥普拉这位“脱口秀女王”完成一个漂亮的结束和崭新的开始

译 / 高 倩

    奥普拉. 温弗瑞( O p r a h Winfrey),毫无疑问,这个名字代表着美国乃至全球电视界的一个传奇。

    她出生在一个贫寒的密西西比黑人家庭,是闻名世界的脱口秀女王;她的头上戴着“福克斯21世纪最具影响力的非洲裔女性”、“《时代》杂志最有影响力的人物”、“最受美国人民爱戴的女人”等耀目光环,却为人亲和,一位观众曾告诉她:“虽然你没有孩子,但你被成千上万人当成母亲”;她坐拥数亿美元资产,在2005年被《财富》杂志评选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慈善家,她名下的天使网为慈善事业募集到超过5000万美元的资金......她被亲切地称为心灵女王,甚至有人说“从她的身上能读懂美国”。

    她主持的脱口秀节目《奥普拉.温弗瑞秀》是美国电视史上收视率最高、播出时间最长,也是公认最成功的访谈节目,几乎所有美国影视、音乐、出版、体育、政治届的明星都做过奥普拉的嘉宾,好莱坞影星汤姆.克鲁斯甚至前后12次上节目接受奥普拉的采访。《奥普拉.温弗瑞秀》于1986年9月首播,第一年就拥有超过1000万观众,收入高达1.25亿美元,至今年5月底结束时,节目共播出了4561集。《奥普拉.温弗瑞秀》能够长盛不衰、观众过亿的原因不仅是在其中能看到如云的大牌,节目更着力于传播大众文化和价值观,
比如介绍鼓舞人心的优秀书籍,奥普拉也很关注各种社会话题和普通人的励志故事,注重传递一种自强不息、即便于逆境中也不放弃希望的“奥普拉”精神,甚至节目的观众都以一种类似信徒般的虔诚追随着她。

    2011年5月25日,《奥普拉.温弗瑞秀》播出最后一期,在这期节目中,奥普拉破天荒地没有请嘉宾,而是独自站到镜头前跟观众分享自己多年来的人生感悟。结束经营达25年之久的脱口秀并不是奥普拉一时冲动的决定,早在3年前她就在私下筹备“转型”。2009年,她在另一位脱口秀主持人拉里.金的访谈中对公众透露了这一计划。2011年1月,一个缩写为OWN的奥普拉.温弗瑞有线电视网正式成立。《时代周刊》根据有线电视网络以及卫星的铺开程度,评估初始观众约为100万,并且没有人会怀疑这一数字将持续增长。

    OWN频道将开设一个名为“大师班”(Master Class)的栏目,这一节目日后将作为奥普拉新的言论阵地,栏目定位仍以励志故事、自我提升和如何应对逆境等内容为主——坚持走奥普拉一贯最擅长的路线。奥普拉说:“OWN电视网就像是大画布,如果我有一个想法,便可以在上面付诸实现,这是最好的感觉。”

    问:我听说《奥普拉.温弗瑞秀》的起步和罗杰.艾伯特(Ro g e r Ebert,美国著名影评人、专栏作家)有关系?

    答:是的,一开始罗杰和我谈过,当时他的公司King World有兴趣跟我合作,但我已经和别人签了合约。在巴的摩尔的时候,我们有一档叫作《谁在说》的栏目,合同上说如果我能把这个节目签到20个电视台,就给我1万美元提成,签到100个电视台就给我5万美元,要是全签下来了,就能拿到10万美元!我当时雄心勃勃,但结果什么也没做成,合同现在还在我包里放着。现在想想,我应该感谢这没成功的合作。

    问:做节目时你会紧张吗?

    答:会,就算我自己不觉得紧张,但全身还是不自觉地起鸡皮疙瘩。我还记得第一次做《奥普拉.温弗瑞秀》时,穿着一件深紫色衣服,我当时状态非常紧,说话声音都比平常尖利,后来还有朋友问我的嗓子是不是出了状况。后来随着自信的增加,我更加成熟,紧张程度也就逐渐降了下来。

    问: 做节目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答:找嘉宾。一开始很难找到愿意上节目的人,大家根本不知道我是谁。我们第一期节目请到的是一位没有什么名气的普通女士,请她时我们说能帮她找到完美的另一半。我最近又看了一遍那期节目,我居然在最开始的五分钟里只说过一句话:“我们的目的就是想让你知道,你并不孤独。”

    问: 有没有记忆特别深刻的嘉宾?

    答: 我最喜欢的嘉宾是特莱艾.特伦恩特(Tererai Trent)。她出生在津巴布韦的一个小村庄里,11岁结婚,18岁时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在当地某块石头下埋着一个小锡罐,里面写着她的梦想:到美国接受教育。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在看似不可能的状况下,去年她顺利拿到哲学博士学位。这是一个代表着希望和坚持的故事,让我永远不要放弃,永远相信自己。过去25年里,我在节目里所传递的始终是这样一种信念。

    问:你第一次考虑完结这个节目是什么时候?

    答:这个节目做到第20个年头时我就开始考虑结束它,因为我觉得自己对收视率有点强迫症了。后来,一个叫麦蒂.斯代潘尼克(Mattie Stepanek)的12岁小孩给我写了一封信表达了对节目的喜爱,这孩子患有先天性的严重肌肉萎缩症,他趴在病塌上写下的这封信对我影响很大,让我决定将节目做满25年。2007年的时候,杰瑞.宋飞(Jer r y Seinfeld)对我说:“决定权始终在你手上。”我那个时候发现这个节目已经主宰了我所有的生活,节目越成功,我对自己的要求就会越高。

    问:做这种重大决定时,你通常会去问谁的意见?

    答:首先会问我自己。如果别人说的意见和我认同的不一样,大多数情况下还是会听自己的,毕竟这是关乎我自己的决定。不过我当然会参考一下别人的意思,比如斯特德曼.格雷厄姆(Stedman Graham)、盖尔.金(Gayle King)、鲍比.格林(Bob Greene)和泰勒.佩里(Tyler Perry)。

    问:现在《奥普拉.温弗瑞秀》结束了,你有没有出现过情绪化的情况?

    答:说起来,所有参加过最后20期拍摄的同事都非常感伤,录制最后一期节目,最后,那些我最喜欢的嘉宾都上台来围绕在我身边,我哭了,但同时感觉到一种解脱、圆满, 我体会到了所有努力的回报。那种感觉很棒,因为我知道自己没有留下遗憾。

    问:在你自己的频道里你会重启脱口秀吗?

    答:不排除这个可能。与大众交流的方式不止电视一个途径,我打算运用一切平台与大众保持联系。

    问: 在你对生活的想象中,“成长”是不是一贯的信条?

    答:在我的想象中,我要成为世界上最棒的老师。而在《奥普拉.温弗瑞秀》的最后几期节目里,我确实感觉这个平台为我提供了一个非常不错的教、学经历——我给予观众我的人生经验,也从他们那里学习到很多,好像整个世界成为了一个课堂。

评说奥普拉

安妮·斯文尼(Anne Sweeney)
迪士尼媒体集团联合主席
迪士尼/ABC电视集团总裁

奥普拉的价值可以用玛雅·安吉罗(Maya Angelou)的一句话来形容:“最终,人们不会记得你的所言所为,但会记住你带给他们的感觉。”在我们的生命中,最重要、最有价值的那个人,是不论你在高潮还是低潮期都会守在你身边帮你的人。奥普拉就是这样的人,为了她的朋友、她的粉丝和所有人,她愿意站出来。

乌比·戈德堡(Whoopi Goldberg)
演员、主持人、奥普拉的好友

奥普拉最独一无二的地方就在于,她愿意去揭露和面对很多人会回避、逃避或不愿承认的事情。

金伯莉·伊丽丝(Kimberly Elise)
《真爱》(Beloved)主演之一

能够与她同处于一个时代而不是从书中读到她的传奇,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

盖尔·金(Gayle King)
奥普拉最好的朋友之一

她非常有趣,还特别会模仿别人的声音。但她一点不自负, 她乐于表现“我就和普通人一样,和你一样”。

查兹·波诺(Chaz Bono)
美国知名音乐人、演员

她的节目最好看的地方就在于,总是能向大家介绍新事物和新想法,我认为这是她最大价值所在。

彼得·利格里(Peter Ligouri)
OWN临时总裁,探索通信公司首席运营官

她是一个发自内心关怀别人的人,我记得有天正在上班,突然接到我儿子学校的电话,说我儿子出事了。我挂了电话以后非常不安,顾不上场合就直接走进奥普拉的办公室, 她看了看我的脸色, 马上叫停正在进行的重要会议, 问我出了什么事, 然后只说了两个字:“快去。”

艾伦·拉克杰顿(Ellen Rakieten)
《奥普拉·温弗瑞秀》前执行制片

她喜欢参加派对,非常会玩,如果某期节目感觉录得特别好,结束后还一定要带着大家喝香槟庆祝一下。她不太喜欢意外,但她更喜欢给别人惊喜——比如以个人名义帮我出婚礼费用这种事。

杰米·福克斯(Jamie Foxx)
奥斯卡影帝

那年刚得奥斯卡奖的时候,我并没觉得怎么样,甚至有点不屑。奥普拉给我打电话说:“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件事的意义。”她带我去见了一些老牌电影人,传递出的信息就是:请珍惜这个荣誉。他们让我明白了我的责任重大,也因此改变了我的态度。

菲尔·麦格劳(Dr. Phil McGraw)
主持人

实话实说,我第一次和她见面的时候,没看过一期《奥普拉·温弗瑞秀》。真是有点尴尬,地球人都认识她啊。见面前她的助手说她只有10分钟,要我言简意赅。结果,我们一共聊了四个小时,我在还没看过她节目的情况下,就成了她的粉丝。

艾米·格罗斯(Amy Gross)
《O杂志》前主编

我是在上奥普拉的节目时和她见的面,她那种倾听的方式非常特别。她不会给你咄咄逼人的感觉,可是你会下意识地小心说话,仿佛只要有一句不是实话,她就能看穿你。

杰奎琳·米查德(Jacquelyn Mitchard)
第一本奥普拉推荐书籍《海洋深处》(The Deep End of the Ocean)的作者

我删过三次奥普拉·温弗瑞的信息。1996年我收到她发的第一条短信,说她特别喜欢《海洋深处》,这本书帮助她了解了一种未知的忧伤。第二天,短信又来了:“我是奥普拉·温弗瑞,我喜欢你的书,我想和你谈谈。”我以为是朋友在开玩笑,就把信息删了。最后,奥普拉亲自打电话过来,在我的电话答录机里留言:“我真的是奥普拉·温弗瑞,我甚至不知道你是不是住在这里,如果真是你,请至少礼貌点回个电话给我吧。”我回了她的电话,我俩后来说起这事都笑得喘不过气来。

埃里克·洛根(Erik Logan)
Harpo工作室董事长

我第一次遇到她,就吃惊于她在对话中的专注度。在她这个行业里,你经常会碰到那种有点游离或者总好像在想别的事的人。奥普拉是百分之百的专注,你能看出她在认真听,而且理解了,正是这种对细节的注意,让她收获了成功。你在电视上看到的奥普拉就是现实生活中的她,她并没有装成节目中的样子。从访谈节目的角度来说,她能做到在与嘉宾对话时将自己化身为观众,她的感受和大多数的观众重合,所以她要问的问题正是观众想问的,她是这世界上最善于沟通的人之一。不管是情绪的、数据的、矛盾的、难以理解的信息,她都能够整合成让所有人都能明白的对话。

特里·伍德(Terry Wood)
Harpo娱乐前首席执行官

我女儿利维亚今年12岁,她从小就认识奥普拉,不过我从来没告诉过女儿,奥普拉有多富有、多成功。当利维亚听说奥普拉的节目要完结的时候对我说:“我很担心她。”我问:“你是担心奥普拉?为什么?”她说:“节目结束后她要做什么呢?她现在没有工作了,希望她之前存够了钱,能够好好照顾自己。”我告诉她说:“奥普拉肯定已经计划好了,她会好好的。”这就是奥普拉的魅力,人们对她的爱并不是因为她有钱或者名气。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广告招商| 招聘
综艺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51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