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

《世界新闻报》窃听丑闻引发连锁反应

2011-07-26
  

英国民众在街边示威反对默多克。

新闻集团面临史上最大危机

文/晓 毅

    2002年3月,一位名叫米莉·道勒的13岁英国女孩在放学路上失踪,引发了媒体的广泛关注和警方的大规模搜索。6个月之后,道勒的遗体在一片树林中被找到。2 0 1 1年6月,涉嫌绑架并杀害道勒的凶手认罪。7月4 日, 英国《卫报》爆出米莉·道勒失踪后, 新闻集团(N e w s C o r p o r a t i o n)旗下的《世界新闻报》(News o f t h eWo r l d)曾雇佣私人侦探窃听道勒的手机语音信箱, 当受害者家人和朋友的留言占满语音信箱后,私人侦探为获取更多信息,竟然擅自删除部分留言以腾出空间,导致受害者家人以为道勒仍然活着, 这一举动不但令家属承受了不必要的打击和失望, 也干扰了警方的侦破工作。窃听丑闻曝光后,英国举国哗然,议会展开紧急辩论,首相卡梅伦支持对《世界新闻报》展开独立调查。

多事之秋

    一桩普通的刑事案件成为引发一场巨大雪崩的导火索,将鲁伯特·默多克多年打造、势力范围涵盖报刊、出版、广播、电影和电视等多个领域的传媒帝国冲击得摇摇欲坠。

    窃听丑闻曝光一周后,因怀疑曾以类似手段窃听“9·11”受害者的电话,美国联邦调查局(F B I)也正式开启针对新闻集团在美国的资产——福克斯(FOX)电视台的调查程序。

    7月7日,新闻集团宣布关闭有着168年历史的《世界新闻报》。7月10日,《世界新闻报》出版最后一期,在头版以特大号字体印出标题:谢谢,再见。7月15日,管辖新闻集团下属英国报纸的子公司新闻国际公司(News International)首席执行官丽贝卡·布鲁克斯(Rebekah Brooks)辞职,布鲁克斯曾于2000至2003年间任《世界新闻报》总编辑。同一天,默多克手下的另一名得力干将、新闻集团旗下子公司道琼斯集团首席执行官、《华尔街日报》出版人莱斯·辛顿(Les Hinton)辞职。此前辛顿曾担任新闻国际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他在给鲁珀特·默多克的辞呈中写到:“给无辜者造成的伤害是难以想象的。不管这些事和我在任时是否相关,在当前的环境下,我认为从新闻集团辞职是最恰当的决定。在此我向因《世界新闻报》的不当行为受到伤害的人表示道歉。”还是同一天,英国议会要求鲁珀特·默多克及其幼子、新闻集团副运营官詹姆斯·默多克出席议会听证会接受质询。7月17日,丽贝卡·布鲁克斯被英国警方逮捕,翌日得到保释,警方称她涉嫌共谋窃听信息和其他腐败指控。

    2011年,80岁的默多克和他掌控的新闻集团堪称流年不利。

    早在今年1月,前任《世界新闻报》总编辑、时任英国首相卡梅伦新闻官的安迪·库尔森(A n d y Coulson)因较早前的窃听行为辞职并遭到逮捕。3月,新闻集团再次提出对英国天空广播公司(British SkyBroadcasting)剩余股权(约71%)收购,但外界阻力不断,尤其是关于其垄断英国媒体的担忧之声不绝于耳。4月,新闻集团旗下的福克斯电视台和王牌主持格伦·贝克(Glenn Beck)解约,贝克节目的收视率比去年同期下降超过30%,而且他在节目中的激进言论吓跑了不少广告商。6月,新闻集团以3500万美元贱卖了社交网站MySpace,默多克2005年收购MySpace时的价格高达5.8亿美元。

    回想仅仅半个月前,默多克与妻子邓文迪还曾作客央视《对话》节目,在谈到过去多年进行的并购时,默多克还在强调“我们现在所有的公司都没有问题”。

    但在目前的形式下,《世界新闻报》的丑闻只是新闻集团一系列不利因子发酵的开始,随着“雪球”越滚越大,新闻集团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默多克要面对的问题越来越严峻。

媒体和政治的博弈

    这一窃听丑闻早已从单一的“新闻伦理问题”,发展为媒体和政治的一轮博弈。

    新闻集团占据着英国报纸发行量的37%,如果成功收购英国天空广播公司,将会使其占据约35%的电视市场。在这一大趋势下,英国的政治权力会设法与商业权力争夺对媒体的控制权,尤其是有可能出台对媒体的新的限制措施,毕竟,一个能够炮制这样丑闻的媒体集团如果同时拥有英国四家主流报纸和第二大广播公司,无论是对其他英国媒体,还是政治家、财经界寡头来说,都是种威胁。

    “现在不仅仅是英国三大主要政党空前团结,和他们同一阵线的还有除新闻集团以外的每一家新闻集团、各行各业的名人。”英国外交部官员在采访中毫不讳言。7月16日,英国工党领袖埃德·米利班德说,新闻集团对英国政治和公共生活影响力过大,媒体权力高度集中。他呼吁对新闻集团进行拆分,达到“彻底瓦解默多克传媒帝国”的目的,防止今后再出现此类权力滥用事件。

    但过去一周里对默多克掷出猛烈抨击的英国政客们并不见得都那么由衷,他们中不乏对这些小报大献殷勤的人,比如布莱尔政府时期影响力非凡的新闻部长阿拉斯泰尔·坎贝尔(Alastair Campbell),就曾为新闻集团旗下的另外一家报纸《每日镜报》效过力,前文提过的《世界新闻报》前主编安迪·库尔森也在2007年加入了保守党阵营,担任英国首相卡梅伦的新闻官。而首相卡梅隆本人一贯也和默多克家族过从甚密,去年圣诞节假期,他还曾到刚被逮捕的丽贝卡·布鲁克斯家中做客。有这些千丝万缕的关系,再加上鲁珀特·默多克长久积累的资本,或许这次危机不足以令整个新闻集团短期内解体,但如果集团任何一名高层董事会成员被发现参与或者默许窃听事件,必将引出公众对其内部监管漏洞的批评和质疑。作为一个以家庭关系为纽带的庞然大物,新闻集团的董事会一直被指责缺乏透明度。虽然新闻集团称16名董事会成员中有9人是符合股市规则的独立人士,但有鉴于该集团的特殊双投票类股票结构,默多克家族其实控制了近40%的投票权,董事会几乎就是默多克家族说了算。有企业管理专家指出,新闻集团两名大将辞职,默多克本人公开致歉甚至考虑在不久后从一线隐退这些举措,也许可以暂时化解眼前的危机,但从长久考虑,该集团必须先对其企业管理文化进行改革,比如建立一个更独立的董事会,今后才有可能不重蹈覆辙。

“窃听丑闻”发展时间线

2011年4月,因窃听女演员西耶娜·米勒的手机,时任《世界新闻报》副总编辑的伊恩·艾德蒙被捕。
6月,《世界新闻报》被揭露曾窃听两名在2002年被绑架杀害的10岁女孩的家人电话。
7月4日,英国《卫报》头条报道《世界新闻报》在2002年非法窃听失踪少女米莉·道勒及其家人的电话,干扰警方破案。
7月6日,英国议会针对该报的窃听丑闻召开紧急会议,首相卡梅伦将丑闻形容为“极其可怕”的无情行为,并承诺展开独立调查。
7 月7 日, 《世界新闻报》所有者新闻集团亚洲和欧洲区总裁、鲁珀特·默多克之子詹姆斯·默多克宣布关闭《世界新闻报》。
7月12日,新闻集团旗下的另外两家报纸《星期日泰晤士报》和《太阳报》也被指曾采用非法窃听手段获取新闻线索。
7月13日,新闻集团宣布受一系列窃听丑闻影响,放弃收购英国天空电视台。
7月15日,新闻集团在英国最高级别负责人、子公司新闻国际首席执行官丽贝卡·布鲁克斯辞职。几小时后,新闻集团旗下道·琼斯公司首席执行官莱斯·辛顿辞职。美国联邦调查局当天宣布对新闻集团展开调查,怀疑其旗下媒体窃听美国“9·11”事件遇难者电话。
7月16日,鲁珀特·默多克在英国各大主流媒体上刊登道歉信,标题是“对不起”。
7月18日,英国伦敦警察局局长保罗·斯蒂芬森突然辞职,他也成为目前因《世界新闻报》窃听丑闻下台的最高级别英国公务人员。
7月19日,一名曾经指称《世界新闻报》窃听的记者肖恩·霍尔被发现死于家中。霍尔生前曾向《纽约时报》表示,实际窃听行为比《世界新闻报》在警察初步调查时所承认的要严重得多。
7月20日,新闻集团主席默多克、詹姆斯·默多克及新闻国际前首席执行官丽贝卡·布鲁克斯就《世界新闻报》窃听丑闻出席英国议会文化、媒体、体育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默多克在接受议员质询时对该事件感到“羞愧”,但拒绝对丑闻负责。听证会进行到2个半小时后,出现戏剧性一幕,听证席上的一位男子将盛放着剃须膏的盘子扔向了默多克,B B C中断直播,提示字幕休
会10分钟,随后袭击默多克的男人被警方带走。

“看到报纸后,我忍不住哭了”

《世界新闻报》7月10日宣布“停摆”。

一位《世界新闻报》前记者的“告解”

    一位曾任职《世界新闻报》的人士向《好莱坞报道》描述了她在供职期间的遭遇,这位主要负责美国地区新闻的女记者2006在《世界新闻报》工作了四个月,该报时任总编辑是后来在2007年因窃听丑闻辞职的安迪·库尔森。

    以 下为这位记者的自述——我被派遣的第一个任务是跟着一位专题记者采访电视剧《海岸救护队》的演员特蕾西·宾汉姆,因为她参加了当时英国的热门真人秀《老大哥》。接下来我被授意去接近一位酒吧老板,因为他是哈里和威廉王子的好友,我打扮得性感诱惑,泡在酒吧里跟他聊天,但这个人对他的王室朋友非常忠诚,什么都不肯透露。

    我的工作还包括把一些来路不明的录音带整理成文字,大部分是一些女人号称自己和某某足球明星‘春宵一夜’的证据,但连我都能听出来它们是伪造的,而且伪造得十分低劣。但编辑们还是要求一字不差地将录音转化为文字。

    工作后不久,我被指派打入前拳王麦克·泰森的私人派对。编辑带我带到伦敦东区一个脏兮兮的摄像器材铺,教我使用很小的针孔摄像机,签个字就可以把摄像机拿走,因为报社有个专门账户, 统一结账。回到办公室后,其他人帮我把摄像机缝在一件外套里,摄像头则伪装成前面的扣子。

    我当时怕得要命, 但又担心丢掉工作,所以只能硬着头皮混进泰森的派对,匆匆拍到一小段他和一群朋友看脱衣舞表演的画面就跑了出来,我把摄像机交给酒店外等候的其他记者。第二天看到报纸后,我忍不住哭了,因为编辑将我拍到的东西加入了很多无中生有的内容,让泰森看起来像个十足的淫棍。在新闻编辑室里,大家都祝贺我完成了任务,但我却无比内疚。这里的记者都有两部手机,一部私人用途,一部工作专用。大家默契地保持着某种缄默,从来不会说起自己要去哪里,去做什么。

    我曾经问过一位记者,问他是如何得知前甲壳虫乐队成员保罗·麦卡特尼和前妻海瑟·米尔斯大吵一架,以致后者气愤得离家出走的,这是《世界新闻报》当期最劲爆的独家消息。那位记者瞪了我一眼,他很诧异我怎么会问这种蠢问题。当时我想可能是麦卡特尼自己跟媒体爆料以报复前妻,但后来我才知道这想法多天真。

    报社里的气氛总是神秘兮兮的,记者之间几乎不交流,对报道的出处更是讳莫如深。大部分头版的独家新闻来自一位外号叫“造假大师”的记者,但这个神秘人物似乎从来都不在报社出现。去年英国安德鲁王子的前妻、约克公爵夫人莎拉·弗格森(Sarah Ferguson)曾被偷拍到利用前夫名义敛财受贿,那条新闻就是这个记者卧底拿到的,他假扮成印度公司的代表,出大价钱引诱这位前王妃安排自己会见王室,然后偷录其言行。

    但并非所有供职于这家报纸的人都有道德问题,我离开《世界新闻报》后,还和一些人保持着联系。得知报纸被关闭后,我打电话给一位还在那里工作的前同事打听情况,她说:“几家欢喜几家愁,但更多的人,只是迷惑不解。”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广告招商| 招聘
综艺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515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