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记者专栏

【小马马巍不识途】小心资本

2011-05-26
  

文 / 马巍

    最近两年,电影投资越来越热。如果说前两年各类资本还是像兀鹰一样在电影圈周围盘旋的话,那么现在很多都是“俯冲式”扎下来了。之前北京电影季上,眼见着一个个后缀带着“亿”的数字往外冒,真给人种盛世降临的错觉。

    从媒体的立场来讲,看待所谓资本的力量还是应小心为是,因为钱多并不解决实际问题。中国电影现在最缺的是专业人才、类型等相关资源。资本密集虽然会使项目增多,可专业资源还是那些。比如一个知名的美术指导,以前可能一年也就做一两部戏,现在门口却有十几个项目拿着翻倍的酬劳在等。此种情况下,别说活儿细过以前,能不越做越糙就很不错了。

    如果说前两年电影运作最大的难题还是找钱,那么当前的主要挑战则变成了如何再把钱给投资人找回来。这是属于制片人而非投资人的专业问题,不能假借资本的力量来解决。很多人似乎不相信,但迷信市场和资本其实也是一种迷信——迷信就是迷信。看看意马(Imagi)这样的,一步就登了天,紧接着一步就又下去了。

    曾和熟人聊到现在的某些乱象,有句笑谈:“业外资本的问题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专业资本的问题是自以为知道想要什么”。以前谈到香港电影上世纪末的没落,很多人都会归咎于创作人才流失、海外市场萎缩等表面之词。但和徐克导演聊时,他提到的一点关键是资本对电影创作的行政干预增多,“90年代香港电影开始不景气,很多投资流走了,而资方市场的供不应求就变成了老板决定一切,几个高层在决定做什么电影,但这些恰恰是最没有创意的人,结果自然是跟风滥拍。”

    虽然香港当时的问题是钱太少,内地目前的问题是钱太多,但二者表现确有相似之处。作为产业记者,最郁闷的事情就是眼看着该死的没死,不该死的却死翘翘。比如前不久的某古装大片摆明了是个甲方意志的产物,偏偏还就挺卖座,而另一部有心创新的中等制作却默默无闻地为市场的喧嚣所淹没。要知道榜样的作用在当前可能会是无穷的——就像上面那种情况,导演、制片会说:哦,原来玩新鲜的没活路,老板会说:哦,那咱们还是什么安全拍什么。最后大家都一溜儿跑去拍大片,观众紧跟着就得买单。

    问题很明显,但眼前似乎看不到解决之道。呼唤观众理智消费无疑是不靠谱的,毕竟呼吁了这么多年也没见“上帝”们少买点儿盗版。说到底还是得电影人自己更有担当,不过很遗憾,这好像也没什么谱。前两天翻到《南方人物周刊》采访贾樟柯的一篇旧文,谈到第五代导演近来的创作,小贾说不是能力退化而是态度出了问题,“压根没把心力放上去”。但是电影可是电影人自己的“家”,别以为最终吃亏的是观众,他们就算厌倦电影了还有其他很多东西可玩;资本的本性也是流动的,大不了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但电影人不干这个又能干嘛?所以还是想引用一句不太文雅的美语做个逆耳忠告:Don't shit where you eat。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广告招商| 招聘
综艺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515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