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特约专栏

【徐江抡娱】艺人的“额外娱乐”

2011-07-11
  

徐江

诗人、作家、文化批评家
生于1967年
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
现居天津

欲望之井终归是无底的,当你由“自愿奉献”渐渐转为“不情愿奉献”时,它还是会源源不断地向你索要。这就是娱乐业和社会对艺人的“娱乐过度开采”。

    张柏芝、谢霆锋婚变爆料,吕丽萍、孙海英炮轰同志,娱乐新闻又有得热闹了。所以那边网页上黄圣依、杨子再炒“非绯闻”的冷饭,连网站编辑也都不再意了,只在小小的推荐栏条那儿待了一天左右,就悄然下架了。公众喜欢娱乐的游戏,但不喜欢反复被同一件娱乐游戏。别以为这是大家明智,只不过是喜新厌旧的老法则,在时代的娱乐荷尔蒙深处起作用。

    《凤凰锵锵三人行》里,陈丹青在感慨,说现在的人有几个还在关心璩美凤呵——这是实情,估计当初就算看过璩美凤光碟的观众,乍一听陈丹青谈起事主的名字,有的都会不自觉发愣:这位伯母是谁,跟郭美美是直系亲属么?而郭美美呢,说不定到了下个月,大家就会想不起她是干啥的。童鞋们平时都很忙的,不是要交作业,就是要交财务报表和述职报告,谁又会持久地只关注一个玩具?

    公众善忘。可曾经驻留在公众欢呼或咒骂视野里的艺人,尤其是他们的家人,未必就在这“善忘”前得到解脱。“锋芝恋”无论终结还是未来转好,公众只是享用了一道话题,而当事的家庭在这场热闹中所受的伤害,尤其是媒体已经开始拿出来晒照片的、那两个尚在混沌世界中的小娃娃,他们将来的生活,毫无疑问已经受到了今天的影响。那个像疯子一样爆料、拿孩子说事儿的女记者,真像嘴上说的那么关心人家的娃娃?

    从梅兰芳和阮玲玉的时代开始,社会就自觉不自觉地想向艺人们索要舞台和银幕以外的奉献。有些艺人知道厉害,且物欲没那么强,就成了“演员”;有些艺人耐不住青春的向往,决然当了“明星”。有的出道过程中为了早日当上巨星,或多或少还曾刻意迎合过社会,自愿提供过这种“额外娱乐”(锋、芝都算是这一类)。然而欲望之井终归是无底的,当你由“自愿奉献”渐渐转为“不情愿奉献”时,它还是会源源不断地向你索要。这就是娱乐业和社会对艺人的“娱乐过度开采”。

    过去的一个世纪,有多少巨星就这么倒在这种开采中了,无论是美国的杰克逊,还是中国的周璇、冯吉吉、严凤英……大明星的苦难似乎一直是在事业的两端:一方面成名艰辛;一方面在达到巅峰之际,环境逼你在舞台之下,以丑角身份为观众奉献喜剧、闹剧甚至悲剧。还好,这规律并不在所有时候灵验。

    放到全球视野来谈,娱乐新闻之所以能成为一个产业的重要支撑部分,娱乐业之所以能成为一个被少数人意志操控的工业,艺人负面信息的传播,显然在这一过程中立下了汗马功劳。所以娱乐业在不少时候是带血的(泪就根本不算什么),只要资本的魔爪、欲望的毛手还在。今天的人不要因为读不进《资本论》,就轻易否认卡尔·马克思的伟大。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广告招商| 招聘
综艺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515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