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

【徐江抡娱】自救的伎俩

2011-10-25
 
  

扶植一门艺术,也要讲求专业成色。如果做不到位,那充其量只能看作是社会达人对华语电影自救的一个美好愿景。

徐江

诗人、作家、文化批评家
生于1967年
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
现居天津

    热心电影事业的央视名主持崔永元,推出了一个“崔永元新锐导演计划”。这个事儿前一段在媒体上很做了一番宣传。

    该计划最核心的宣传点是——“十位国际级别大师的授课”和“日后送优胜者去这些大师的剧组实地学习”。也就是说,学生可以直接接触国外著名电影人,成绩好的还有出国去跟组体验的机会。按说比较激动人心。不过接下来疑问就出来了:听课者是通过选秀方式录取的,据说是“面向全世界华人”,对资历、年龄、性别没有任何要求,有媒体引用崔永元的话:“18岁到70岁的人都可以来报名。”18岁是刚毕业的高中生,这么大的人去当“新锐导演”的候选人,潜力和能力的储备上挺可疑,当然人们可以期望遇见天才。70岁的学生则属于过嘴瘾,没有一个投资人敢把哪怕五万块以上的投资,交给一个70岁左右的“新锐导演”。别说70岁,“55岁的新锐”听了都觉得怪。所以话说得漂亮,还是露出了不实在的一面。

    接着我们来看授课“大师”的名单。目前已经确定的八位人士中:班尼特·沃尔斯的身份比较尴尬,他的知名作品有《杀死比尔》《灵魂战车2》,用的虽是一线明星,但影片质量却都值得怀疑。况且他也不是导演,而是制片人。这有点像国内娱记犯错,明明采访导演,非要加一段张纪中的访谈。你不能因为张纪中的强势,就让他把导演的名头也顶了,那是两个不同的行当。班尼特·沃尔斯能给“新锐导演”们讲什么?是拍片子,还是怎样避免被制片人欺负?

    理查德·安德森、约亨·亚历山大·弗莱丹克都是奥斯卡得主,分别得过音效和真人短片奖,可算不算真“大师”,我们无法判定。巴里·莫罗(《雨人》的编剧)我知道,拿过奥斯卡剧本奖,后来除了1991年得过一个电视剧奖,也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成绩。电影这东西对技术层面的依赖非常大,23年前的理念拿来教给新人,弄不好会误人子弟。

    马克·哈里斯得过三次奥斯卡纪录片奖,应该算是准大师。李沧东是韩国殿堂级导演,不过“韩国殿堂级”能不能直接等同于“亚洲乃至世界殿堂级”?需要商榷。岩井俊二在中国碟虫里有人气,可他在日本影坛的地位,显然不及李沧东在韩国。谢加·凯普尔,这位印度裔好莱坞导演,虽然拍有《伊丽莎白》《四根羽毛》《辉煌年代》三部佳作,但好莱坞这个水平的优秀导演一抓一把。拿出来称“大师”,恐怕也会被人质疑含金量。

    倒是传闻中一直未定的维姆·文德斯和库斯图里卡,这两位健在的、可以作为德国和前南斯拉夫电影代名词的导演,是这个计划中最令人仰视的名字。甚至包括许鞍华,如果进到这份名单,至少也应该是排在第七位之前。所以,“十位国际级别大师的授课”,怕更像是宣传用语。

    我倒不怀疑崔永元计划的真诚度,但扶植一门艺术,也要讲求专业成色。如果做不到位,那充其量只能看作是社会达人对华语电影自救的一个美好愿景。有这个热情,利用社会名流的影响力,呼吁一下电影分级、支持一下艺术院线的创建,可能对电影业自救的帮助会更大。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广告招商| 招聘
综艺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515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