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专访

章子怡:“非常”转型

2009-08-27
 

本页内容系搜狐网www.sohu.com转载文章,链接详情可点击:

http://yule.sohu.com/20090828/n266307769.shtml

 

章子怡:“非常”转型

 

/马巍

 

    新片《非常完美》的幕前幕后,章子怡显得格外繁忙。接受采访时,她说自己第二天就要开始全国巡回宣传,要在几天内跑9个城市。算起来,这个凭《我的父亲母亲》声名鹊起的女演员,出现在观众和媒体的视线里已有十余年的时间了。相比最初近乎惊艳的一夜成名,大家现在似乎已习惯了总是站在红地毯与聚光灯前的章子怡,不过对此她并不满足,未来,章子怡还在酝酿着新的转型与改变。

 

    转型顺理成章

   

    在章子怡出演的电影作品中,《非常完美》的规模和影响肯定不突出,但对她个人而言,这部作品无疑具有特殊意义。在本片中,她首次担任制片人。

 

    在章子怡看来,涉足制片是一个顺理成章的决定。在好莱坞,几乎所有的大牌明星都有自己的制片公司。只是中国电影的产业发展起步较晚,所以这种“演而优则制”被看作是新生事物。其实早在2008年初,就传出章子怡与默多克夫人邓文迪有意合组制片公司的消息。虽然一直没有得到当事人的正面确认,但章子怡的制片计划在按部就班地进行。她说最初接触到《非常完美》的剧本是在《梅兰芳》的拍摄期间,当时自己和其团队正在讨论未来的发展可能。虽然说自己进军制片的决定主要出于对剧本的喜欢,并没有“处心积虑”,但章子怡也表示自己和团队也在策划其他的电影项目,已经正式上映的《非常完美》只是其中进展最快的一个而已。

 

    另一方面,对于章子怡来说,《非常完美》也是其在喜剧方面的首次尝试。作为演员,她说自己出道以来扮演的多是比较严肃有力的角色,拍戏的状态也很紧,因此早就萌生了拍喜剧的念头,“想看看自己能在这方面做到什么程度”。而从制片人的角度,章子怡对于选择爱情喜剧的解释则要理性得多。在她看来,爱情喜剧是所谓的普适类型,无论在北美还是欧洲,此类作品的数量和影响都很大。此外,相比主要针对特定观众群的恐怖、科幻等电影类型,爱情喜剧的观众群很普遍,几乎适合从老人到小孩的全年龄层观众。而对于爱情喜剧目前在国内的疲软,章子怡认为这并非是由于这种类型本身没有观众,而是因为还没有出现适合内地市场的内容。因此这次她和整个团队专门针对中国市场的特点、量身定做了这部《非常完美》。

 

    此外,章子怡还希望通过制作《非常完美》这部电影,打造一支专业制片团队。她认为中国电影现在最缺的还是各类专业人才,比如编剧。在其看来,虽然爱情喜剧是套路相对固定的电影类型,但并不是不能拍出变化和新意。然而目前国内几乎没有编剧愿意尝试这样的题材,因此很多有意创新的导演往往只能自己亲身上阵编写剧本,就像《非常完美》的导演金依萌一样,其实这很大程度上是出于无奈。因此,章子怡希望自己能在制作电影的过程中物色一些好的人才,并逐步建立一支专业团队。相比之下,是否组建制片公司在她看来倒不是特别重要。当然,假如一切进展顺利的话,这恐怕也是顺理成章的下一步。

 

    性格与命运相比国内其他很多明星,章子怡似乎要更有制片人气质——自成名以来,这位女明星一直都给人以性格强势的印象。对此,章子怡倒很坦然,虽然她对某种刻板成见也颇有微词——“在国内,女人强势好像不太招人喜欢,我觉得挺不公平,比如形容一个男性就叫雄心壮志,但同样的事情放到女人身上就成了野心勃勃”。相比之下,她更喜欢用一个中性的英文单词“Ambitious”来形容自己对事业的期许。

 

    章子怡认为,自己性格上的“硬度”缘自其幼年经历。8岁开始学舞,3年后进入北京舞蹈学院附中。这是一所要求严格的寄宿学校,早上六点就要爬起来训练,一直要练到晚上十点,之后还有晚自习。文化课也不能放松,几乎每一分钟都要按点度过。如此这般,六个春秋。在这样部队式的环境里,章子怡学会了咬牙坚持,因为身旁的每个人都在这样拼命努力。她说自己当时根本不懂所谓的事业是什么,只是想顺利拿到每一个学分,不要因为功课不及格这样的事被父母责骂——仅此而已。

 

    经历铸就了一个人的性格,而性格反过来又会影响人生的走向。从小锻炼出的坚强个性自然而然延伸到了章子怡的表演和角色当中。在拍摄《我的父亲母亲》前,她曾在农村体验了2个多月的生活,天天去跟老农担水。后来《卧虎藏龙》的挑战更大。当时剧组进行了大范围的海选,章子怡能够最终入选,很大程度上还是得益于她早年打下的舞蹈功底。其实一开始,章子怡的身份只是个“替补”——当时剧组里还有另外一位女明星在筹备玉娇龙一角。“我就在这边练功,对面屋里就在看其他的演员”。进剧组的头三个月都是这种状况,直到“正选”因为实在受不了训练的强度而退出。虽然心里不乏心酸,但章子怡也只有不想那么多,“让我练我就好好练吧”。她说自己当时只是想把角色演好,不要让从众多候选中挑选了自己的李安导演失望。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10年,但章子怡对当年《卧虎藏龙》拍摄时的艰苦依然记忆犹新。即使是现在再看,她仍然觉得玉娇龙一角实在太难,以致于回头想起来“自己都觉得自己当时真挺勤奋的”。到了演员最终定案时,距离正式开拍已经很近了。在剧组当时下榻的北京紫玉饭店,章子怡每天从早到晚训练,内容包括骑马、练剑、书法、礼仪以及走花盆底等众多技能。拍摄过程也充满了艰辛: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身旁搭戏的都是大明星,而且还要面临导演、武术指导等人的特殊要求,压力之大可想而知。李安后来回忆说,在拍竹林戏时,章子怡的母亲曾来探班,结果只看了一场就吓得哭出了声。

 

    好在最终苦尽甘来,在章子怡的整个职业生涯中,《卧虎藏龙》的重要意义毋需多言。她的表现也最终得到了导演以及整个剧组的肯定。在李安看来,她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坚持,“能把戏吃下来”。事实上,几乎所有与章子怡合作过的导演对她都有类似的评价。《艺妓回忆录》(Memoirs of a Geisha)的导演罗伯。马歇尔(Rob Marshall)曾用“无畏”(Fearless)一词来形容她。马歇尔后来说自己之所以最终选择章子怡这位华人女演员来出演片中的女主角小百合,除了舞蹈、表演能力等客观因素外,最大的原因是于章子怡自身与角色的某些共有气质——“对生活的热爱,以及敢于克服各种挑战的勇气。”

 

    “永远都没有投机的可能性”

 

    相比国内其他很多影星,章子怡的职业起点之高非常罕见——毕业后的第一部作品就在张艺谋的电影里演女一号,从而迅速在全国范围内街知巷闻;次年又和周润发等华人顶级明星联袂《卧虎藏龙》,一路直奔奥斯卡。此后则是频繁与海内外的著名导演合作。不夸张地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几乎成为了代表中国电影乃至整个中国形象的一张名片。

 

    现在提到章子怡,可能很多人首先都会感叹她的运气,毕竟局外人的眼里总是最容易注意到一件事情中最富戏剧性的部分。然后风光背后的万般甘苦,其滋味恐怕只有当事人自己才能体会。正如李安所说,做演员固然有时是“戏捧人”,但更多的时候还是要“人扛戏”。谈到职业生涯的重要转折点,章子怡自己选择的是2004年的《2046》。她说正是在王家卫的这部电影中,自己真正明白了所谓的表演及其方法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也正是这部影片使章子怡在次年成为了历史上第二位赢得香港电影金像奖影后桂冠的内地演员。

 

    事实上,2005年也堪称是章子怡职业生涯中的一个巅峰:同样在这一年年底,由她担任主演的好莱坞文艺大制作《艺妓回忆录》正式上映。该片最终赢得了3项奥斯卡奖,并为章子怡带来了一个宝贵的金球奖最佳女主角提名,这也是华裔演员首次在该奖项上获得肯定。与此同时,在拍摄《艺妓回忆录》之前,章子怡花大力气学习了英语。在她看来,这段经历也是她人生的又一次重要转折——“倒不是说学会英语本身就能怎么样,而是在这个过程中体会到了很多东西,视野也开阔了许多”。在影片的后续宣传中,章子怡跑了数十个国家和地区,很多所见所闻,比如在中东地区看到的慈善活动,都对她产生了深深的触动。这些也都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到了她随后对工作和生活的选择。

 

    1998年的成名作《我的父亲母亲》算起,章子怡进入电影圈已有十多年的时间,参与的影片也有20部之多。相比早年那种近乎单纯的努力状态,章子怡说她现在已经松弛了很多,至少表演时不再那么紧张了,也逐渐学会了自我减压。不过那种对待工作认真、紧张的态度,章子怡说自己永远无法改变。目前她也正在准备新戏,为了能够表现剧中角色的某种特殊技能,章子怡也正在给自己“开小灶”,每天都要上两小时的专门课程。“无论什么角色,我觉得如果不去认真准备的话真的驾御不了”。章子怡说自己希望能把这种脚踏实地的方式延续下去,因为在她看来,无论人生还是工作,“永远都没有投机的可能性”。

 

 

对话章子怡:制片人首秀“非常完美”

 

/马巍 徐敏

 

    《综艺》:《非常完美》是你第一次担任制片人,同时作为演员,本片也是你首次尝试喜剧片,这两个挑战哪个难度更大?

 

    章子怡:两个挑战都很大,也都很不容易驾御。喜剧我以前没有碰过,关键是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剧本和角色,但这次《非常完美》的本子我非常喜欢,我觉得苏菲这个人物至少一半以上都有我自己的影子,所以我觉得这次也可以大胆尝试一下。最后的效果还是挺好的,过程也很开心。以后要是有好的剧本我也愿意继续拍这方面的片子,毕竟这次演得挺过瘾,观众看得也很开心。

 

    至于制片,当初我是觉得假如自己不支持、参与《非常完美》的话,导演可能永远都拍不出来这部戏。当然参与的方式很多,但这部片子真的是大家一起做出来的,就像盖楼一样,从最初的策划创作就开始一起做。

 

    《综艺》:其实去年年初就有消息说你想往制片人方向发展,那么最初到底是先看中了剧本才想做制片,还是说之前制片已经是你未来职业规划的一个重要方向?

 

    章子怡:是看到这个剧本后才有这个冲动的,“职业规划”这个词有点太专业了,没有考虑那么多(笑)。其实在好莱坞,演员做制片早就不新鲜了,我觉得重要的还是要选择一个合适的契机进入——这次的契机就是一个好的剧本。我觉得《非常完美》的本子真的很合适,此外导演也很年轻,她也需要资金和演员的帮助去实现梦想,我觉得这是一个挺完美的组合。

 

    《综艺》:关于你和导演合作的缘起,现在有很多说法,到底你们最初是怎么开始合作的?

 

    章子怡:最早其实是我的制片,也是我的朋友把剧本推荐给了我,我看了觉得很好,然后就约了导演见面。那时正是冬天,我打扮得跟我想象中的苏菲一样,什么帽子、靴子啊……然后见了面就问导演这样像不像,因为她也要有一个选择的空间嘛。结果她看了特别开心,大家就一起开始做这件事了,就是这样。现在有些说法真的很离谱,我还听说我是在李连杰家里看到这个剧本的,我从来没去过他家!推荐给我剧本的那个朋友以前倒是做过李连杰的助手,可能就是这么传出来的。三人成虎啊,故事就是这么编出来的。

 

    《综艺》:作为制片人,你在《非常完美》中主要的工作是什么?

 

    章子怡:前期最主要的工作还是融资。这方面我们其实也碰到过一些问题。最开始谈的一家国内公司愿意投资,但他们提出要参与创作,这个我就有点……我觉得这个戏应该不难找投资,但投资公司要管创作都就有点过了。毕竟是不同的领域,大家的专业分工不同。不是说我自己的权力欲有多强,只是创作是我份内的工作。我认为艺术创作不应该受太多商业约束,毕竟我们在这一行还是有经验的。所以这个合作就终止了,我们又再找其他的公司,重新开始到处跟人讲我们的故事。最终找到了现在的这几家投资人,大家对最后的成片还是满意的。

 

    《综艺》:最开始加入的就有韩国的CJ娱乐吧?此外这也是身为网游公司的完美时空在内地第一次投资电影,接触到这两家公司大概是在什么时候?

 

    章子怡:其实之前的《武士》CJ娱乐就有投资,但我找的不是他们的韩国总部,而是CJ驻中国的办事处。整个过程还算顺利,当然跟我自己可能还是有些关系。有投资人就说假如没有我参与的话他们肯定不会投资这样一部国产的爱情喜剧。

 

    完美时空也是在项目的前期筹备时就开始谈了。他们主要还是以投资商的身份参与,在片中也有一些广告植入。其实我觉得这个片子还可以尝试做游戏,但完美时空那边的经验主要还是在古装大片的衍生游戏上,比如《赤壁》,他们觉得《非常完美》这种太现代的东西不太好改编。改片名是另一回事了,主要是觉得最初的名字《苏菲的复仇》似乎不够积极向上,所以改成了《非常完美》,这和完美时空的加入其实没有太大关系。

 

    《综艺》:第一次做制片人,你觉得最难的事是什么?

 

    章子怡:最难的还是在剧组有矛盾的时候,你必须要妥当地处理。以前我做演员都是做完了就回家,但现在一旦剧组有问题,比如超时超支,或是导演和制片主任有矛盾了,这就可能影响到整个剧组的情绪。出现这种情况我就很难,必须去两边说和。其实大家都有自己的工作压力,制片人的要求都在制片主任身上。记得有一天超时了很久,制片主任压力很大,租棚什么的都是要很多钱的,结果林心如还在演戏,棚里的电闸就被拉了——因为他没有另行通知说要坚持拍下去。这种事我肯定站在演员的立场,林心如的戏还有两场,不应该让别人为了少数没拍完的戏明天又跑一趟。大家其实都搭着其他事呢,时间是很宝贵的。我是演员,所以我肯定首先要保护好演员。我觉得超支确实是问题,不过总还是可以弥补的,但你不能对演员这么不尊重,别人还在演你就拉闸。虽然我没有遇到过这种事,但假如遇到我会很不开心,所以我第二天还专门让他们去跟心如道歉。

 

    《综艺》:演员主要是局部性的工作,而制片人则是对影片全局把握,《非常完美》中你的个人痕迹是不是更重了?你对自己的这部监制处女作有怎样的期待?

 

    章子怡:我想自己的痕迹是会重一些。当时我拿到这个剧本和人物就特别高兴,因为国内观众看不到我这样的形象。我以前演的都是很悲情、很有劲的人物,因为那个挑战很大,跟我本身也很不一样,但这其实拉远了很多观众跟我的距离。银幕上都是演些飞檐走壁之类的强势形象,在生活中看到我也经常是在奥斯卡、戛纳的红地毯上。这些都离普通观众很远,因此大家可能觉得我很难亲近,而《非常完美》这样的电影和角色,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能够让观众对我有新的认识。

 

    同样,这个片子的导演也是新人。但作为制片,这个问题我却一点都没想过。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她有这样的艺术冲动写出这么好的本子,虽然导演缺少经验,但我们可以建立一个专业团队来帮她,比如好的摄影、音乐、剪辑……我们演员自己也是有控制力的,不太会跑题,大家也没有觉得角色不对演不下去了,感觉都很合适。我觉得我们这次的团队真是很专业。希望最后能有一个好的结果,这样我们以后也能有机会为中国电影做更多贡献。但对票房,我不想多说什么,因为你事前的预期和最终的结果永远是不一样的。现在吹牛的人太多了,我不喜欢自以为是的人,没本事还在那里胡说八道。我觉得做人还是要脚踏实地些。票房是有很大偶然性的——比如遇到大雨什么的,可能去影院的人就会少了。这些都是没有办法的,但人总要面对现实。

 

 

以上内容选自《综艺》总第111期2009年08月25日 第15期),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广告招商| 招聘
综艺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51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