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专访

“星相师”龙丹妮

2009-10-27
 

本页内容系搜狐网www.sohu.com转载文章,链接详情可点击:

http://yule.sohu.com/20091028/n267803811.shtml

 

“星相师”龙丹妮

  

万一选秀真做不了,我们还可以电视剧造星、电影造星。选秀平台只要有空间就要坚持做下去,即使没有空间,我们还有其他平台可以做。

 

■文 / 韦志刚

 

    龙丹妮端着一杯葡萄酒走到舞台中央,站在聚光灯下。上台之前,她把自己灌了好几杯,脸涨得通红。她向四周的人群举起杯,在简短的致辞中,连说4个“感谢”。随后手一扬,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这是北京9月的一个夜晚,天娱的感恩派对正在进行。众多影视唱片公司、媒体高层、客户代表、演艺人士汇聚一堂。龙丹妮带着自己的团队和艺人,向这些盟友一次次的鞠躬道谢。

 

    龙丹妮走回座位,很多她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纷纷过来向她敬酒,她来者不拒,一个晚上觥筹交错。就在7天前,快乐女声总决赛刚刚落幕,在经历了艰苦的节目历练获得巨大成功后,她和她的团队有理由释放一下,一点点疯狂,是必须的。

 

    一年前,她在电视圈里呼风唤雨。一年后,她有了新的朋友和伙伴。这个晚上,她和熊晓鸽、于东、陈可辛坐在一起。谈的自然不只是音乐和电视。

 

    同样的夜晚,同样的场合,以前人们喊她“丹妮”,现在更多的人喊她“龙总”。从电视制片人到天娱传媒总裁。这样的转变,她做到位了吗?她到底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快女背后

 

  “太忙了,快女比赛刚完,现在是忙着10月底快乐女声的全国巡回演唱会。”龙丹妮——无论是做制片人,还是做总裁,她的工作都和选秀紧密相连,所以也有人戏称她为中国“选秀之母”。

 

    最早的《明星学院》《绝对男人年度大选》《名声大震》《快乐男声》……一路走来,各种选秀节目驾轻就熟,但似乎没有哪一年的选秀像今年那样让龙丹妮感到棘手。

 

    今年的种种限制,让她和她的团队冥思苦想。最后,她对导演组说:“时间这么短,关起门来做肯定是不行了,要开门来办。”“开门办快女”,就是要整合各种可以利用的资源,扩大快女影响力从而引爆收视。

 

    于是他们开始疯狂地找各家媒体和唱片公司。从杂志、报纸到网络、电视、广播再到手机,几乎动用了一切媒体资源,创造性地开拓了新的海选合作模式。比如18家地面频道的联盟,比如网络赛区的设置,比如第一次和知名时尚杂志ELLE合作,封面女声——让一个草根节目和高端时尚杂志亲密接触。尽管已经不再是制片人,但她每周都和导演组泡在一起讨论节目。

 

    “每场直播我们和导演组都在现场盯着节目。”每一场直播都让龙丹妮紧张得手心出汗,给她印象最深的有两场,其中一场是总决赛。之前反复推敲赛制,已经让龙丹妮和她的团队绞尽脑汁。“从比赛一开始,我们就在想冠军应该怎么产生,取消了短信投票后,冠军由谁来决定?这是我们最揪心的问题。后来才敲定拿到101分决定冠军这样一个赛制。这是专业、市场、观众三方共同来决定。但做这个决定的过程太揪心了,我们反反复复讨论,很煎熬。”当江映蓉夺得冠军后,龙丹妮悬着的心才放下。

 

    让她难忘的另一场比赛是107第一场淘汰赛。因为这场一次就要淘汰3个人,粉丝及舆论的各种压力很大。而且是在如此短的直播时间里,紧绷的赛程简直让整个导演组和龙丹妮窒息。但让他们更加没想到的是,话题女王曾轶可当场出局。

 

    一时间,错愕、愤怒、惊奇、不解,在直播现场的演播室炸开了。现场评委之间互相争论,观众粉丝之间叫骂、争吵,直播现场一片混乱。

 

    回忆那场比赛,龙丹妮用了“极其揪心、惊心动魄”八个字来形容。

 

    事后龙丹妮掩饰不住对导演团队的溢美之词。“这个团队,非常出色,非常有创意。” “说实话,今年取消了短信投票,直播又推到晚间10点半,我们对今年节目的预期值其实不是特别高。导演组在这么短时间内,做到这样的效果,我觉得是个奇迹。”她感慨到。

 

    尽管比赛已经落幕,但争议并没有随之消停。曾轶可的歌曲抄袭事件又把天娱推到了风口浪尖。而状况频出的天娱,艺人管理也在随时考验龙丹妮。

 

    因此,龙丹妮调整了今年签约的规则。今年的快女签约和往年相比克制了很多,只签了前18强。而且在这18人中天娱还定下契约,如果一定期限内达不到条件,艺人可以自动解约。“我们希望这些孩子,认清做歌手和做艺人是两个概念。歌手是你的梦想,艺人是你的工作。”

 

    重组天娱

 

  2008年,随着王伟出走、王鹏隐退,天娱走到了十字路口。而随后的股东更换,让天娱开始大变脸。天娱的股东由湖南娱乐频道变成了湖南卫视。

 

    新董事会、新管理团队、新业务,新的天娱传媒就在各种复杂的权利斗争后完成了蜕变。而龙丹妮出任公司总裁、总经理则让这家争议不断的娱乐公司,笼罩上了一层明星光环。

 

    龙丹妮把自己来到天娱的第一年定位为“品牌年”,目标是使快乐中国和天娱品牌契合。树立独立的天娱品牌使之在市场上形成良好口碑,树立天娱在老百姓心目中的独有气质和风格。

 

    “我到天娱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解决天娱和湖南卫视两种体制和企业文化的融合问题。然后梳理天娱所有的品牌,提炼和湖南卫视这个母体气质相吻合的实体。”龙丹妮说。

 

    过去的天娱虽然和湖南卫视有诸多合作,但由于利益主体不同,双方在接洽中矛盾不断。虽然都是广电集团内部,但一个隶属于地面娱乐频道,一个是卫视。看似都是做娱乐,但有着文化上的差异。

 

    龙丹妮的使命就是要扫清这样的差异,将湖南卫视和天娱前所未有地捆绑在一起。而天娱董事会成员也给了龙丹妮很大支持。董事会成员中,李浩是湖南卫视总编室主任,张若波是金鹰网CEO,张勇是湖南电视台台长助理。这个新的董事会集中了湖南广电最优质的行政资源,为天娱联通湖南卫视铺就了一条通畅大路。

 

    于是,龙丹妮开始大刀阔斧地对天娱进行“改造”。

 

    首先,砍掉“活动”业务版块。这块前副总经理王伟负责的业务之前一直盈利,也有一定的市场,但和天娱未来的发展方向有冲突。龙丹妮毫不犹豫地把这块业务全部取消了。在保留原有艺人经纪业务之外,新增了四大业务:一是无线增值业务,一是艺人的衍生产品,另外两个是影视剧投资和综艺节目开发制作。

 

    推出无线增值和衍生产品业务,让天娱有了更多盈利渠道。新增业务收入占到天娱总收入近40%.支撑着天娱其他业务的运转。而影视投资包括《一起来看流星雨》《窃听风云》,国内首部3D真人歌舞片《乐火男孩》, 3D动画电影《齐天大圣前传》,还有年底的《十月围城》……这一个个项目都是龙丹妮和天娱传媒在这一年间努力的证明。

 

    龙丹妮表示:“我们在电影上没必要做最牛的电影公司,主要是跟投,但这个片子一定要符合公司的市场定位。在电视剧上我们要主导,但刚开始每年的投资量也就是一两部,主要是瞄准暑期档和寒假档,这些以青少年为主体的市场一定要有我们天娱的主导产品,就像今年的‘流星雨’。在电影上,我们今年主要采取大片跟随策略。

 

    不过,影视剧的巨额投资,以及巨大风险也在考验龙丹妮的承受力和眼光。“流星雨”的高收视和差口碑形成鲜明对比,而《乐火男孩》和《齐天大圣前传》显然在票房上难称成功。

 

    而且从长远来看,作为一个以艺人经纪为核心的娱乐公司,天娱的发展受选秀的影响非常大。一档活动就能决定公司一年的收成。今年“开门办快女”的神来之笔可以获得成功,明年呢?

 

    “明年是否做选秀,现在还没定,还得看市场和政策再确定。”龙丹妮表示天娱早就考虑到了这种模式发展的局限性。“我们今年花这么多精力去投资电影电视剧就是这个原因。万一选秀真做不了,我们还可以电视剧造星、电影造星。选秀平台只要有空间就要坚持做下去,即使没有空间,我们还有其他平台可以做。”

 

    “融资越快越好”

 

    1030,华谊兄弟将在创业板上市。天娱与华谊的竞争已是不争事实。从尚雯婕到陈楚生,天娱不断被华谊兄弟挖走当家艺人。无论资金还是管理,目前华谊的实力远远在天娱之上。而天娱是“国有企业”,管理上先天不足,后经管理动荡,管理一度失调。产品上,华谊在影视、音乐、娱乐三方面都在全国数一数二。况且,同为广电系的浙江卫视蓝巨星也开始对天娱的地位发起强有力的挑战。

 

    面对紧迫的形势和对手咄咄逼人的气势。龙丹妮丝毫不掩饰内心的焦虑:“关于融资,我希望越快越好。你知道,娱乐行业竞争已经白热化。不进则退,你不进步肯定被别人超越。所以,天娱迫切需要突破。这是个生存问题!”

 

    天娱的突破早就开始酝酿。2006年,天娱就与联想弘毅密切接触,传出引入战略投资者的传闻。去年底,天娱上市被迫搁浅。可以看出湖南广电在让天娱完成向资本市场上实质性的一跃之前,一直在小心翼翼地试探。随着政策松动,以及竞争对手的迅速成长,加速了天娱在资本市场上的动作。

 

    “这方面,我们确实在积极准备,但还要看集团的安排,以及整个行业的发展状况。当这些时间点能凑到一起时,就可以进一步运作了。”龙丹妮对记者坦言,“我只能说,目前这些都在积极推进,但你要让我拿出时间表,还拿不出来。”

 

    她也向记者透露,目前很多公司和投资者来天娱洽谈。但天娱更看重对方的资源和背景。“我希望对方在传统业务之外,如新媒体或者其他渠道上能给我们带来资源。未来的娱乐市场是线上线下打通的。单纯的投资公司未必对我们会有帮助。我们的首选是业务和天娱互补的公司。”她表示。

 

    至于与融资相关联的制播分离,天娱也保持谨慎低调。目前,天娱作为湖南卫视的一个内容提供商,承担了《快乐女声》《一呼百应》《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的制作,但相比上海、浙江广电旗下公司的大刀阔斧,天娱的态度是乐观谨慎。

 

    对此,龙丹妮低调回应:“制播分离我们还要看大的方向,要以湖南广电的改革方向来定位。湖南广电旗下单位很多,制播分离对湖南广电是一个大动作,至于说天娱在这轮大动作中扮演什么角色,还得等待上面决定。”

 

   

对话龙丹妮:天娱以“人”为本

 

“可以不是最好的电影公司,不是最好的电视剧公司……”

 

■文 / 韦志刚

 

    《综艺》:现在采访你比以前难了。

 

    龙丹妮:唉,我现在好怕被采访。我总觉得曝光率太高不好,虽然说天娱是个艺人公司,但我又不是艺人,被采访得太多,下面的艺人会不高兴了。他们会觉得这个老板喜欢出风头。所以现在有人来采访我都会躲。(大笑)

 

    《综艺》:这个没什么吧,作为一位娱乐行业的管理者多上镜很正常。

 

    龙丹妮:公司调整才过一年,方向还在探索中,很多事还难下结论。所以我现在对采访比较抗拒,除非是来采访我工作之外的事情,比如怎么玩,怎么生活,那还可以聊。

 

    《综艺》:当初到天娱,是自己的想法还是台里的安排?

 

    龙丹妮:都有吧。虽然到天娱做管理,但我不觉得自己是换了工作。电视做了12年,以前做的90%的节目都是选秀。这些节目在冥冥之中可以改变普通人的命运,也能把普通人的人格魅力发挥到极致。这让我发现每个人都有伟大的一面。我喜欢做这样的事情。

 

    做了十几年节目后,我发现帮助这些从选秀节目走出来的人,去进一步实现理想,和社会、市场融合也是很有意义的事情。这和做节目是紧密相连的,无非是站在比以前更高的地方来做。我来天娱,最关键的一个原因还是2008年天娱全资划到了湖南卫视旗下。

 

    《综艺》:第一次独立管理一家公司,你对自己以及天娱有什么规划?

 

    龙丹妮:天娱虽然是一个市场化运作的公司,但也是国有企业。我的规划需要董事会和上级确定,我想在任期间让天娱实现良性循环。至于是否在天娱做下去,一年到任后得看董事会的安排。我个人还是希望能和天娱这个好不容易形成的品牌共同走下去。

 

    《综艺》:董事会对你有什么要求?对天娱有什么定位?

 

    龙丹妮:重大事情上都会上报董事会,每半年也会有公司发展状况的汇报。其他事务,我这边还是有比较大的自主权。我们和董事会反复沟通后,他们也认为新天娱需要在第一年里完成内部转轨工作,而且他们要求业绩一定要高于往年。

 

    《综艺》:说到业绩,他们给你定的经营目标是多少?

 

    龙丹妮:具体数字我真不好说。(笑)以娱乐公司来说,年收入过亿没问题。

 

    《综艺》:天娱为什么投影视剧?湖南广电不是已有几个影视剧投资公司了吗?你们和他们的区别是什么?

 

    龙丹妮:我们公司的基本定位是偶像产品的制作公司。各种业务都是围绕“偶像”进行策划、包装、开发,是为偶像服务的平台。我们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偶像从哪里来?像快男快女。二是偶像怎么发展?偶像诞生后,我们通过影视剧、唱片等各种娱乐产品,让他们的特色魅力得到聚合。随着产品推广,这个艺人偶像就有了360度被关注到的可能性。我们工作的核心是围绕人,所以我们可以不是最好的电视剧公司,不是最好的电影公司。集团其他的影视剧投资公司,只要有合适的项目我们也会去参与。做影视剧其实还有另外一个考虑,因为选秀节目限制比较大,我们也希望挖掘一个新的造星平台。

 

    《综艺》:那唱片呢?你们怎么做?这个市场这么不景气。

 

    龙丹妮:唱片业本身,说不好听点已经死了。但音乐是艺人表达的一种方式,唱片的市场需求来自于演唱会、无线增值业务。唱片是艺人的衍生品,中国音乐要从产品过渡到品牌阶段。你说大家不需要音乐吗?这个需求越来越大,只是唱片的传统商业模式现在已经分崩离析。我们要以艺人为本体来开发新的商业模式。

 

    《综艺》:说说今年的快女吧。第一次在幕后看别人做节目,什么感觉?

 

    龙丹妮:其实和以前自己做也没太多区别。还是每周和导演组一起开会,一起讨论。我要特别感谢我的这个团队,他们实在非常出色。

 

    《综艺》:但今年的争议特别大,也有很多人骂你,你怎么看。

 

    龙丹妮:只要是比赛就有黑幕说,只要有淘汰就有争议。一百个人心中有一百个冠军,自己心里的冠军被淘汰了,口水和是非自然就来了。我对自己和艺人说,一句话——一笑了之。什么拍砖、口水,我们都会一笑了之。有人给我建议,明年要设个新闻发言官,我觉得这个点子很好。

 

    《综艺》:你喜欢哪个快女?

 

    龙丹妮:谈不上哪一个,各有特色吧。我还真不好说。我个人欣赏比较率真,比较真实的歌手。

 

    《综艺》:都说曾轶可是你慧眼识珠发掘出来的,具体怎么回事?

 

    龙丹妮:千万别说曾轶可是我发掘的。要感谢也得感谢沈阳分赛区的评委伍思凯。我第一次看到曾轶可还是在看300强的选手海选录影带时。第一眼看过去,那个造型、那个唱法,我一下就被“雷”到了。这是从地球哪个角落蹦出来的孩子啊!

 

    但后来安安静静把带子重新看了一遍,渐渐被她的歌打动了。快女本来就是“想唱就唱”,寻找的就是个性的表达。曾轶可这个孩子,我觉得她很能代表90后特立独行的个性表达和对世界的看法,所以就认可了她。

 

    《综艺》:你平时和艺人怎么相处?

 

    龙丹妮:我希望和艺人是朋友,但我和他们交流沟通得很少。因为他们都有通告,都有自己的经纪人。但一般艺人过生日、专辑发布,我都会尽量参加他们的派对。和他们会有种陌生感,有点陌生感挺好的,有陌生感才美。

 

    《综艺》:当领导了,现在还有时间泡吧,有时间玩吗?

 

    龙丹妮:现在我最痛苦的就是没有生活。我的工作没有节假日,只能回家看个碟、打游戏。现在泡吧很少去了,根本没时间。不过,我随身带着游戏机有空就打。尤其在飞机上最幸福,因为我会带各种小游戏。回家后也打,有时晚上11点下班,我还打游戏到第二天早上五六点,然后又接着去上班。因为我觉得这是一种释放,在这种工作压力下,你不去释放,你就会生病。我还喜欢唱歌,因为我们公司歌手多,经常和他们一起去唱KTV。

 

 

    采访手记

从丹妮到龙总

 

    几年前她还叫“丹妮”的时候,在湖南会展中心一个狭小昏暗、混乱的工作间里采访过她。彼时被称为镇台之宝的龙丹妮,还是一个留着马尾辫的小姑娘。办公桌上的一台PSP游戏机泄露了她在工作之外的业余生活。她就在这样的“亭子间”里制作出了《名声大震》,也第一次在全国观众面前展示了自己的才华。

 

    几年后的这次采访,是在天娱北京的新家——东三环乐城大厦内的办公室里,迎面可以闻到淡淡的装修气味。舒适的沙发、精致的环境,不像是公司,更像是一家咖啡吧。坐在面前的龙丹妮,剪去了马尾辫,留着假小子一样的短发,不像以前印象中的那位金牌制作人。在这里,人们很少喊她丹妮,都喊她“龙总”。

 

    现在的天娱,主要业务放在长沙和北京,龙丹妮由此开始了两地奔走的生活。“我现在有一多半时间在北京,每天都要见好几拨人。”她掰着手指头向记者数:“这里面有唱片公司、投资人、艺人、媒体……太多了!”

 

    但她并不排斥这样的工作方式,她不断地和各界人士聊天交流。“这就是我的学习方式。通过每一个项目合作,我都可以从对方那里学到很多新东西。好在天娱是个新公司,业务也是新型业务,我有充分的时间去判断去学习。”

 

    一个多小时的东拉西扯,谈工作、谈生活。和以往一样清晰流畅的表达,伴随着爽朗的笑声,但她话语里多了以前没有的“经营”、“融资”。在写这篇报道时,我无法掩饰自己的一点小失望。我曾认为她是中国最好的电视制片人,我曾认为她会在电视上专注地走到极致。可是她并没有走下去。我问了她这样选择的原因,她给了我一个体面的回答,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领悟她话里的含义。

 

  最后,在摄影师给龙丹妮拍照时,我在旁边对她说:“我曾经以为你会像美国CBS的王牌制作人Mark Burnett 一样,做一辈子的电视。”她在镜头前熟练的摆着各种POSE,回过头,耸耸肩淡淡一笑,回答:“人生的事情,有谁知道呢?”

 

 

    以上内容选自《综艺》总第1152009年10月25日 第19期),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