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专访

尤小刚:将“秘史”进行到底

2009-12-28
 

本页内容系搜狐网www.sohu.com转载文章,链接详情可点击:

http://yule.sohu.com/20091230/n269304566.shtml

 

尤小刚:将“秘史”进行到底 

投资亿元的《杨贵妃秘史》拍竣,现进入后期制作,预计春节后登上荧屏

 

■文 /

 

  “我拍过的戏中, 《杨贵妃秘史》的拍摄时间最长。”尤小刚走进办公室,边说边落座,“120天,史无前例,倾注了很多心血。从盛夏拍到严冬,到雨景的最后一场戏时,水龙头喷出来的水掉在地上就变成冰珠子了。”

 

    《杨贵妃秘史》经历4个月的拍摄(86开拍),从一开始大张旗鼓的选角,到126高调杀青,该戏一直倍受媒体关注,意见自然褒贬不一。

 

    近日,在看过片花后,有媒体提出质疑:“《杨贵妃秘史》有点不像古装剧——‘台词太幽默’、‘风味儿太江湖’。”导演尤小刚呵呵一笑:“这部戏里的一个重要人物——杨贵妃的好友谢阿蛮,出身江湖,所以她必然带着浓郁的江湖味道;而李白和唐明皇的对话调侃则很诙谐——所以说整部戏的格调很幽默、很‘江湖’,这也没什么错嘛。”

 

    幽默的“杨贵妃”

    “为什么宫廷里就不能幽默?拍‘杨贵妃’,也可以很幽默。”

 

    《杨贵妃秘史》在尤小刚的计划表中已存在了五年,剧本写成已有三年。

 

    尤小刚认为,杨贵妃所处的唐朝,其社会的多元化和今天多有相似,选择这样一个阶段拍摄这样一位历史人物,有独特意义。“这部戏丰富在于,有很多文化艺术方面的故事——比如唐玄宗本身就是一个艺术家,再比如杨贵妃和第一舞娘谢阿蛮的舞蹈, 唐朝是舞蹈集大成的时代……唐朝文化极为璀璨。” 在这部戏中, 故事从杨贵妃的成长背景出发, 展现其从一个天真、纯朴的女孩一步步走向贵妃之路的艰辛历程,进而还原杨贵妃传奇而又悲剧性的一生。尤小刚表示,《杨贵妃秘史》试图通过唐代这样一个大环境来审视一个女人的命运,“面对惊心动魄、你死我活的后宫争斗,一个女人没有任何党援,没有使用任何阴谋诡计而成为后宫之主,在历史上只有杨贵妃一人。”

 

    部分评论认为这部戏中的李隆基过于搞笑,尤小刚表示:“我认为黄秋生演得很不错,他把李隆基这个人物演得有情有义,有张有弛,既有庄重的一面,又有诙谐的一面——他的戏不用我来评价,有400多部影片的经验了,大家应该相信他。我们这个民族很歧视幽默,也很缺少幽默,为什么宫廷里就不能幽默?拍‘杨贵妃’,也可以很幽默。”

 

    尤小刚透露, 这部剧将采用“杨贵妃死在日本”作为结局。“其实关于杨贵妃到底有没有死在马嵬坡,史上有不少争论,但我们采信她最终老死在日本的结局。因此在剧中,既有杨贵妃受到日本女天皇接见的戏份,也有杨贵妃好友谢阿蛮代替她回国探望老年玄宗的场景。”

 

    “杨贵妃”这种大众耳熟能详的题材,如何才能拍出“新意”?尤小刚给出了一个麽棱两可的答案:“不同的导演不同的艺术家有不同的风格追求,这种风格就是独特的。”

 

  尤小刚又是怎样一种风格,还要从他的“秘史”系列说起。

 

“正剧”和“秘史”

    其实没有所谓的‘ 历史正剧’,正剧只是为了区别于戏说剧而衍生出的名谓。”

 

    从《孝庄秘史》(秘史系列第一部)到目前完成的《杨贵妃秘史》,尤小刚的“秘史系列”足足拍了6部,且未来还会继续进行。因此有人说,尤小刚是个“秘史专业户”。

 

    然而,这个“秘史专业户”并不是尤小刚一开始就想当的。

 

    《孝庄秘史》源于一次偶然。台湾演员刘德凯在1997年就组织好了《孝庄秘史》的剧本。2000年,刘德凯出演尤小刚的《欲望》一剧。一次拍摄空档,刘告诉尤小刚,他有一个关于清朝宫廷的剧本,一直没拍成。尤小刚随口说道:“没关系,你拍吧,我的公司支持你。”当时的尤小刚只是想帮朋友的忙,并没想真正插手拍摄,而且此后刘德凯没再提起这档子事,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直到2002年春节,刘德凯再一次与尤小刚合作,拍摄《欲望》续集。此时的刘德凯还未为他的“清宫剧本”找到“主儿”,但他还在坚持寻找着。尤小刚觉得刘德凯有点“太执着”,同时也好奇什么剧本让刘德凯这么坚持,于是就跟他说:“你把本子给我看看吧。我要是觉得行, 就出钱拍。” 看过剧本,尤小刚觉得故事还不错,但立意和对白都太“琼瑶”了,作者对剧本与历史的连接处理,不够谨慎也不真实。“我不喜欢原剧本的言情调调,拍起来没意思。历史剧,要体现出现代人的历史精神,要把现代人对历史的理解和认识渗透到剧中去。我们一起讨论了很久,我告诉他,剧本需要改改。”

 

  经过协商,原作者(杨海薇)同意对剧本改动。随后,该剧获得投资2000多万元,由刘德凯与尤小刚共同执导,于2003年拍竣。

 

    在《孝庄秘史》的拍摄过程中,尤小刚渐渐觉得可以拍一个前清的“秘史”系列。“我不想拍晚清,晚清很屈辱,前清虽然不可避免地带有封建皇权的嗜血成性,但也算是民族的一个上升时期。”而后,尤小刚接连拍了三部“秘史”,即:《皇太子秘史》《太祖秘史》《康朝秘史》,并投入400多万元拍摄了24集的《前清秘史》(戏剧情景再现的纪录片),从而逐渐形成了尤小刚式的“秘史系列”概念。

 

    尤小刚认为,他的“秘史”,符合历史大事件和人物的基本历史定位。“历史剧不是纪录片。我所谓的这个‘符合’不是再现历史事件,而是再现历史事件的人,以他们的行为逻辑体现他们的心路历程与情感变化,这才是真正的戏剧。其实没有所谓的‘历史正剧’,正剧只是为了区别于戏说剧而衍生出的名谓。历史剧80%的内容情节都要依靠编纂,如果全是真实镜头,那就是纪录片了。另外很多人都说‘我们是历史正剧,我们要再现历史’,这怎么可能?历史是我们都没有亲眼见到的过去式,要怎么再现?”

 

导演和演员

“作为导演,要在任何一个时刻,有演员问到你时,都能以最简短、最明确的方式告诉他这段戏该怎么表现。”

 

    尽管不是拍“纪录片”,在《杨贵妃秘史》中,尤小刚还是试图尽可能呈现大唐盛世时期的每一个细节。

 

    他坦言,由于“杨贵妃”中涉及大量表现盛唐文化的部分,因此拍摄难度很大,“以前的秘史拍摄的大多是宫廷斗争,比较容易,但是‘杨贵妃’中要展现李白的诗歌、唐玄宗的音乐、杨贵妃的舞蹈——这些怎样处理才够好看,够真实?而且把这些文化内涵拍出来也很难。特别还要给演员讲戏,加深他们对这部戏,对那个时代的理解。”

 

    尤小刚从1981年开始拍电视剧,他对自己讲戏的功力一直引以为傲,“作为导演,要在任何一个时刻,有演员问到你时,都能以最简短、最明确的方式告诉他这段戏该怎么表现,这样你的演员才能心里有底,才能好好演你给他们安排的戏。当然,有的演员讲半天他也不懂,那就得演给他们看。我自认为我的表达和表现能力还是不错的。”

 

    例如《杨贵妃秘史》中“唐明皇隔海思念杨贵妃”的一场戏。黄秋生饰演的李隆基,已双目失明,站在大殿上,他面朝东方,思念着已经到达日本的杨玉环。“原来的剧本处理得很复杂,我给改简单了。”尤小刚说,他认为这个时候剧情太复杂会影响节奏,影响演员的情感张力。当时,尤小刚把这场戏安排给执行导演拍摄,处理完其他事务后,他悄悄进到棚里。“黄秋生站在二楼一眼就看见我了,边说‘我的救星来了’,边奔下来,说:”给我点感觉,这场戏该怎么拍‘。我说:“你这场戏,眼睛看不见,但心里全看见了,你们再也见不到面,过往所有的影像在你的心里都显得特别清晰。’黄秋生听完,眼泪‘哗’地下来了,喊一句‘行了!’,转身回去投入拍摄。这一场他演得非常棒,没有说一句话,但人物的感情全写在脸上了。”执行导演一声“过”,尤小刚带头鼓起掌来,全摄制组随之掌声雷动。“演员能把导演安排的戏表达得淋漓尽致,一定要给他掌声。创作的激情让人感到幸福,遇见好演员也是导演的福气。”

 

  如今,《杨贵妃秘史》的拍摄已经结束。“激情和兴奋劲儿过去了,才觉得累,累极了,特想好好休息。但我休息一下就出问题。昨天晚上审片到凌晨3点才睡。”《杨贵妃秘史》的后期制作还将持续一个多月,春节之后方能与观众见面。“这部戏拍出来是60多集的量,肯定要剪掉10多集,最后将以40多集的面貌呈现给观众。”

 

 

对话尤小刚

电视剧的量很大,但大部分缺少审美价值

 

■文 /

 

   

  《综艺》:《杨贵妃秘史》的投资是多少?

 

    尤小刚:大概1亿多元,接近200万元一集。这是我拍电视剧以来投资最大的一部,仅服装造型的投入就达到了几百万元,演员片酬更是水涨船高,群众演员也特别多,张建民(《十面埋伏》舞蹈编导)的舞蹈队跟着我们全程拍摄……1000人的场面一天就得30多万元。其中还有70人的制景队,足足做了4个月。

 

    《综艺》:演员片酬水涨船高得厉害?

 

    尤小刚:这是电视台给抬起来的。孙红雷火了,电视台就一个劲说:“我们就要孙红雷”。如果是孙红雷的片子,电视台都表示价格高一点也无妨。总开会,说希望制作商联合控制演员价格——这哪是我们控制得了的。我们压价人家就不演了,他们又不愁没电视剧演。

 

    《综艺》:这么大的投资,《杨贵妃秘史》现在的市场反映如何?

 

    尤小刚:和各台都在谈,市场情况不太好,因为这几年市场上积压的电视剧不少,彼此占用空间。对于卫视来说,2010年大致的计划都排好了,除了政策性的影响,卫视的电视剧排期表调整的余地只有15%,比如有好作品出来,会把其他的剧往后推一推。不过电视剧不存在他们都说的“太贵”问题,现在电视台的收益已经到十几个亿了,但其购片费用之于收入的占比并没有增大,反而有减少。电视台在利用播出平台进行垄断,制播分离这么多年,把文化创意产业做大不是把电视台自制节目做大,而是要促进社会制作产业的发展。

 

    《综艺》:你觉得现在观众喜欢看什么类型的电视剧?

 

    尤小刚:现在观众有两方面需求,一是纯粹娱乐,二是精神诉求。一部批判现实的《蜗居》就出了这么大风波,所以老百姓只好看点好玩的剧热闹热闹就行了,这样,全民审美水平就越来越降低;另外,文艺作品更重要的是宣传人文精神,但不是哗众取宠地批评两句社会现象就是人文精神,而是要体现人类的根本精神,情感的道德基础,对世界的认识基础。现在大部分戏很毛躁,大家都想赚钱,有过多的桥段化,缺乏对生活的监视和把握,谁都不愿意深入生活。现在的状况是电视剧量很大,但大部分没什么审美价值。

 

    《综艺》:那你怎么看近两年电视剧业的发展?

 

    尤小刚:边走边看吧。这个时候,凭良心把自己的事做好就行了。

 

    《综艺》:你认为中国电视剧的编剧水平怎么样?

 

    尤小刚:编剧技巧比较普及,但生活普遍很贫瘠。编剧们缺乏关心社会,关心人文的精神,关心人民币的热情倒是比较高涨。虽然他们很辛苦地在写,但缺少对生活素材的把握,又不甘于寂寞,一味地抓紧时间“编”。优秀的编剧,也有被过度开采的状况,都累的不得了——因为所有的人都攥着钱等着往他们口袋里塞。不过也有少数几位优秀编剧还在关注自己该关注的,老作家还是有良心的,拿着钱弄一些不咸不淡的东西恶心人的事,他们做不出来。

 

    《综艺》:你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尤小刚:要拍下两个“秘史”系列:《四大美女秘史》和《隋唐秘史》(包括《隋朝秘史》《唐太宗秘史》《武则天秘史》《杨贵妃秘史》)。《杨贵妃秘史》是两个秘史系列的启幕和奠基。明年还要拍一部电影,暂定名为《突围》,讲的是三个红军的故事。

 

    《综艺》:为什么突然想拍电影了?

 

    尤小刚:以前没拍电影,不是因为我不会拍。是因为现在电影市场开始复苏了。以前电影没有市场,虽然现在也不赚什么钱,但在往好的趋势发展,而且这次正好遇到一个好本子,所以就决定拍。

 

 

以上内容选自《综艺》总第119期(2009年12月25日第23期),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广告招商| 招聘
综艺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515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