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专访

成龙:告别“一介武夫”

2010-01-12
 

本页内容系搜狐网www.sohu.com转载文章,链接详情可点击:

http://yule.sohu.com/20100114/n269585871.shtml

 

成龙:告别“一介武夫”

 

《大兵小将》成龙酝酿了二十年,“不要做以前那个除了‘打’和好笑,没有剧情的成龙了。”

《大兵小将》将于大年初一零点上画,他的第100部电影《十二生肖》将于20104月投入拍摄

 

■文 /

 

  阔别贺岁档十几年的成龙,携新片《大兵小将》这部集合了功夫、喜剧等多种元素,“倡导和平”的影片,将于大年初一零点与观众见面。

 

    20091229上午,该片在广州举行了官方海报揭幕仪式。仪式现场,1000多位影迷等着和成龙合影,最终众人被分成若干小组,一个组一个组地前去跟“成龙大哥”拍照。

 

    “大哥”是圈内对成龙的一贯称呼,期待跟“大哥”合作的导演和演员数不胜数——成龙每天都能收到数十张不同导演给他的样片影碟,期待能达成合作。

 

    《大兵小将》的导演丁晟,就是“数十位”中的一个。

 

《大兵小将》

“以前这个戏讲了也没用,很难拍。可能我干爸爸也是对的,他要我先把风格保持住,站定市场后再拍自己喜欢的电影……”

 

    2003年,在拍一个广告时,丁晟利用休息时间塞给成龙一张碟,里面是他自编、自导、自拍的一个作品。此后他一直没好意思问成龙有没有看,有时也猜想那张碟可能早被扔进了垃圾桶。

 

    “每天都能收到很多导演拍的样片,无论用多久,我都会把每一张都看完——人家很辛苦的拍了这个东西给我,我一定要用心看。”成龙说丁晟作品里的“豪气”是他所欣赏的。因此在又一次合作中,成龙问丁晟:“我给你讲个故事,只有头没有尾:古代两军打仗,一个兵抓了一个将,他们俩是敌人,这个兵想把将军带回自己的国家去领赏——你能编成个剧本么?”

 

    几个月之后,丁晟写完了剧本,并且对服装之类的小细节都用功地研究了一番。

 

    丁晟的努力让成龙很惊喜。成龙用了一下午听丁晟讲故事,对方一边讲,他一边做笔记。原剧本共有140场戏,讲到第58场,桌子的小闹钟就显示过去了1小时40分钟,成龙赶忙叫停:“你算语速快的,细节还没讲,演起来可能会更慢。这怎么行?“成龙让丁晟把剧本剪成70场,告诉他一场戏该有多长,并给他出了许多关于编故事的点子。”我们每次都犯同样的毛病,当年《新警察故事》拍了两个小时还没拍完,花了那么多钱,七八千万元被丢掉了。我说不要用车轨,他们不听,我就说好,分两部一开二好了——但后来左想右想,觉得这么不用心地敷衍不大好,对不起自己也欺骗了观众。“

 

    说到《大兵小将》,成龙认为这部片子最重要的是“用了心拍”。“用心”是成龙最在意的事儿——无论对戏,对自己还是对他人。

 

    20多年前,成龙就有了《大兵小将》的构思框架,灵感源于奥黛丽。赫本所演的《盲女惊魂记》,成龙很喜欢该片简单的人物结构和演员恰到好处的表现力。“但当时我也只是想了个简单的架构,思考到最后只能拍个30分钟电影或者很无聊的电视剧。而且我干爸爸何冠昌(嘉禾电影公司创始人之一)当时也不让我拍。这个故事经历了许多改动,一开始我是小兵,要找个人来演将军,后来又变成房祖名和姜文演,后来也考虑过其他人……”20多年来,成龙把这个故事讲给许多人听过,比如陈德森、陈可辛、尔冬升、洪金宝……直到遇见“不到黄河不死心”的丁晟,用两个月时间把剧本写好,并与成龙一起将故事逐渐打磨成现在的版本。

 

    《大兵小将》由成龙与王力宏主演,讲了一名士兵俘虏了一名敌军将军,并想将其带回自己的国家领赏。这位将军沿途教会士兵如何谋生,如何自救。经历种种险情和磨难之后,反倒是将军把士兵带回了自己的地盘,并给了士兵金子让他回家。

 

    故事虽简单,但从初有想法到影片拍成历时漫长。想到这里,成龙颇为伤感地说道:“以前这个戏讲了也没用,很难拍。可能我干爸爸也是对的,他要我先把风格保持住,站定市场后再拍自己喜欢的电影。《大兵小将》是我的梦想,可惜他当初没有给我机会。现在可以拍了,我年纪也大了,‘小兵’都变成‘大兵’了。”

 

    如成龙所说,上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1975年,香港新天地公司成立,签约成龙,安排他拍一两部片子,但票房惨淡。直到1976年,吴思远的《蛇形刁手》和《醉拳》两部功夫喜剧,才让成龙逐渐找到个人风格),他所出演创作的片子都有特定的风格和路线——在影片中不能谈恋爱,不能死,除了打戏,还是打戏。“那时功夫明星‘一哥’是李小龙,于是我就和武术指导袁和平商量,我不要那么严肃,要活泼一点、好玩一点、搞笑一点,要和李小龙区分开来。李小龙打斗时爱喊‘哈!’,那我就喊‘呵!’”

 

好莱坞的苦日子

“信心被打到谷底了。我的片酬是4 8 0万港币,自己觉得很棒了,但当时好莱坞的明星是500万美金的片酬,化妆车比我的家都大。他们认为我没有李小龙酷,埋怨我打了86拳人家还站在那。”

 

    《醉拳》走红后,多家影业公司向成龙发出加盟邀请,最终嘉禾公司胜出。成龙在嘉禾的第一部作品《师弟出马》,获得成功。接着嘉禾安排他到好莱坞拍《杀手壕》(1980年),《炮弹飞车12》(1980年,1983年)以及《威龙猛探》(1985年)。

 

    回忆初期在好莱坞的日子,成龙说:“不成功,那是一段苦日子。”

 

    上世纪八十年代,敞着外套,戴着太阳镜的成龙出现在好莱坞时,没有人认识他。“我那时在香港已经很有名了,蒙着脸都能被认出来,我觉得自己要做大明星,做super……去好莱坞呢,把太阳镜摘下来都没人认识我,人家问我‘What is your name?’,‘jackie chan’。‘’jackie……what?‘“成龙做了个夸张又无奈的表情,”信心被打到谷底了。我的片酬是480万港币,自己觉得很棒了,但当时好莱坞的明星是500万美金的片酬,化妆车比我的家都大。他们认为我没有李小龙酷,埋怨我打了86拳人家还站在那。我想还是算了,我英文讲得也不好,所以拍了两部片子就回去了。“

 

    不过,现在回望过去,成龙仍很感谢那段时光,“在好莱坞的初期,我的信心被全部打掉,不得不去重新做人,让我知道了自己是谁。”

 

    首次进军国际的《炮弹飞车》票房失利,相隔多年后,1994年拍摄的《红番区》才真正令成龙打入国际市场。该片在美国上映时创下高票房纪录,第一周就成为票房冠军,最后共获得8000万人民币的票房。进而,成龙接下第一部完全好莱坞制作电影《尖峰时刻》(rush hour,香港译为《火拼时速》),亦获得极高票房,终而奠定了成龙今日的国际巨星地位。

 

    但成龙并不喜欢《尖峰时刻》,香港观众也不喜欢。

 

    “这部片子只是让我在美国市场站住了。但我在里面说的英语实在太蹩脚了,我根本就听不懂克里斯。塔克的对白!”

 

    一本叫《香港电影》的书里说:“成龙的喜剧风格的确很合美国观众胃口, 但是他进军好莱坞的那些影片在香港本土却不太吃香。香港人更喜欢看到他‘纯粹的功夫片’,就像他早期的影片一样。那些电影给人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

 

“有剧情”的成龙

“我要让他们知道我不是一介武夫。不要做以前那个除了‘打’和好笑,没有剧情的成龙了。”

 

    虽然彼时在好莱坞获得认同,但讲到成龙,仍有人会嗤之以鼻:“jackie chan?那是一介武夫,只会拍动作片。”

 

    对于“一介武夫”这个评价,成龙很愤慨。他抖抖自己身上的外套——那是一件牛仔上衣,前面印着一个“善”字,后面印着一个 “爱”字。“我要让他们知道我不是一介武夫。不要做以前那个除了‘打’和好笑,没有剧情的成龙了。我早就开始思考《蛇形刁手》有什么教育意义。”

 

    成龙从1985年拍摄《警察故事》便开始有了变化。到了1989年,其自导自演的动作喜剧片《奇迹》,相较其过往影片风格大变。该片改编自西片《一日贵妇》,当年宣称制作费逾6000万元,足足花九个月才完成,在当时创下了港产片制作的纪录。影片曾获1989年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演员、最佳剪接、最佳艺术指导奖提名。

 

    全片制作豪华,娱乐素材丰富,云集了成龙、梅艳芳、归亚蕾、倪震、张学友、草蜢、元彪、倪匡、钟镇涛、吕良伟等一大批知名演员。在成龙的诸多电影里,该片文武兼备,打斗动作与戏剧情节平衡发展,是成龙主演的动作片中特别重视温情和歌舞表演的一部作品,被称为一部“合家欢标准电影”。

 

    随着眼界的放开,成龙慢慢改变着自己的“调调”。

 

    “以前觉得自己会飞,后来看到香港很多明星‘飞’起来,膨胀了。我会想:恩,你们飞吧,会有落地的一天。”谈起自己多年来的变化,成龙的思路就像做期末总结的学生一样认真:“我不是一个有学问的人,如果我读过书,受了教育,就不会拍《醉拳》《蛇形刁手》这些东西。影片不是看个热闹,也要给人以教育与正确的人生态度。我很喜欢张艺谋——以前很多内地导演的作品可能没有香港导演的卖座,但很有深度。虽然他们拍不出来《警察故事》,但他们可以拍出《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挂》。当我自己经历了这么多,学到那么多后,我开始拍《醉拳2》等温情点的片子,用以告诫大家不要打架,不要伤害别人,犯错要改,我自己也要从一个坏人变成一个好人……”

 

    成龙表示,接下来还会继续拍关于道德,爱,以及信念的影片。

 

    他的第100部电影《十二生肖》将于20104月投入拍摄,主题是寻找失踪国宝,故事灵感来自于圆明园兽首的拍卖。在《十二生肖》中:成龙扮演的杰克为领取国际文物贩子劳伦斯开出的巨额奖金,四处寻找“圆明园”十二生肖中失散的最后四个兽首。在寻宝过程中,他被中国文物专家关教授及其女儿的爱国情怀所感动,一向惜金如命的杰克在最后关头放弃了金钱,转而帮助他们全力挽救国宝,最终将寻回的兽首归还中国。成龙认为,这个故事将打动全球华人观众的心。

 

对话成龙

明星是一瞬间,演员才能Forever

 

■文 /

 

   《综艺》:第一次与内地导演丁晟合作,感受如何?

 

    成龙:丁晟是个很用心、很聪明的导演。记得以前拍一个片子,有一个走廊的戏,演员需要反复走,走廊上挂着一幅画——其实把画换来换去就可以了,但有些导演就很笨,他选择换机位,这很浪费时间。还有的导演拍一条,就回头问别人,“good?”我快被他们气死。要知道,导演不是只会喊一个“开始”和“过”就可以的。

 

    《综艺》:你在项目和合作者的选择上有着怎样的考虑?

 

    成龙:一开始没有仔细考虑,后来曾有一段时光尝试改变时(考虑过)。当年《霸王别姬》本来我是要拍的,出演张丰毅的角色。我那时想做一个全面的演员,因为我不知道还能打多少年,想要转型。都讲好了,但我干爸爸何冠昌不让我去,他说不可以,成龙在电影里都是不能死,不能谈恋爱的。不过后来慢慢可以自己选择拍喜欢的东西。幸运的是任何项目我都容易找到投资,因此我现在拍电影不是为市场而拍,而是为自己拍的。

 

    《综艺》:但你的片子很跟随市场。

 

    成龙:或许吧,我现在只拍我自己喜欢的。比如反战的《大兵小将》和讲“国宝回归”的《十二生肖》。美国不会给我两个亿去拍一个爱情片,美国的片子不是我想拍的,是市场的需要,要占有美国市场,就必须要顺应他们的规则。回国我就可以拍自己喜欢的了——不过是我自己找的题材,可能别人不会关心吧?

 

    《综艺》:在内地开始追求商业化电影的时候,你怎么反而不想契合市场?

 

    成龙:内地现在这样很好啊,从不开放到慢慢开放,给我们很大的空间拍东西。我很怕(内地)一个不留神走回香港的路,不过我想内地应该不会。那时候香港,黄飞鸿题材受欢迎,一下就拍80部,僵尸片火就拍了1000部——拍到没人看了。我刚开始还想,为什么内地不给拍这个片,不给拍那个片,现在明白了,其实这是对的,如果全放开的话,我们会有100部《色。戒》,而且会越拍越黄。你看跟“叶问”有关的电影,就出来了N部。电影需要政府来管理,至少我希望是这样。如果没有人管理,就会把一个题材拍死。我可以生存到今天,就是坚持寻找不同的题材,大家都拍功夫片的时候我拍《警察故事》,大家都拍警察时,我拍《醉拳2》和《宝贝计划》。

 

    《综艺》:现在你似乎开始注重带新人了?

 

    成龙:没错。我现在做监制,很多人就有机会。导演来见我,给我看剧本,有点不错的,我就说好,可以把我挂名成监制,参与演出也可以,这样他这个片子的成功率起码能达到80%.我以前都只捧女孩子,因为男人之间有竞争啊。但现在我开始捧男生了,跟以前的心态不同了。

 

  今天我被肯定了,所以我不会再跟他们年轻人比,到了该提携后辈的时候了,所以才搞“龙的传人”这样的活动。我想争取明年还搞一次。不过,我让我的徒弟们都在《大兵小将》里学作“死尸”,因为我不要他们做明星,要做演员,做好演员。明星是一瞬间,演员才能Forever

 

  《综艺》:你的理想状态是什么?

 

  成龙:我想做亚洲的罗伯特。德尼罗,把动作、枪战和喜剧结合起来。

 

 

以上内容选自总第120期(2010年01月10日出版第01期),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广告招商| 招聘
综艺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515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