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当小清新遇见浑不吝

2012-1-10

文/师 安

   几乎不约而同,2011年两部事先不被人看好的“小电影”分别在两 岸三地掀起票房狂潮。在内地,《失恋33天》以不足900万元的制作成本 和一干电视剧班底,接连掀翻4部好莱坞大片,收获超过3.5亿元人民币 的票房;那边厢,一部有着冗长片名的《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以下简称《那些年》)先是在不声不响之间火遍台湾,继而攻陷香 港,终将把持香港华语片票房纪录七年之久的《功夫》拉下马来。

   两部小制作的异军突起与诸多大制作的相继失意形成鲜明对比, 不仅宣告着影坛新生力量的升级上位,更显露着市场的风向转变,昭示 着观众的趣味更迭。由此联想2011年影坛逢人就挂在嘴边的“粉丝营 销”“接地气”等时髦用语,究其实质,都可以从影片取材、风格与观 众的关联度方面获得启示。

   《那些年》的独特之处在于小清新遭遇浑不吝。放到台湾青春电影 的序列中做一考量,愈发显现出它对于新世代观众心态的精准拿捏。

   从“先德先贤”年代到新世纪以来不时乍现的几许亮光,青春电影 一直是台湾电影工作者熟悉并擅长的电影类型,也是保持本土电影文化 传承和人才血脉的重要品牌。但在以往,此类影片很少担纲市场主力, 即便清新如《蓝色大门》,最终也落脚于同性恋亚文化族群之上,更多 的作品仍归属于“残酷青春”范畴内,性萌动、友谊的背叛以及对父一 代的质疑,是它们不变的主题。

   在这样的背景板上,《那些年》冷不丁出现了。它一反台湾青春电 影沉郁的调子,以偶像剧般的色泽勾兑着青春期的迷茫和叛逆,基色是 传统到不能再传统的真爱追逐,但丝毫没有哭天抢地的苦情渲染,而是 在真诚的微笑中翘起不羁的嘴角,在戏谑的姿态下包裹内心的纯情,以 不加矫饰的自我坦白,甚至个人恶趣味的自发暴露,撬动每个观众的情 感闸门。毕竟,戏谑和不羁永远比正襟危坐要讨人欢喜。

   对比台湾青春电影的优良传统,内地的青春片几乎可以说先天不 足。翻来覆去也就《阳光灿烂的日子》等不多的影片可以说道,《十七 岁的单车》这样稍有残酷青春意味的作品背后也闪现着台湾影人的身 影,更多所谓的青春片都在校园环境的规范之下成为教育片的变种。

   在《那些年》还未登临内地大银幕的时候,网上的千呼万唤和热烈 追捧较港台更有过之而无不及,显示出内地观众对于青春电影这一类型 的强烈渴求,折射着内地电影的创意和题材瓶颈。《那些年》最终能在 内地电影市场的主阵地走多远,尚不敢轻易预期,但在贴近普通观众需 求、兼顾个性趣味的主流情感表达方面,《那些年》无疑是可资借鉴的 摹本。

   对于青春电影,自怨自艾注定是小众一途,个体与公众情感的巧妙 融通当是要义。借他人的酒杯浇胸中的块垒,是任何电影引发观众共鸣 的不二法门,青春电影更是如此。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广告招商| 招聘
综艺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515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