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

央视春晚:电视舞美升级前沿读本

2012-02-25

文/胡 里

   2012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杨丽萍与 王迪表演舞蹈《雀之恋》。寂静的丛林深 处,静谧的月光下,两只孔雀慢慢靠近,互相吸 引。无可挑剔的舞蹈,唯美空灵的意境,让观众 瞬间进入一个纯洁自然的原始森林,最后一刻, 孔雀开屏,全场惊艳。

   作为萨顶顶的成名作,《万物生》已经在不 同场合多次演绎,2012年央视春晚舞台,同一首 歌,同样的人,因为有了仙境般的背景,波浪起 伏的立体舞台,这首歌又重新散发出了魅力。

   当张明敏站在蜿蜒起伏的长城前再度演唱 《我的中国心》时,你会感觉到春晚三十年间切 切实实发生的巨变。360度全背景的立体动态舞 台、铺满全场的LED大屏幕以及配合完美的海量视 频文件、色彩丰富层次鲜明的舞台灯光,还有3D 版立体春晚给观众带来的视觉震撼,而立之年的 央视春晚舞台将艺术想象与技术变革的融合力量 发挥到了一个新高度。

   “今年春晚舞美的最大变革是电视美术, 不是舞台美术。”央视春晚美术总设计陈岩向 《综艺》表示,央视作为国家媒体,外国人评论 你的制作能力,不会从小品、歌舞中判断,会从 舞台判断,因为它代表了文化和产业的标号,而 LED、视频的大量使用让舞美所承载的信息量大大 增加,电视舞台的多样化时代来临,“我更希望 我的舞台用它自己的语言方式,模块之间的那种 默契,通过计算机编程,能把自己的情感表达出 来。”

会跳舞的舞台

   今年的春晚舞台由原来的半圆形舞台向观众 席延伸,形成了一个大大的T型。地面的L E D立 体模块配合304根升降柱的机械运动,构建出一 个“会跳舞的舞台”,这种设计更有利于3 D电 视的播出。陈岩说:“3D版不仅要求视频3D, 层次运动感等物理性的变化都要考虑,这就要求 舞台必须变化。基于这些考虑,我们做了改变, 但不是颠覆,也不是创新,只是让电视显得更加 成熟。”

   “办一万个展览会都不如办一个春晚影响 力大。”作为央视春晚多年的美术总设计师,陈 岩的这种执拗也影响到了设计方案的实施。在建 模成立后的实施评判阶段,陈岩向合作方表态: “理论上成立就够了,不要告诉我某方案有多 ‘危险’,理论上成立的一定能实施,如果总是 从常规的、理性的、安全的角度考虑,就什么都 做不成。”

   据了解,此次参与央视春晚舞美工作的人 员有几百人,其中负责创意的设计团队有10人左 右,视频团队有十几个人,这些人都是“跟了很 多年春晚,不需要上课的。”在实施阶段则有很 多合作方,比如,舞台搭建选择了中视节点,舞 台机械选择了浙江大丰,LED选择了金立翔,视频 制作有13个合作公司。“春晚是个航空母舰,无 论哪个环节出问题,都会‘走不动’。所有参与 的人都非常职业,各部门都是‘GPS定位’,要极 其准确,这样实施过程中才能非常到位。”陈岩 说。

   对于外界传言央视龙年春晚仅舞美就花费了 1.5亿元,陈岩表示了否定,“哪个单位能批1.5 亿?就是一个舞台机械,是控制系统,还有一些虚拟文件,LED的费用也没有太多,又赶上对一号 厅进行改建,是央视的下属公司在实施,怎么可 能花费那么多?我们今年连广告都没有了,都是 很严肃很简单的事。”况且,不少设施是一次性 投入,比如大丰的舞台机械合同一签就是五年, 春晚之后还可以继续使用,不需要时就埋在地 下,重新搭建的钢架也将长期保留,而LED已经有 部分拆除归还给了金立翔。

舞台搭建 从拆开始

   与往年一样,2012央视春晚仍然是在央视1号 演播大厅举行。2012央视春晚总导演哈文表示,今 年春晚的主题是回家过大年,因此要把一号演播厅 打造成一个“家”,回归到联合晚会的本质。在这 种思路下,一号厅打破了原来观众区、表演区一分 为二的传统设计,把原先的所有设备、装置、座椅 都彻底拆除,舞台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延伸。

   元宵晚会结束后,记者来到正在清理现场的 一号演播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舞台上方的白色 立方体。据北京中视节点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副总 经理侯海峰介绍,这些立方体的规格是1米*1米、 离舞台高14米,每一个立方体都能降到地面,材 质是在钢结构的框架外侧粘上灰白色的布。“这 个区域最初也设想过安装LED,但涉及承重问题, 最后换成了布,布比较轻,可以通过灯光的变化 产生不同效果,另外还有吸音的作用。”

   “除了升降台、LED,这个演播室你能看到的 所有布景都是我们做的。”侯海峰说,今年春晚 他们的工作量比往年都多,从去年9月21日进厂, 到12月21日交付,足足干了三个月,而往年只需 要一个月多一点。今年春晚舞台的改造工程比较 大,拆就用了半个月,置景的难度首先在于高空 作业。“以前的春晚舞台是半圆形,2米以上就算 高空作业了,今年则是14米,算上演播室上方的 结构有18-20米,相当于六层楼高。而且以前的高 空作业是在已有的框架上施工,今年刚开始施工 的时候演播室是一片空地,要搭梁,用吊车,人 也要上去,找到固定点去焊接,带上安全带也害 怕。”与此同时,中视节点还承担了舞台上方200 个升降装置的设计、安装。

   304个升降台的自由运动,配合LED屏视频文 件的多样变化,是构成龙年春晚立体舞台的关键 所在。作为央视龙年春晚舞台整体机械工程的承 建方,浙江大丰实业有限公司从去年9月底接单, 到11月24日交付,中间经历了设计、制作、配件 采购、现场安装的紧张过程。

   “做舞台的车间工人都是三班倒,付出了很多 心血。”浙江大丰实业有限公司项目经理张正理向 《综艺》表示,除了工作周期短,龙年春晚对舞台 的机械运动也提出了更高要求,“原来只是6块大 的升降台,上面铺木板,这次则是铺304个LED立方 体,每个下面都是一个独立的控制单元。”与此同 时,安装之后的调试、保驾任务也很重,“以前只 需要配合导演、程序,今年则是白天与导演、演员 配合,晚上11、12点以后与视频团队配合。”

6600平米的LED

   从全球舞美的发展来看,现在国内电视晚会 L E D使用的比重是最大的。在央视龙年春晚舞台 中,L E D的使用面积达到6600平米,创下历届之 最。舞台整体分为A-H八大屏幕区域,其中B区由 304根立柱组成,每根立柱五个面分别由独立屏幕 构成,共4178块,B区舞台前区从2米升降到最后 一排的5米升降,各个独立单元通过运动产生的立 体空间效果千变万化。

   作为央视舞台显示设备的长期合作伙伴,北 京金立翔艺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为本届央视春晚 提供的L E D显示屏几乎覆盖了整个舞台。其中, 四根龙柱应用了彩幕P10的产品,每一块彩幕单元 之间都做到了无缝拼接,大大提升了视觉的整体 性;地面LED则运用了彩砖与彩幕的结合,坚实且 画面清晰。“为了避免L E D方块在升降时发生碰 撞,又不让演员的高跟鞋卡在接缝中,地面LED的 间隙设计是:舞台上面1公分,下面2公分。”金 立翔董事长兰侠说。

   央视最早使用L E D是在2004年,系统使用则 是在2008年的春晚,从章子怡的《天女散花》、 费玉清的《千里之外》始,有了LED背景的概念。 从2 0 0 9年春晚毛阿敏《天之大》、多媒体舞蹈 《城市变奏曲》起,有了舞台透视关系的概念, 但这时大屏幕的设计还相对传统。2010年的春晚 开始对舞美进行系统化操作,王菲演唱《传奇》 时立体星球的运用是当年舞美设计的一大亮点。 到了2012年春晚,LED的使用已经达到极致,舞台 视效的概念渐渐清晰。

   由于LED本身可以发光,LED的大量使用使得 传统的道具、灯光的数量变得越来越少。“现在 的灯光主要是把演员打得更漂亮,营造场景大体 的气氛,实际上是加白光。现在的舞台空间感设 计越来越强,高清16:9的构图在设计上要求舞台越 来越宽,透视关系越来越好,同时视频的大量使 用也让舞台创作的空间越来越大。”央视春晚图 形设计统筹刘新说。

数字仿真技术

   地面、顶棚、侧面以及舞台背景等等各个角 度的LED显示屏幕,都需要通过大量模型、特效、 后期、动画、渲染工作等最终呈现出高清的舞美 画面,这给制作人员带来了远超往年的海量工 作。刘新说,以往他们做屏幕是增色,今年则是 做“减法”,因为与在电脑屏幕上显示不同,在 呈现上,大屏幕视频需要考虑舞台的远近透视关 系,必须要控制。

   2012年央视春晚剧组一共设计制作了40个视 频呈现文件。一个节目平均4分钟,每个节目的文 件容量至少80G,从创意到制作到数模分析,一 个节目需要耗时一个半月完成,为此央视联合了 13家制作公司共同完成。在后期彩排阶段,经常 是第一天彩排完后连夜修改,然后传输,对数据 进行重新分析、分屏检查,再上传播出,仅是文 件传输就需要四个小时,“有时候那边开始彩排 了,这边文件还传着呢。”

   为充分挖掘舞台机械的表现潜能,央视技 术制作中心与北京理工大学联合组建了舞台数 字仿真小组,所开发的“舞台数字仿真系统” 可以建立时间空间的动态三维仿真模型,并提 出视频分解的解析方案,三维创作人员只要创 作一个视频,就可以通过系统实现素材数据的 重组。

   今年央视春晚在舞台效果还只有概念时, 就利用这一系统对几十种台型创意进行了空间 分析与计算,预演创意的效果,并对各种效果 进行预先评估、校正和选择,不仅为编导创意 提供了很大帮助,还为现场录制的实施提供了 有效保障。“虚拟技术这几年一直在用,但以 前的功能性比较强,真正让其成为艺术创作是 本届春晚。现在春晚舞美更多是I T和T V之间的 融合,传输是I T,播出是V I D E O,文件怎么制 作、区分、传输都要涉及。如果没有央视的平 台,没有春晚的平台,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施 展自己。”刘新说。

   当然,这么多的屏幕、线路、文件也带来 了安全隐患,需要在各方面做好备份。在具体节 目的设计方面,由于春晚的节目方案存在不确定 性,而视频文件的制作通常需要一个半月,为 此,图形团队在获知节目的雏形或者方向后即开 始投入创作。音乐类节目,网上能找小样就先 找,新歌则是先设计一个气氛图,“其实也白做 了很多节目”。

   在视频团队看来,单个节目的难度都不算 大,难的是节目与节目间的衔接,因为要考虑内 容、节奏、舞台调度。“换成L E D,调度是比原 来快了,但要考虑演员能不能下去。假如伴舞人 员多,又是同一个伴舞团队,两个节目接在一起 时,换衣服都没有时间。”刘新说。

   

永远都不要丢失想象——专访2012央视春晚美术总设计、连续15届春晚美术总设计陈岩

   

铁打的技术,流水的导演。陈岩 说,他之所以能连续15年担任 央视春晚美术总设计,不是因为他个 人多么厉害,而是因为春晚的技术是 一步步走过来的,是一个集团军作战 的概念,再来一个人需要重新“爬 楼”,还涉及与团队的磨合问题。 “竞标时我说我不知道今年能做成什 么样,但我知道去年的遗憾在哪儿。 第二我知道什么叫安全播出。”仅凭 这两点,就足以让其胜出。“集体成 长起来的才叫团队,我从带着一群小 伙子到带着一群爸爸,大家一起经历 过大运会、奥运会、国庆60周年、 海外活动??站那儿,首先不乱。”

《综艺》:与其他大型活动相 比,春晚的舞美设计有什么独特之 处?元宵晚会呢?

   陈岩:春晚创作有特殊规律, 按理说应该是先有节目再出舞美,但 春晚的本子一直到最后都在调整,在 这种情况下,你必须要知道春晚的基 本模式。比如说在呈现舞台时,导演 组简要说一下需要的效果就够了。过 节就是过节的氛围,在春晚里,再好 的艺术都要站得住脚,所有的文化、 所有的艺术都大不过春节的传统文 化,因为央视春晚是国家的春晚,艺 术创作是国家行为。元宵晚会就变得 轻松一点了,大家高高兴兴唱唱歌, 也取决于演职人员在不在,时间又 短,舞台设计不用复杂,沿用春晚模 式,就LED的视频文件变一变。

《综艺》:今年春晚舞美最大的 变化是什么?

   陈岩:今年春晚舞美的最大变 革是电视美术,不是舞台美术。改建 后的1号厅拆除了观众座椅,也没有 固定舞台,观演关系得到改变,现在 的演播室更像演播室。过去更像大会 堂,上面演下面看,11个讯道,等 于11杆枪打一个点。今年大家感觉 震撼,是因为舞台形成了交叉火力, 现场有11个机位,上下左右前后都 有,而且镜头基本没有穿帮,这很不 容易。各方面成熟后才能走到这一 步,成熟一是时机的成熟,一是技术 的成熟。春晚的不同在于全是高精尖 的人才、技术。

《综艺》:从设计、执行角度 看,哪个节目难度最大?

   陈岩: 每个节目的设计都不 难,难的是节目和节目之间的衔接。 舞台要急转换,演员的上下场,演员 会不会站在指定位置、会不会紧张忘 词,零点之前是否会临时更换节目等 等,对编程都是挑战。前期我们会有 备选方案,现场我要临时做出判断, 既不希望丢台型,还要在安全期进 行衔接。今年最难的是LED的同时运 动,需要庞大的编程程序。目前国 际上同时被操作的方块最多是60-80 块,今年春晚现场最多有180块L E D 同时动。理论上现场总共304块可以 同时动,但考虑到电力问题,没有全 部同时操作,直播不能冒这个险,而 且不能为了动而动。

《综艺》:就单个节目而言,改 动幅度大么?

   陈岩:特别大的牵一发动全身 的改变不多,都是改几句台词,同一 首歌换一个人唱,或者换一首歌,歌 曲的基本风格不会动。我们会做一些 值班布景,就是主持人后面的背景, 或者2012春节联欢晚会这些北京字 幕以备不时之需。

《综艺》: 《万物生》、 《雀之恋》的设计复杂么? 用了 多长时间?

   陈岩: 《雀之恋》是定制节 目,杨丽萍的动作小样出来后我们开 始设计。这个节目需要一个意境,不 需要太“动”。杨丽萍是很有说服力 的,她每个关节的运动胜过舞台自己 动。这个节目的设计点主要是在最后 的孔雀开屏,开屏的时间、位置、机 位都要非常准确。《万物生》这类舞 美比较“危险”,台型变化多,后边 的台型比例关系与前面不一样,需要 技术数据与舞台机械的完美配合。工 作周期上,从创意到制作,一个节目 通常需要一个半月。

《综艺》:彩排期间曾发现哪 些难题?是如何解决的?

   陈岩: 排练期间出现差错我 都不担心, 设备都有疲劳期, 最 可怕的是没有故障率, 没有故障 才有隐患。央视在做春晚时,程序 系统、技术系统是非常严密的,环 环相扣,是输不起的。春晚不是试 验场,设备等各方面一定是最稳定 的。我们不是发明科技的人,是运 用科技的人,春晚所使用的技术是 最千锤百炼的。春晚舞台我称之是 会跳舞的舞台,其实就是最普通的 升降,速度每秒40多公分,这个速 度离我的要求还很远,但在春晚, 安全播出是头等大事。

《综艺》:今年的舞美已经非 常绚丽,以后还有哪些升级空间?

   陈岩:总有人对我说,天哪, 下一年怎么办,但总有办法的。首先 概念要准,那些东西都是辅助的形 式,有没有LED取决于我们要表达的 信息量,要表达的情感。其实我们所 有团队都有很大保留——春晚最后 拿出的方案一定是播出安全、百姓 欣赏、我们可控的方案。从具体节目 来看也可以做得更好,比如《因为爱 情》这个节目,假如王菲与陈奕迅中 间还有一颗发光树,效果会非常好, 但我发现晚了,我脑子不够用了。也 留点,明年用吧。

《综艺》:如何看待艺术与技 术的关系?内容决定形式还是形式决 定内容?

   陈岩:大家现在讨论技术和艺 术时是分裂的,其实所有的舞台、视 频都是艺术,五千年文化通过技术可 以一秒钟完成,技术在慢慢侵入艺术。今天从全球来看,视觉已经进入第一阵营,成 为电影、电视最重要的表达手段,你承认不承认都 是这样,震撼心灵的不光是故事,《阿凡达》就是 例证。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张艺谋对我说,没有 人会讨论你五千年历史,第二天报纸登的照片就 是中国。传统文化是多年沉淀的,而技术发展日 新月异,央视作为国家媒体,外国人评论你的制 作能力,不会从小品、歌舞中判断,会从舞台判 断,这是代表文化和产业的标号。技术的发展太 迅速了,有些技术在当时觉得不错,过几年都会 觉得可笑。

   在我活着的这个时代一定是技术决定艺 术,但技术不决定艺术创意,技术决定艺术实 施。换句话说,技术的先进让艺术家胆子更大 了,让艺术创意更宽泛,更有想象力。艺术家 看技术和技工看技术是不一样的。现在的技术 更有情怀,舞台也是有主题的,舞台一动就把 情感表现出来了。

《综艺》:在技术不断变化的背后,哪些设 计理念是延承下来的?今年的核心理念是什么?

   陈岩:首先,传统文化不能丢。第二,现场 直播的特性不能丢。第三,无论炒什么菜不能离开 这口锅,就是一号厅。在这个基础上,要改变的 无非是找到一个技术和行为。我希望在空间构成 上,形象是最简单的,简单的就是万能的,一个方 块不新鲜,但一万个方块组合就可以产生不同的效 果。其次考虑的是局部创新,各方面的造型。在效 果上,至少要有一两个节目可以让观众有动力参与 想象、进行评判。

《综艺》:未来舞台艺术的发展趋势,是否 有可能回归简约?

   陈岩:原来只要有台子就是舞美,现在舞美 的概念已经宽泛了,美术总设计涵盖了视频、虚 拟、灯光、服化道等等,要对最后的艺术效果、 美术呈现进行总体设计,细节上有严格的要求。 一台晚会要进行舞台设计、机械设计、机械工程 设计、控制系统、视频创意、视频制作、播放系 统等等很多工作。舞美已经不完全是形式了,视 频出现后,它的信息量会大于舞蹈,能看到太多 美的东西。

   技术是帮不了你的创意忙的, 只能提供 “胸怀”。我从来不想下一步是什么,每年也 都“活”过来了,但永远都不能丢失想象。现 在拥有什么可以盘点,但不能以此进行判断, 不要让既有的东西阻碍你。你选择的概念不 同,整个状态就都会改变。当创意需要新技术 的时候就把它拿出来,不需要帮忙就不要,不 要为了技术而技术。将来的舞台有可能回归简 约,但现在这样做观众饶不了你,你认为是简 约而不简单,但观众会认为不是简单,而是简 陋。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广告招商| 招聘
综艺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51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