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

张杨 这次要“飞越”一把

2012-04-10

“电影本身的质量、口碑固然很重要,但要想获得商业成功,很多时候还要看怎么推广。”

文/朱玉卿 王玉舒

   在这批年龄相仿的导演中,张杨被视为“媒体最容易打交道的导演”。 与两年前《无人驾驶》上映前相比,张杨略显憔悴:“本来现在应该创作新的剧本,但为了配合《飞越老人院》的上映,这半年的计划全部推后了。”

    “又两年过去了,大家都有很大变化,不仅是我,还有整个电影业,包括观众。”谈起电影、市场和观众,张杨都显得比以往更加“淡定”,“没办法,现在导演不能只盯着创作了,毕竟投资方和观众对影片的诉求,与以前都不一样了。”

   一帮老头老太太的故事,仅从题材看,很难对现在的年轻观众有吸引力,投资也要冒很大风险,“但影片其实有很多喜剧元素,整个影调也偏暖色,节奏很欢快。影片表现的内容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我很佩服投资方的勇气,也很珍惜这次机会。影片加入了不少西部公路片的元素,希望给观众的感受既欢快又辽阔,这是一部接地气的影片。”

    “坚持自己,但从不张扬”,这是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黄式宪看完《飞越老人院》后对张杨的评价,也是张杨作品给大多数人的第一印象。“但这次,我想飞越一把。”5月8日,张杨将再次面对观众的检验。

“这么纯粹的故事非我莫属”

   张杨在采访中多次强调,“这是一部表现一群老年人如何面对疾病、死亡,如何寻求更有意义的生活和自我超越的故事。我们都会老去,关心他们,就是关心我们每一个人。如果非要归到某一类型的话,这应该算是一部‘励亲情志’片。”

   通过老人们的生活来表现生命和亲情的温度,对张杨来说并非第一次。

   从《昨天》《洗澡》到《向日葵》,张杨似乎对父子关系这类题材格外关注:“也许是源于自己的成长环境吧,跟家人的沟通并不顺畅,所以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

   以往,老人在张杨影片里并非绝对主角,“这次完全不一样。老人是电影的灵魂,而且不是一个,是一群。”

   张杨透露,早在2 0 0 6年创作《落叶归根》时,《飞越老人院的故事》就有了雏形。那时他与朋友聊故事,聊到一群老人逃出老人院去看大海,看日出。“从那时起,《飞越老人院》就已经在心里开始酝酿。这么纯粹、这么疯狂的故事非我莫属。”电影的名字和主要故事情节也从那时开始成形。不过后来由于制片方和投资方的介入,剧本做了不少调整,“为了增强故事的感染力,加大了亲情和情感的篇幅与力度,减弱了老人们面对自我的因素,包括一些黑色幽默。”张扬话语之中略带一丝遗憾,这使电影朝另一个方向发展,但“整体效果还是很接近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

    有了故事和创作冲动,资金问题接踵而至。

   “现在的投资环境跟十年前不一样,现在的投资者比导演还懂市场,知道什么样的影片能赚钱。”回忆整个融资过程,张杨仍心有余悸,“大家都觉得剧本很好,但都担心这一题材很难让年轻观众接受,对市场回报不乐观。其中的种种曲折坎坷,就不细说了。”

    幸运的是,张杨的执著打动了制片人安晓芬。“我很清楚投资这部影片冒着多大风险。但这个故事实在让我太感动了。我做过《锦衣卫》,也做过《叶问》。但为了我们的父母,为了都要老去的每一个人,我决定说服其他投 资人帮导演完成这部影片。” 这位个头不高,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女制片人最终促成了这部影片的面世。

   在安晓芬的努力下,影片最后由北京紫禁城影业有限责任公司、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麦颂影视投资(上海)有限公司、大盛国际传媒(北京)有限公司、北京市电影学院现代创意传媒学院和青年电影制片厂等共同出资完成。除了许还山、吴天明、斯琴高娃、刘江、田华、仲星火、陶玉玲和管宗祥等老艺术家组成的豪华阵容外,陈坤、徐帆、廖凡、颜丙燕等年轻演员也先后加盟,“对这些老艺术家们来说,这无疑是一次集体谢幕的演出。”

不光得拍,还得卖电影

    张杨直言,对导演来说现在做电影更难了,“已经不再是那个票房多少无所谓,只关注拿奖和追求电影艺术性的年代了。” 张扬对变化有着清晰认识,“票房成了评判一个导演优秀与否的标准之一;观众追求影片的可看性,投资方的投资回收压力也很大。”从1997年上映的《爱情麻辣烫》开始,张扬就尝试适应这种变化。

   虽然近年来电影投资火热,导演们似乎不再像以前那么“缺钱”,但张扬认为现阶段年轻导演并不是投资者的“宠儿”。“投资者都喜欢投那些大导演、大明星、大制作的大片。”另一方面,钱多了,“事也难办了”,“以前投资人看中一个导 演,只要故事有意思就投了,导演只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拍就行。”导演跟投资者之间的合作很轻松,但今天做电影已经完全变成了市场行为,投资者首先要考虑的是市场回报,导演也必须为投资方负责,“关键是观众得买账。”

    张扬认为自己这两年最大的变化是思路改变了。“以前只负责拍电影,现在还得配合卖电影。”尤其是经历过《无人驾驶》票房失意后,张杨对市场越来越有感触,“电影本身的质量、口碑固然很重要,但要想获得商业成功,很多时候还要看怎么推广。”他把“翻身”的希望寄托在《飞越老人院》身上,“电影的营销推广是一门学问。如果找对路子,时间做得足够长,足够饱满,一定会有好的市场回报。”

   除了市场因素,张杨说自己拍摄的影片,一个重要前提是不变的:首先要有能打动自己的剧本。《飞越老人院》中颜丙燕饰演的院长有一句台词:“以我自己来说,父母最多能再活20年。这2 0年,自己每年也就和他们一起五六天,这五六天满打满算待在他们身边20多个小时。想想真是可怕。”

    张杨希望记者把下面这句话放到稿子里:“满打满算几十天。这是我们这代人从现在开始真正待在父母身边的时间。所以才有了这部影片。”

   

对话张杨
本土故事 本土导演拍更纯粹

   《综艺》:你希望《飞越老人院》传递给观众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张杨:人在步入老年后对自我的超越,比如如何面对死亡和疾病,怎么生存,怎么活着,怎么活得让自己高兴。

   《综艺》:片子风格很有西部公路片的感觉。

    张杨:我一直很喜欢公路片。原来做《落叶归根》时就很想尝试,只不过受地理环境的影响——在云南的山区,视野没有那么开阔,没能拍出那种感觉。

    这次机会终于来了。我们选景在内蒙的大草原,视野开阔,色彩绚丽,满眼望不到边的绿色,有日出,有歌声,有成群飞奔的野马,公路上可以飚公交车,完全与影片的“飞越”主题对应起来,很过瘾。

   《综艺》:影片最终,吴天明饰演的老周还是没能看到自己的女儿。

    张杨:电影本身就是遗憾的艺术,正因为遗憾才有回味。我来之前还在剪辑室里试图弥补这个遗憾——刚刚拍完一个微电影,老周的女儿又回到国内找他。这个20分钟的微电影类似《飞越老人院》的前传,会在适当的时间在网上播出。 当然结局依然很遗憾——老周已经走了,我希望这种遗憾能给观众留下某种思考,这种思考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必要的。

   《综艺》:正在热映的《桃姐》似乎也是这种题材。

    张杨:风格上有很大不同。《桃姐》我专门到电影院看了,更多是在讲述一个老人院的故事,更偏向写实,让人绝望。而《飞越老人院》其实不是在讲老人院的故事,而是我们的父母的故事。从一 开始我的思路就比较清晰——不是一个写实主义的老人院的故事,而是讲述一个稍微理想化、比较飞扬的故事,更靠近合家欢的类型。

   《综艺》:是主动适应现在观众的需求?

    张杨:我还把更多精力集中在故事和表演上面,这样在镜头上面的要求就降低了一点——让电影简单点,单纯点。以前,我总想玩点不一样的,新鲜的东西,现在更多是想如何讲好故事和表演。《桃姐》的成功说明观众也在变,整体欣赏口味在提高。一部影片有没有诚意,观众心里明镜似的。

   《综艺》:说到表演,这次与这么多优秀的老艺术家合作,有何感受?

    张杨:最大的感受就是省事、省劲、省心,惟一费心的是他们的身体状况,基本把夜景都放在白天拍,因为他们不能熬夜,不能让他们太累。

   这些老艺术家们从不提任何过分的要求,不用为他们去调档期,从开拍一直到拍摄结束,都一直在组里。让人很踏实。

   比如饰演老周的吴天明,他是著名导演,曾经成就了整个第五代导演。这是他第一次出镜,与他合作很顺畅,他总是最能体会导演想要的效果,能准确表达出你想要的状态。你让他夸张点,他能做到,让他收敛一点,他也能做到。

   《综艺》:你如何看最近你们五位“青年导演”执导的影片同期上映的局面?

    张杨:这挺好的。第一,说明大家都有作品出来,值得高兴;第二,这个档期相对贺岁档等成熟档期竞争不那么激烈,可以避开特别强势的商业大片,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但与其他影片相比,《飞越老人院》的风格比较独特。《杀生》《黄金大劫案》和《匹夫》都是喜剧,偏黑色幽默,属于“重口味”影片。王小帅的《我1 1》,比较写实,比较冷静。而《飞越老人院》很温情,很温馨,很励志。五部不同题材类型的影片同时上映,观众的选择空间更大,毕竟我们现在已经有近1万块银幕了。

   《综艺》:你觉得你自己现在与之前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张杨:以前,导演能做的事就是把电影拍好,现在环境变了,导演可能从一开始就要想着宣传的事。按说这应该和导演没多大关系,但现在好像不考虑不行了。以前可以不考虑,因为以前没有人把票房作为评判一个导演的标准,尤其是七八年前。那时主要考虑的是电影的口碑和艺术性,比如能否在电影节上获奖等。但今天好像这些东西没了,评判一个导演的标准都市场化了,影片有市场有票房,这个导演就牛了;票房不好,这个导演就被认为不行了。

   大家都在变,但我的变化没那么大。我的电影从一开始就是面向大众的。只不过现在把这些东西更加凸显而已。最大的变化还是思路上的变化。现在的中国导演与10年前已经不一样了,大家不再是为电影节拍电影,而是在为中国的市场,中国的观众拍电影。

   国内电影大环境也在变,创作者们必须自我调整。特别是香港导演集体北上,对国内年轻导演而言其实也是一种激发。但是电影一定是本土导演更有优势——本土故事,本土导演拍出来会更纯粹一点。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广告招商| 招聘
综艺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515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