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

“青年帮”背后的市场推力

2012-04-10

文/李 璇

   时代变化太快。

   “七八年前,我们考虑的都是影片的口碑和艺术性,还有能否在电影节获奖。现在,导演不仅要考虑市场、观众、票房,还要参与影片宣传。”张杨的话,很好地概括了“青年导演”最近几年的变化。

   “现在国内的市场很大,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特别是从去年开始,《观音山》《最爱》的成功,让我们这批人重新看到了希望。”王小帅对未来显得很有信心。

   于是,这批曾因为在国内找不到资金,一度走上独立制片道路的“青年导演”,最近纷纷“回归”。

青年“回归”

   “回归”不仅体现在从关注海外电影节到关注国内电影观众的回归,还有影片从类型到风格的“回归”。也有从其他行业重新转到电影领域的回归,比如管虎,就把主要精力从电视剧重新转向电影。

   谈及以往,他们中的不少人都表示,当时也是“迫不得已”——那时候的国内电影业并不被国内投资人看好,独立制片的大部分资金来源于海外,特别是欧洲,包括专门针对发展中国家的法国南方电影基金等。另外港台和大陆的一些民间资本也有介入。“电影资金来源直接影响着导演的创作方向和影片的最终呈现方式,比如面对一些希望获得奖项的投资人,导演就要考虑电影节评委的口味,以期赢得奖项并拿到下一部电影的资金支持。”有业内人士分析说。

   当然,这些导演的电影创作也与他们的个人经历和学习背景相关。学院派的教育背景,让他们的一些影片,在取材和风格上远离普通观众口味,很难在国内市场上获得“知音”。珠江影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赵军就认为,当时这批年轻导演不约而同转向国外奖项,实际上是在模仿以张艺谋、陈凯歌为首的第五代导演“出口转内销”的老路。“但时代变化了,现在连国外的电影人都把目光转向了中国电影市场。”

资本驱动

   内地市场容量的爆发、大量资金的涌入使得青年导演获得了更多机会。“其实现在电影业各环节都缺人,演员、编剧、美工、剪辑、影院经营人员等都很缺,只不过演员和导演更受人关注一些。” 电影《匹夫》投资方、光线影业副总裁徐林表示。

   资金充足、市场容量的扩张需要更多导演加入电影创作队伍,同时也需要更加多元化的电影产品。“前几年,香港电影人在国内一直占据着比较主流的位置。但从近两年看,国内观众对‘港式风格’的电影已经产生了审美疲劳。电影投资人一定要寻找新 的突破口以应对这种颓势。大家不约而同地想到了本土的青年导演,因为他们更加了解国内观众,也更加‘接地气’。”《飞越老人院》投资方之一、大盛国际传媒总裁安晓芬表示。

   徐林对此表示认同,“特别是去年的《失恋33天》,让我们看到了本土青年导演对于本土观众的把控能力。”王小帅也认为:“这毕竟是在大陆,大陆导演的历史文化渊源和人际关系都和普通观众更加接近。这一点在电视剧方面已经显现出来了,前几 年各电视台都在播香港电视剧,现在则很少见。”《杀生》投资方、星美传媒集团董事长覃宏与上述多位导演都合作过,他分析说:“去年的《观音山》和《最爱》,今年的《桃姐》以及我们发行的《晚秋》,票房成绩都不错。这说明随着电影市场容量的扩张和观众对电影产品的多元化需求,此类电影在国内具有了一定发展空间。”

   除了电影市场内需增加,好莱坞大片的步步紧逼也是国内投资人抓紧培养本土导演的动力之一。

   徐林表示,此次五位本土青年导演的集体发力,客观上也给了好莱坞大片一个有力阻击。“这几部影片,前有《超级战舰》和3D版的《泰坦尼克号》,后有《复仇者联盟》和《黑影》,如果一部国产片单枪匹马作战可能会一败涂地。但五位青年导演执导的影片同期上映,恰好能够引发社会话题,引起观众的注意”。

   但正如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赵海城所说,这一策略能否成功,“现在谁都说不准,还要等待市场检验。”

   细查这些“青年导演”背后的资金支持情况,与10年前相比,他们中的大多现在都获得了专业电影公司的信任。在张杨、宁浩、管虎、杨树鹏、王小帅的五部新片的出品方中,能频频看到中影、上影、星美、光线和大盛国际传媒等业界比较活跃的制片公司的身影。

   “一个专业的电影企业,发展需要多元化,不仅需要商业类型片,也需要培养年轻导演,尽管这比较冒险。”接连投资了杨树鹏的《唐朝兄弟》、王小帅的《青红》、张杨的《无人驾驶》与管虎的《我11》的覃宏如是说。徐林也表示,光线影业大力支持青年导演是为了储备新生力量。“目前有票房号召力的知名导演数量是有限。光线作为电影界的新军,需要培育属于自己的新生导演力量。”这从光线影业下半年的制片计划中便可见一斑——7部电影中有6部均由本土青年导演执导。

   如此看来,“张杨们”一方面肩负着在港片式微、好莱坞大片进一步侵袭之际振兴国产电影的重任,另一方面也与本土电影企业的发展战略不谋而合。但不容回避的是,投资“青年导演”的影片,风险还是不小。

   “我们会尽量在实际的操作中降低风险。”徐林对记者表示,“主要是和青年导演多交流,将投资人的市场理念与导演多沟通,在影片的制作阶段便以市场需求和观众口味为导向。”管虎之前与光线的合作便经过了此种磨合,张杨在执导《飞越老人院》的过程中也在投资方的意见下经过了很多修改。“如果影片的商业元素不够突出,或者类型特征不明显,就需要专业的电影公司在营销上加以补足。我们去年发行的《最爱》和眼下发行的《晚秋》就是两个很好的例子。”覃宏补充说。

   此外,海外市场也在投资者考虑之内。据安晓芬介绍,此次张杨的《飞越老人院》大概能从海外市场回收100万-200万美元,“基本收回一半的投资。”而且对海外市场比较熟悉的导演,也可以在海外的电影节或者电影基金那里拿到部分资金支持。

   对于投资方来讲,青年导演的另一个优点是不计片酬。“现在的年轻导演,相较报酬方面的考虑,他们更多还是希望能够获得一个拍片机会。”徐林介绍说。此外像张杨、管虎这样的导演在投资者口中被形容为“不差钱”,“他们已经有了一定经济基础,现在只是想拍自己喜欢的电影,报酬还在其次。”这种 “性价比”,对于投资人也算是承担风险的一种补偿。

   国内目前被视为“青年导演”的众多导演中, 有些已经适应了商业化操作, 并如鱼得水,乐在其中,比如宁浩、金依萌、李蔚然、陆川和徐静蕾等。其他一部分则在不断尝试和调整,希望能够将自己的艺术风格融入类型影 片中,比如管虎、杨树鹏和张杨。还有一些,依然在坚守。

   “无论外界怎么说,没有不希望自己的电影被观众看到的导演。对我们来说,让自己拍摄的电影进入国内主流院线,与更多观众见面是第一诉求,只不过各自的招不一样而已。”即便“个人风格”比较突出的王小帅,也一再向记者强调, 这么多年,我其实从未离开过。”

   

青年导演应多关注现实题材
赵海城 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在经历过成功和失败后,这批青年导演有了一定积淀,对选择什么样的题材、把握什么样的内容、用哪些东西去和当下观众的观影需求呼应,肯定都有考虑。我期待这些导演的电影成为当前内地电影的中坚力量。从制片人的角度讲,选择什么样 的项目和导演、用多大成本规模去拍电影,也与此相关。

   到目前为止,青年导演执导的电影,还没有以单一类型取胜的。

   比如一些惊悚片,有相应的投资公司和导演去拍,也有相对较好的票房,但品质、效果参差不齐。这说明影片并未具备获得观众认可或好口碑的基础。

   青年导演的创作应该贴近现实生活,应该有情感的支撑和表达,当然还应该有一份真诚。内容选取上的真实和情感表达上的真诚,是青年导演作品被观众接受的一个重要前提,这也是进入信息碎片式传播的时代后,电影作品能否打动观众的关键。中影股份参与投资的《飞越老人院》,导演张杨没有启用所谓的大牌明星,也没有强调类型,而是主打现实生活题材的创作。

   4-5月份市场上涌现出多部青年导演的作品,一方面是由影片投产决策的过程和创作周期决定的,可能这让几部影片进入市场的档期重合了;另一方面,也跟市场不断完善有关,越来越多的影片可以进入影院。当然,选择在这样的档期上映这几部影片,也跟去年整个市场带给投资人、制片人、导演等不少正面启发和反面教训有关。市场是多元的,尤其体现在观众的需求和评价上,某一档期影片集中,形成一个互为呼应、拉扯的局面,某种意义上,这也是应对市场需求的一种对策。

   我相信,贴近现实生活的题材将越来越受到制片人和导演的青睐。青年导演的创作,应更多面向现实生活,用真诚传达真情,通过人物塑造和故事讲述打动观众。更重要的是,注重电影化表达而不是个人化表达,更能激发大众共鸣,要运用电影叙 事、要带有电影品质。只有这样的创作,观众才会“买账”,青年导演才能迅速成为中坚力量。

   现实题材分两个方面,一方是故事立足于现实生活,一是导演选择类型可能是年代戏、科幻甚至动画,但传达的情感是和现实贴近的。从这个角度来讲,我希望弱化电影的商业性和艺术性的分界。

“第六代”错过了一整个时代
赵军 珠江影业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这些“第六代”导演是否真的向商业片转型还要等看过他们的影片。本来在“第五代”式微的时候第六代应该趁势而起,就好像第五代在第四代如日中天的时候敢于横空出世一样,但是“第六代”没有抓住这个机会,反而将其让给了很多北上的香港导演。可以说21世纪的头十年,是香港导演在内地不断探索发展、以致达到巅峰的十年。但是这十年中我们的“第六代”干吗去了?所以我有一个观点是“第六代错过了一整个时代”。至于现在能不能“回来”,他们能不能被市场接受,就要看这一批作品如何了。

   “ 第六代” 导演错过了“ 时代”有很多原因。1992年小平同志南巡之后,整个社会向着市场方向转型。“第六代”导演没有踩准时代脉搏,他们集体无意识地在“第五代”海外获奖的成就面前“邯郸学步”。而这个时候,由于中国迅速完成了市场经济转型,内部社会能量迅速膨 胀、增长、爆发,带来了物质条件全面提升,对文化的自信也重新回归。中国在逐渐摆脱西方文化的影响,有了自己的声音、自己的文化、自己的价值观。而这个时候,“第六代”还在国外一个个电影节上“跑”。当你在追逐外国文化“皇冠”的时候,中国人民对它已经不稀罕了,因为随着物质生活条件的不断提高,我们的文化自信心也起来了。我们可以看到第六代导演所拍的在外国获奖的影片,离国内真正的文化生活,比如口口相传的段子、短信、微博,已经很远很远了。

   现在,“第六代”可能觉得应该回归了,他们不能错过了一个时代,又错过一个时代。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讲,我们的生活应该是多元化的,所以这些导演即使一直坚持自己的艺术路线,也无可厚非。而且现在很多后起之秀能够比较成熟地把控商业电影,比如徐静蕾、李蔚然、张一白、陆川,所以我们不需要勉强这些“第六代”导演一定要回归大众,一定要拍商业电影。即使导演出现了断层,即使现在还没有出现下一个张艺谋和陈凯歌,这也和“第六代”导演是否回归没有多少关系。

   我觉得像王小帅、娄烨这些导演想要回归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因为他们的艺术思维已经定型,就好像非要让一个写诗歌的人去写通俗小说,他不一定能写得出来。所以没有必要去勉强他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算了。

   在电影数字化之后,信息拥有了一个空前发达的传播系统,它使美国电影越来越所向披靡。其实并不是美国电影有多强,而是它到达终端实在太方便。这对现阶段中国文化的发展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需要中青年导演尽快成长。作为中国电影人,能够做的就是发现和培养中青年导演,希望能够看到一拨30-50岁的导演、监制,和我们共同去挖掘一批优秀的题材。但关键是这些导演要有能够说服别人投资的能力,这就要靠业绩、功力、一部一部电影的积累。

青年导演集结的偶然和必然
陈辉 福建恒业电影发行有限公司总经理

   作为电影发行人,我始终认为市场是检验影片最直接的方式。

   就个人而言,我比较喜人风格明显的导演。作品鲜明的风格很容易让观众对新作产生代入感和预期,能让影片发行和宣传方向更明确,引发更多关注。比如,一提宁浩,观众就会想到“疯狂”系列,这也就能让《黄金大劫 案》很受期待;而一提到王小帅,观众就会想到他的《十七岁的单车》《青红》之类追忆青春的文艺片,也让《我11》的文艺气息呼之欲出。

   恒业电影此次与王小帅合作,负责《我11》的全国发行。恒业电影在积累了多年影片发行经验后,愿意挖掘更多优秀青年导演、更多类型的电影作品。看过《我11》后,我感觉其中包含了王小帅很浓重的个人情感,非常写实,把一个11岁男孩第一 次开始观察成人世界、第一次尝试理解父辈生活状态的那种新奇经历,描绘得特别到位,在国内以往同类型片中极为少有。电影中有鲜明的时代特征,也有典型的中国式压抑和萌动,是一部非常有味道的电影,而且从商业角度说,这也是王小帅最具可看性的作品之一。

   4-5月的青年导演“集结”,有偶然也有必然。偶然的是这么多青年导演都在近期(时间范围大概在这半年内)完成了各自新作,准备投入市场;必然则是在众多好莱坞大片、或者是中国式名导大片强势占领贺岁档、春节档、暑期档等热门档期后,青年导演不约而同选择了竞争更少的4-5月档期,以赢得更多市场空间。这说明了一个很直接的问题,就是青年导演对冷门档期的信心增强了。电影市场的全面走热和青年导演作品影响力的全面提升,让们相信独自开辟新的冷门档期能获得更多市场回报。这样的举动会让中国电影市场冷热档期的界限越来越不明显,这对电影业来说是好事。

   中国电影市场的迅速扩容,让更多电影人有了生存和发展空间,而且国内观众需要更多样化的影片。观众早已不满足于一年一部冯小刚的贺岁喜剧、一部张艺谋武侠大片的观影状态。影院建设以及影厅水准的提高,让影迷更频繁地走入影院。最主流的“第五代导演”和一些名导的创作能力总是有限的,青年导演的不断崛起正好弥补了这种市场空白。更何况电影业是一个被高度聚焦的行业,它的点点滴滴都直观反应在市场上。作为为市场提供产品的主流电影企业,自然不会错过这些新生力量,某种程度上可说是资本和才华天生的相互吸引。

   投资、制作、发行、宣传各环节对待青年导演态度的变化,说明他们已经受到了市场的认可。青年导演不再是“文艺导演”“小众导演”的代名词,他们曾经在艺术电影方面的种种创新与尝试,也会被带入他们的商业作品中,接受另一轮考验。

   从发行角度说,我希望青年导演更加了解市场,了解观众的需求。想在商业片领域获得回报,青年导演就不能仅仅把电影看成是艺术品。商业和艺术,似乎相互抵触,其实不然,我们可以在很多好莱坞成功影片身上找到答案。只有让商业和艺术在青年导演的作品中共存,才能在观众中产生强烈共鸣。

没有“迎合”谈何“引导”
吴鹤沪 上海电影联和院线副总经理

   今年四五月份一批“青年导演”的影片集中上映应该是一种巧合。也有人说这是一种必然,是各电影公司为了应对香港电影越来越式微的一种策略,即将目光由香港导演转向大陆青年导演。但是电影市场的好坏终究应该是由内容决定的,而不是由什么 类型、什么年龄的导演决定的。

   五部片子里我比较看好宁浩的《黄金大劫案》,虽然没有看过,但宁浩已经成为一个品牌,知名度比《匹夫》的导演要高得多。“疯狂”系列带来的效应,还有黄渤、范伟、陶虹混搭的演员组合,它的关注度应该高于《匹夫》。《匹夫》中黄晓明的知名度高一些,但它讲的是民国时期的故事,我担心当代青年不会感兴趣。前两年郭富城主演的《白银帝国》讲的大概也是这一时期山西富商的故事,拍得也不错,但市场反应不是很好。

   张杨是很不错的导演,他的《爱情麻辣烫》《洗澡》《向日葵》都很不错。但是在的华语片都是《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儿》《爱》《我愿意》这样的类型,都是讲青年爱情故事的。而张杨这次的《飞跃老人院》讲的是老年题材。虽然这么多老 明星荟萃让我们很敬佩导演和演员,但估计只有一些年纪大的观众或者懂电影的观众才会知道这些老明星,而这些人在观众中的比例不会很大。那些年轻、时尚的观众不会对一个老人院感兴趣。管虎的《杀生》可能比《匹夫》的受众面更广一点。因为它 是黑色幽默类型,演员阵容也不错,黄渤、苏有朋、任达华、梁静。管虎之前拍的《斗牛》就是黄渤主演的,用喜剧样式包装一部抗战题材电影。管虎有自己的特点和风格。还有王小帅的《我11》。他去年拍的《日照重庆》,说是已经很商业了,但一上市,还是如此。第一天首映的时候在上海一家影院,那家影院正好开张就把他们请来了。结果很多人都说“这是什么电影”,但又都不好意思走。这次不知道王小帅是不是还是在坚持自己的艺术道路。我们很敬佩这些坚持艺术、有艺术特点的导演,但是了解观众熟悉市场也很重要。

   电影是导演个性化的体现,但是你的动机又是非常大众化的,就是需要大家来看。所以寻找到个性与大众的平衡点非常重要。如果你的电影没有得到大众认可,一定是存在问题的。导演如果非常自我的话,可能会认为是观众水平太低,“等观众水平提高后我的电影就没有问题了”。如果他这样认为,就会永远拍这样的电影。但如果导演希望能够有人来看自己的电影,即使仅仅为了投资能够得到回报,就不要单单想要去引导观众,而是要主动迎合。没有合谈何引导,只有迎合了才会有观众来看你的电影,才会慢慢喜欢上你的风格,理解导演的表达,才会继续排队来看你的电影。就像张艺谋,他拍过很多类型的电影,但总是有观众来看他的片子。这是因为国内的观众都看到了他的艺术轨迹,认可了他的品牌,形成了观众基础。这个时候他就可以尝试多种类型,大片、小片、纪录片、文艺片,总是有观众来看。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广告招商| 招聘
综艺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515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