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双城生活》婚姻的“蟋蟀哲学”

2011-11-25

文/天 好

   依然是《媳妇的美好时代》中婆媳对阵敲边鼓,依然是南腔北调的 文化差异对对碰,甚至由两婆婆转化为了两个妈(一有钱亲妈,一没钱 养母)。可是,一切因为一个新鲜的“双城”视角,一个北京“二女” 媳妇与一个上海“作女”婆婆,让《双城生活》别有一番活色生香的清 咖味道。

   “二”与“作”虽然有得一拼,但在这个地域文化日益相融的时 代,把上海人演得有点装,北京人演得有点土,委实是底气不足的表面 文章。金牌编剧王丽萍的高明之处在于,不仅全剧贯穿双城概念,真实 表现出异地恋情的纠结与艰辛,还比较大胆地将婚后两口子可能面临的 诱惑做了铺呈——1500公里的京沪路程都打不散的异地爱情,却可能在 面对面的同城生活中被击垮,这才是本剧最创新的地方。

   而“距离不是产生美,产生的是车票” “身体是固定资产,年龄 是累计折旧,爱情是无情资产,缘分是营业外收入,结婚是合并报表, 爱人是应付账款,吵架是坏账准备,孩子是其他应付款,生活是持续经 营”这样戳中观众神经的句子,则是《双城生活》的特色。

   剧中有一段关于婚姻的“蟋蟀哲学”:把两个蟋蟀放在一个蟋蟀罐 里,罐就是婚姻??两只蟋蟀,有一个在外围,一个在中心??于是, 两个蟋蟀一辈子就这样在罐子里打打闹闹。

   郝京妮就成了那只勇敢的蟋蟀,她的生命里有三个男人:马翔是 自己的童年,是北京;陶词是双城,是梦想;而徐嘉惠是丈夫,是过 日子的人,是孩子他爹。也许每个人,心里和现实,都有着双城!甚 至三城!

   婚后二人由于婆媳关系、工作忙碌、各自拥有异性的知音,更像 陌生人??虽然都还没有真正的出轨,却都感到疲惫和绝望。又因为跟 “他人”的交往很舒服,就更对目前的这个人不满意,彼此带着怨气埋 怨对方。

   真是距离伤不起吗?能和婆婆相处融洽的女人在职场上就没有搞不 定的事了! 能把岳父侍候舒服的男人在职场上就没有过不去的关了! 能把 南北两地的婚俗、亲友都摆平的异地恋就不怕“精神出轨”了!  至此, 他们明白了,别说有多少感情败给了距离,要看你是否真正把心交给了 你的爱人。

   双城时,借钱也要飞来,同城时,却走到了离婚的地步。两个人面 对各自面前的墙,都非常难过。那里记录了两个人来来往往的“双城生 活”:火车票,飞机票,登机牌,行李票,过站的高速公路收费收据, 酒店的发票,还有无数封信的信封??

   没想到,离婚以后,两个人阴差阳错居然换位在对方待过的城市里 生活了。这次,双方都感觉到那个曾又爱又恨的城市,已经被自己倾注 了太多感情!

   至此,婚姻的必修课方功德圆满:再远的双城,也就是心与心的距离。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广告招商| 招聘
综艺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515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