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

《英雄喋血》生命是等重的

2011-09-08
  

文 / 三剑客

    取材于辛亥革命题材的电影很容易掉入一个窠臼:“推翻满清,建立共和”。《英雄喋血》却是另辟蹊径,大写人性而且突出生命的难能可贵。

    这场起义与世界上所有起义和革命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从酝酿伊始就意味着牺牲。为什么要死?为什么去死?生命之花对于这群年轻人来说,竟然可以毅然决然地亲手葬送!生命何价?影片直指灵魂:人应该怎样对待自己的生和死。

    影片全部细节都务求豪情、豪气和豪爽,每一个正面人物都有一种侠气。高剑父和潘达微都是岭南大画家:一个豪气过人,幽默诙谐而从不畏缩;一个胸怀菊香,淡定、冷静精忠。罗仲霍只身入帮会,智勇双全,胆气逼人,是另类豪侠;连黑帮情妇温碧霞追逐时尚,做谢君豪裸体模特都演得那样坦然笃定,非女侠本色不能如此!

    以侠气写生命之高贵是其一;以人物精神及内心向往表达生命主题更是其二。片中罗仲霍(赵炳锐饰)给温碧霞解释英文单词时只说了一个“自由”(freedom),果然是匠心独运。后面又用了一个佛教故事,进一步展开生命的意义:一只鹰追一只鸽到佛的跟前。佛说情愿割我身上肉换鸽子的命。鹰的条件是,其肉必须与鸽子一般重。佛不管怎样割,都不够鸽子的重量。于是佛顿悟了,原来所有生命都等重。

    这个故事运用到《英雄喋血》里,意义远超佛教的众生平等,而直接地告诉我们,原来,革命者同样珍惜生命。什么叫侠肝义胆?为道义舍生忘死,可以捐出可贵的生命,这就是最感人的侠肝义胆。

    《英雄喋血》选材出人意外。它不去正面表现攻击总督府的战斗,而是写潘达微受命保护烈士遗书返回家里,当户外枪声大作时,他展开了一封封遗书,旁白伴着外面的枪炮声,声声让人泪下。影片直逼感情、内心,和灵魂深处。影片由此超凡脱俗。

    《英雄喋血》还充分展示岭南文化特色,摄影追求高调唯美,用光务求层次,透过光影明暗表现人物性格,犀利而细腻。本片在艺术表现方面过硬,是导演赵崇基电影人生的一次大飞跃。他告诉演员、摄影和剪辑:“我的电影里没有过场戏”。影片全部场景直出直入,切出切入,明朗、唯美而求侠气。

    为了更好地把一部烈士题材电影拍摄得引人入胜,制片方首先想到的是用什么样的明星出演其中的众多角色。事实证明,对于观众容易先入为主的题材,大场面、大明星总是市场保证之一。该片饰演一号反派水师提督的是曾志伟,饰演英雄同盟会广州会长高剑父的是廖启智,饰演副会长潘达微的是谢君豪,饰演黑帮情妇的是温碧霞,饰演黑帮女儿但支持革命者的是江若琳,而饰演革命者领袖黄兴的,则是大名鼎鼎的谭咏麟!看看这批戏骨的名单,就知道影片必然“有戏”。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广告招商| 招聘
综艺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515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