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

《画壁》“情感”“魔幻”难两全

2011-09-08
  

文 / 戈 凹

    今年以来,几部大阵容、高投入的古装大片相继折戟,票房未及预期,引起业界对此类“大片”的反思,尽管他们曾引领国内市场好多年。由于古装时常与动作等元素联系在一起,在气质上更趋“阳性”,而统计显示,女性观众在当下的中国电影市场上占据着主体地位。因此,对于当下的古装大片来说,争取女性观众的青睐变得更为重要。

    在这方面,三年前的《画皮》曾上演过经典一役。观众冲着甄子丹的名字进场,却发现他在片中不过是个打酱油的,影片真正触碰观众心怀的还是一男两女的情感戏:一方面在结局回归家庭,保证了女性观众的心理安全;另一方面给予每份情感以一定合理性而又不加以道德批判,切中了现代人情感的某些痒处。

    从多个层面来说,《画壁》都与《画皮》一脉相承。当年《画皮》上映,片方打出“东方新魔幻”旗号,某种程度上是碍于环境——避谈鬼怪的迂回之举,故事还是发生在人间,“魔幻”只是局部性的;与之相比,《画壁》显然有着更为舒展的“魔幻”潜质,而片方也力图在这个领域大展拳脚,不仅在角色、场景等层面努力尝试,在世界观的设定方面,意图也更为明显。这对于所谓的“魔幻”题材来说尤为重要。

    在情感策略方面,《画壁》则显示出更大的野心。如果说《画皮》像是一出“小三谋求上位而未遂”的八点档情感伦理剧,那么,《画壁》似乎卯足劲要构筑起一个包罗万象的情感寓言。从场景的设定到角色设计,处处按捺不住一种“符号学”的冲动。比如一反中国传统建筑风情的“万花林”,仿佛希腊神话中一般的天庭与圆柱,强化了壁中仙境尊卑有别、长幼有序的感觉;所有仙女均以花命名,几名男子分别寓意某些颇具代表性的男性性格。从一瞬间恍惚演绎出诸般悲欢离合,不同的情感态度,不同的命运选择,使一部标榜为“魔幻”的大片流露出浓郁的“文艺”气息。

    应该说,古典名著赋予了影片一个相当好的逻辑起点,但实现过程中却出现不应有的瑕疵。情感需要时间来铺陈,观众也需要舒缓情绪,等待一场洞彻心扉的情感洗礼。但不客气地说,这个过程却呈现得相当无趣。当邓超饰演的书生朱孝廉像躲猫猫一样周旋于万花林的各色闺房之中,节奏便急转直下,充斥着无聊的喧闹和聒噪的对话。诸位仙女们夸张的神情和八卦婆一样的做派,让人仿佛置身于某电视台情感对话节目现场,影片苦心营造的仙境氛围立时丧失殆尽。除了偶露峥嵘的几个万花林外景,影片的前半段一直在内景中打转,格局狭小、剧情推进迟缓,着实与“魔幻大片”的期待不符。即便再后半段大肆渲染的“七重天”“刑天巨兽”等魔幻元素登场,也于事无补,观众对于壁中仙境难有认同,情感投入度大打折扣。

    主打“情感”和“魔幻”两张牌,但“情感”出师不利,节奏拖延则让“魔幻”《画壁》冒着功亏一篑的大风险。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广告招商| 招聘
综艺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515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