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意

导演高希希:当老板 拍大戏

2011-07-25
  

上月,导演高希希正式自立门户,宣布与完美世界合作成立希世纪影视公司,同时公布八部电视剧计划——下半年就有两个大项目,一是已经开拍的《天下人家》,另一个为《楚汉》。《楚汉》预计投资高达1.7亿元。《楚汉》是高希希“最想拍”的三部古装剧之一,“之前的《三国》,现在的《楚汉》,接下来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就是《隋唐》。

文/张 莉

    早上9点,高希希准时到了他的希世纪影视公司的新办公室。办公室真的很新,当他从一大串贴着标签的新钥匙中找到自己办公室的那把,竟然连开门都纠结了半天。按他自己的说法,当老板,他还没“晃过神儿来”。

安个“窝儿”,当一把老板

    希世纪影视注册资金5000多万,完美世界和高希希团队各占50%股份,完美世界以资本入股,而高希希以自己的团队入股。

    双方分宾主落座,高导的助理端上两杯热茶,冷不丁地掏出一个袋子:“高导,祝您生日快乐!”采访当天正是高希希49岁的生日。

    “晚上吃顿饭就完了。”一个电话打来,不用问是想为他庆生的,他说完撂下电话,冲记者说:“咱们来吧。”

    和可爱憨厚的外表成反比,这是个干脆利落的汉子。声线略高,但很铿锵,话里话外都有股子让人不容置疑的力量。

    “开这个公司和工作室没什么差别,我也是一步步被推到这的。”身为导演的高希希至今保留着“原始朴素的资本主义经济观”,对他来说,影视公司和工作室实际上是一个概念,就是拍戏、工作。惟一让他有点感触的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呀!”房租涨了,人多了,事无巨细都要过他的手了。

    在小马奔腾拍完《三国》以后,高希希琢磨着该干点自己的事儿了。他的“高希希工作室”刚拎出来不到半年,希世纪影视就开张了。在今年6月初的上海电视节上,他正式宣布高希希工作室与完美世界联姻而成的希世纪影视成立,而且一下子抛出8部大戏计划。

    “我一直有个念头,干自己想干的事,我想相对自由地干我自己想干的事。”《三国》播出的时候,高希希与小马奔腾的合约到期了,“人各有志,永远都是好朋友,但是我的创作志向和小马公司整体的发展理念不完全吻合。”现在的高希希,钱怎么花,时间怎么用,完全自己说了算。“省下来的时间和精力,能办多少事?”

    和小马奔腾结束合作后,高希希觉得面对社会的大风大浪,“工作室”还是单薄了点。既然有这么多人跟着自己闯荡,就应该给大家安个像样点的“窝儿”,就这么着,成立了希世纪。“进驻这个办公楼也是个偶然。看见那个小区的楼了吗?”顺着他指的方向,透过会议室的落地窗,一栋住宅楼近在咫尺,“我家就在那,很近。当时说成立公司,有几个朋友就说那是谁谁的楼,你去看看。一来,就这么定了,很简单。”

    “作为导演(成立的影视公司),我这个公司是第一个最全乎的公司。从剧本起步,到影片输出,到交给播出方,有一个完整体系。”

    希世纪影视注册资金5000多万,完美世界和高希希团队各占50%股份,完美世界以资本入股,而高希希以自己的团队入股。“建立在信任基础上的工作是最愉快的工作。我和完美世界的合作完全建立在彼此的信任之上。”

    其实, 对于做老板高希希还是有所准备的,至少做老板的大情怀,他是具备的。他曾到过杭州湾,参加过慈溪市举办的国际家族企业论坛。“与会的都是国际知名的家族企业的总裁,听了半个小时,感到一种魅力。”对于“ 李锦记” 总裁的成功法则, 他深以为然。“做一单生意的时候,首先考虑合作对象能否赚钱,能赚多少钱。如果对方赚不到钱,宁可不合作。站在别人的立场考虑,双方的合作才能有成功的基础。”

    希世纪影视的运作完全由高希希团队掌控,完美世界完全不干涉。虽然挂着总裁的头衔,但高希希笑称自己是完美世界请来的CEO。“除了出资投项目,他们完全不过问我的工作。有时候我还希望别人问,因为我想,从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可能会更全面些。”

    希世纪影视的公司架构和部门配置非常完备,是国内民营影视公司中少有的。除了维护公司运营的财务部、后勤部,策划部、制作部、发行部、特效部、宣传部、广告部加上经纪部,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全业务链。

    “开公司我首先想的就是盈利模式,但无非就是购片、卖片。购买作品版权,我们拍,然后卖给电视台。”希世纪影视实行项目制管理,未来3到5年的计划是完成8部立项的电视剧和6部电影。“我们不作太远的打算,只希望踏踏实实做好眼前的事,影视传媒公司实际上是在理念和文化滚动之中向前推进,这个过程中,需要不断调整,适应未来。”

    明星经纪是希世纪的另外一条业务线。目前,已经有1 9位明星签约希世纪影视,这些人中,高希希比较看好主演过《抗日奇侠》的王新民,还有他的御用演员李依晓、霍青等。

    “希望大家跟着希世纪这条船,在一起努力的过程中,提升抗击风险的能力,慢慢向前推进。”

三部节点作品

    谈及自己的作品序列,高希希认为能代表自己创作的三个关口或阶段的是:《结婚十年》《历史的天空》和《三国》。

    刚刚杀青《血战长空》,《天下人家》已经在进行中,接下来,预计投资1.7亿的大制作《楚汉》又要开机,还有电影《三国·荆州》——高希希笑称:“档期已经排满了,连明年贺岁档都已经排上了。”连轴转,还能乐在其中,只能说应了那句话——因为热爱,所以承担。

    他说:我想做讲故事的人,所以就站到摄影机后面去,把所有摄影机里的生活当作自己的生活。

    他说:我的梦想很简单,要做一个真正的好导演。

    他说:我喜欢讲故事的过程,从小就有这个癖好。

    “我们南昌是四大火炉之一,夏夜尤其燥热难耐。小时候别说空调,有个电风扇就很奢侈了,而且为了省电不常开。到了晚上,一帮大人小孩睡不着觉,卷个席子到屋顶上去纳凉,用水一浇,席子一铺,再垫上小毯子,一聊就是一夜。那氛围好极了。”而爱讲故事的高希希则常常成为话题的焦点人物。

    “白天看一段书,晚上就去忽悠人。有时候记不清就开始天马行空的编,人家要是听出错来了,我第二天再看,再去复述,不厌其烦。这是一个好毛病,也是个坏毛病。”高希希惬意地享受着这个不断学习和复述的过程。然而,那时候可供他观摩的书却不多,“都是一些老书,“四大名著”《七侠五义》《五虎平西》《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这些东西。”但正是这些“东西”在高希希的心中种下了“英雄梦”的种子。“接手《三国》就是因为情感涌动得厉害。”

    正是内心的不安分,高希希从美工转型做了导演,1990年,高希希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研究生。毕业后,正式开始了他的导演之路。三十而立的他明确了自己一生努力的方向。

    到目前为止,粗略一计,高希希导演的作品近40多部,获得了67个奖项。从飞天奖、百合奖、金鹰奖、华表奖等,“国内大奖基本走了一遍。”谈及自己的作品序列,高希希认为能代表自己创作的三个关口或阶段的是:《结婚十年》《历史的天空》和《三国》。

    “在我的事业进程中,第一个让我感觉有点把控不住又特别想拍的片子就是《结婚十年》。”高希希拿到这个剧本的时候,是一口气看完的。他从中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生活,创作冲动和原始积累正好碰撞在一起。“剧中两口子的生活状况和我们的人生经历很相像。发现原来也有人关注这样的事情, 也有人关注这样的生活和感觉。”现在,高希希给别人讲课或示范,都要挑几段《结婚十年》的片段,“这种风格,现在想起来,仍然觉得那种拍摄方式和感受是不一样的。”

    《历史的天空》是高希希自我面对和自我挑战的第二个关口。投资方只是单纯地认为,高希希让《结婚十年》火了,而他又是空军电视艺术中心的导演,理应能拍好这个片子。而高希希此
前他从未接触过战争题材,“战争以及战争氛围下人性的反差如何把握,如何表现战争和人的关系?”他庆幸投资方的大胆和自己的冲动,《历史的天空》成为他事业进程的一次高峰。

    “其实, 真正带有跨越性的还是《三国》。”高希希被誉为“收视率保障”,在《历史的天空》后,不乏引发收视高潮的作品,像《搭错车》《幸福像花儿一样》《甜蜜蜜》《新上海滩》《狙击手》等等。但高希希认为,这些都是他人生过渡阶段中的“小品”,是技术和理念不断成熟的一个过程。

    “人走到一个阶段或许都要遇上一个坎儿,跳与不跳决定了你后面的人生走向。”《三国》就是高希希的这个“坎儿”。如果不跳,一生在“河边”徘徊,也能悠然。但如果“跳”,就得冒着掉“沟”里的风险。“这个‘沟’可能会让你丧失掉之前一二十年的积累。”

    高希希不是一开始就确定的《三国》导演人选,他接手《三国》时,剧组产生了1000多万的债务,然而“对《三国》的情感涌动”促使他主动请缨接下了《三国》。“想了一晚上,还是决定‘跳’了。”拍摄期间,资金出现空档,他自掏腰包垫付了30万的“盒饭钱”。

重新界定大历史和政治英雄

    “在最冰冷的角落,感受最温暖的体验。”

    “我不喜欢让预算干扰创作。”单飞后的老板高希希,创作空间更加自由了。《三国》奠定了他在这类题材上的标杆地位,接下来,《楚汉》和《隋唐》是他最想拍的。“投资对我来说不是压力,最大的压力是作品的分量。投资1.7亿元的《楚汉》要是比《三国》差,那就对不起观众了。至于《隋唐》的预算,要等剧本出来以后再定。”

    作为另一个经典翻拍剧《新红楼梦》曾经的导演人选之一,高希希说今后会距离《红楼梦》风格越来越远。三国、楚汉和隋唐,这三个以汉人为正统的历史转折的关键时期,最能激发起高希希创作的欲望。他很认可于丹对英雄的划分,“历史上的英雄可分为政治英雄和草莽英雄。”重新界定大历史和政治英雄正是高希希所追求的,“我觉得现在拍历史题材首先是给予现代观众一个历史氛围,然后才是创作者提供给观众当下的思考方式和故事概念。这两点很重要。”

    高希希还特别提到了《天下人家》。“这部戏基于一个真实的故事,也是继《结婚十年》后,又一个阶段性反思的作品。”三年前,高希希就买入《天下人家》的剧本,并进行了改编,主人公是殡仪馆的化妆师。由于题材特殊,一直没有投资方介入。如今,他终于如愿以偿——自己干了起来。“看日本电影《入殓师》,我很受启发。”已经多年没有动容的高希希被触动了,在他印象中“冷漠自私”的日本民族原来也是有爱的,他们彼此在都市的冷漠中透着对人、对生死的终极关怀。高希希希望他的《天下人家》能够和观众一道“在最冰冷的角落,感受最温暖的体验”。

    嗜好讲故事的高希希还是个“微博控”,在微博上与网友交流,让他重新找到儿时在屋顶上纳凉闲聊时的畅快。“微博是现代传媒里一个很重要的理念。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多少有点措手不及,但一旦适应之后,会觉得这个窗口特别有意思。”他在微博中,分享他对邓超和孙俪的祝福,分享拍摄进程和作品分析,也分享反思与修正。《三国》第二轮播出时,他在微博上放了一张修改明细表,对字音、字幕、画面、特效等等的细致修改记录。“历史学家也好、观众也好,只要给你提出了问题,你要不修正,首先是对自己不负责任, 同时对别人也是一种不尊重。我觉得这是每一个导演都应该做的,对自己也是一种提高。”

阅历

    “如果没有这些经历,我今天就创作不出这么多作品。”

    高希希出身于书香门第。父亲是位画家,母亲和姐姐都是搞音乐的。文革开始的时候,高希希才4 岁。因为外婆出身不好, 高希希随母亲下井冈山改造,所以高希希的小学基本是荒废的。7 0年代回城,高希希随父亲学起了绘画,大学毕业后,分到了江西电影制片厂做美工。当画笔已无法满足他的表达欲,他选择了北上,立志当导演。

    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后,高希希和妻子白玉虽然背靠空军电视艺术中心,但仍然居无定所。住过筒子楼,栖身过漏雨的防震棚。大冬天夜里如厕,还要里三层外三层裹起来跑到外面去。事业起步最困难的时候,是空军的老首长给予他们生活上无微不至的关怀。“为什么我拍小人物也得心应手?为什么我说《结婚十年》就是我们的写照?因为那些困难我们都亲身经历过。”

    这些当时的动荡和辛苦在如今的高希希看来是一种难得的阅历,“导演观察生活、体味生活是必须的。如果没有这些经历,我今天就创作不出这么多作品。”

    有一种爱,不必感谢,只需接受。高希希与白玉就是这样。“我们是一条船上的,说感谢就生分了,我不能把她推到船外面。”白玉39岁,他们才有了宝贝女儿,“这个家走到今天的状态非常不容易。”在高希希的心目中,一个是他的作品,一个是他的小女儿。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值得他去努力的东西。

 

《楚汉》要既沾地气,又接皇气

《综艺》:希世纪影视已经成立了,身为老板,打算如何管理?

高希希:做导演和当老板有相通之处,都是人生艺术。管理是一种体系,只要分工明确,安排得当,各个职能部门自行运作就可以。我拍戏在外的时候,白玉和其他几位高管会负责公司的
运作。现代年轻人不能老拿鞭子赶,要让他们有一种紧迫感,和你一起向前推进。要培养他们的责任感,这种责任感就是要让他们在这里当家。一旦有了“家”的归属感,他自然希望这个家越来越好。

《综艺》:按你的“员工说”,你是特别宽容的管理者?

高希希:宽容别人首先是宽容自己。比如某个人做错了事,但你是当初选择用他的人——问题首先出在你身上,第二个才是他有错。如果你的宽容能让他得到更大的进步,今后不再犯错,
不是很好吗?这是一个相互理解的过程。

《综艺》:戏是一部接着一部,而且类型迥异,你如何调整自己的心态?

高希希:关键在于自己,要有意识地调整,坚持创作初衷的单纯非常重要。比如拍《血战长空》,是要回到过去审视那段历史——原来1937年的时候,除了中国共产党,还有这么一批中国人在拼命,面对外辱,我们中国人是同仇敌忾的。在同仇敌忾的过程中,还要意识到落后就要挨打。而到了《天下人家》,就要回到今天审视现实生活中爱与善的力量。

《综艺》:《楚汉》是你继《三国》后又一次大手笔, 创作理念上还会延续“ 中庸之道”吗?

高希希:楚汉,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很重要的节点。与《三国》不同,拍摄《楚汉》的压力只有一个, 就是时间。现在预计拍1 0 个月左右。拍《三国》的压力来自于老版电视剧《三国演义》和原著经典小说,如何在历史、文学和民间传说中拿捏突破的尺度是最难的,所以我们提出了“整容不变性”,现在看来,这一原则是非常正确的。《楚汉》和《隋唐》都没有这个问题。

在《楚汉》中,我面对的是大汉民族的祖先,这个祖先我既不能拍猥琐了,拍成所谓的市井小人,又要按照历史既定的理念和当下意识形态所要求的概念来完成人物塑造。原则上,我希望塑造一个平民皇帝。既沾地气,又接皇气。在我看来,能够流传下来的东西,不可能会被所谓的进步或超前理念轻易颠覆。这种传承更多是一种精神,在老百姓心中,它有自己的魅力和根基。

《综艺》: 你常说,细节是历史的表情。你是非常追求完美的人吗?

高希希:追求完美不敢说,但我确实希望把所有的创作做到最精致。海尔的老总曾说过一句话:“如果海尔的产品有问题,都是我的问题,你可以砸掉产品。”我非常欣赏这样一种企业家气魄。我对希世纪的要求也是如此。我要让大家看到,希世纪影视是走品牌化道路的。高希希出品,必属“免检产品”。人家“免检”我们的产品,我们就要对得起人家的这份信任。我们不惜重金新引进了一套达芬奇设备(DaVinci 2K plus,高端色彩强化和影像色彩校正设备,可支持高清视频、标清视频、数据和数字电影的色彩调校)。目前,国内除了中视传媒、中影传媒,我们是第三个拥有这套设备的公司。

《综艺》:在希世纪未来三五年的计划中,电影项目也不少。

高希希:如果不是《楚汉》,我早就开拍电影《三国·荆州》了。我本身就是学电影的,只是一直以来,由于各种原因,选择了电视剧。但拍电视剧,我也是拍电影的标准来拍的。人家问我,拍那么精致干吗?我说,我不能放低标准,放低了,我就拍不了了。

今后,的确会在电影上有更多投入。会有6部电影拍摄计划交错、逐步推进,其中包括美国投资的一部,以及两三部现代题材的电影。电影能够完美表现你想表达的东西。

虽然出身科班,但是电影对我来说仍然是个新课题,是另外一个领域的开拓。电视和电影是两个美学状态,要重新体会和把握。

记者手记:灵气和人气

高希希的这个生日是忙碌的。

采访因为他公司的一个重要会议,分成上下午两段。上午还声音高亢的高导,从会议室走出来的时候,嗓音都有点嘶哑了。中午饭都是叫的快餐在会上解决的。这让记者相当于心不忍。

结束采访的时候已经是下午3点多了,原计划赶到《天下人家》拍摄现场的高导,虽然已经明显赶不上趟了,但还是坚持要瞄一眼,急匆匆地走了,“不瞄一眼不放心”。虽然时间很紧,高希希一直配合采访直至结束。“包容”是认识高希希的演员、朋友、员工所给出的一致评语。

“我爸爸不会发脾气。”这是他女儿说的。

“高导特别念旧,公司很多人都跟着他十多年了。”这是他的员工说的。“高希希特别健谈,他有两大强项,灵气和人气。灵气在其镜头感上,美术出身使他对画面总有独到的直觉;人气则在
其活泼外向,待人以诚的性格,圈里圈外人脉纵横。”这是他的朋友说的。

高希希受家庭的熏陶,对各类艺术形式都抱以热情,尤其是交响乐。“你放一段交响乐片段,高导不仅能听出是谁的作品,还能听出是哪一章,哪一节。”他认为,当导演有几个必备的素质:对戏剧冲突的了解和表现,美术的形象思维方式,音乐的抽象思维模式,以及文学带来的情感共鸣。把这些综合以后,才能融入作品中。

禁不住再次翻开他的资料——高希希,1962年生人,属虎的。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广告招商| 招聘
综艺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515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