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意

章明:妥协和坚持都不可或缺

2011-07-26
  

2011年,沉寂多年的导演章明终于拿出了一部《郎在对门唱山歌》,这部低成本影片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上摘下了三项大奖,也掀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观点交锋

文 /马 巍

    在今年的上海电影节上,《郎在对门唱山歌》这部最初默默无闻的竞赛片意外地掀起波澜——一方面媒体盛赞不绝,对此章明直言“当不起”,他也冷静地意识到这种过度赞誉背后的言外之意;另一方面,也有影评人批评该片“堕落”。章明,因《郎在对门唱山歌》重新走入电影话题中心。

    这位曾经的电影青年,“第六代”代表之一,如今是北京电影学院的老师。他在平和中仍然充满了感性和激越,也不讳言对中国电影现状的很多不满。他同时表示:用电影表达个人情怀从来就是一件需要智慧的事,妥协和坚持都不可缺少。

命题作文与个人创作

    面对市场化大潮,越来越多的人憧憬着大片和票房,而第六代曾经的风云人物章明却来到陕西省安康市紫阳县,用一群新人拍摄了一部关于老城和山歌的电影。

    章明说《郎在对门唱山歌》缘起很简单,“我就像这样在咖啡馆里喝茶写东西,偶然碰见了一位10年前合作过的制片人,她带着一个陕西人,说想为当地拍个片子。我说,行啊去看看”。章明并不回避这是一次命题作文,“现实环境,没办法,现在中低成本必须要借助政府资源”。《郎在对门唱山歌》总耗资不到500万元,当地政府投资了大概150万元。紫阳政府希望这部电影能宣传当地的旅游资源,“对方的要求其实很简单:要有山歌元素;那里是茶乡,所以也要有茶叶元素;另外要拍县城的老城。”在章明看来,这其实是双赢,“地方政府有宣传需求,投资方也可以解决资金缺口。”

    对于影片创作,章明表示自己是有底线的,“之所以接受这个项目,还是对那里有感觉,去那边看了以后觉得和想象中的陕西完全不一样,我觉得这种感觉能化作我想拍的电影。”虽然当时影片还没有剧本,但章明对县城题材一直都很感兴趣,“我本人就出生在一个小县城,这边的环境和我的家乡很像”,其次,投资方所要求的山歌、老城等元素,章明认为也同样可以化作电影的吸引力。

    虽有当地政府大力支持,但《郎在对门唱山歌》的制作还是遇到了很多困难。虽然影片的女主角吕雨辰等新人的表现最终获得了好评,但章明坦言,选择非职业演员,更多还是出于成本考
虑,“这点钱请不起明星。”影片在去年上海电影节之前就已拍摄完成,但由于缺少资金,“片子一直放在那里,直到确定参加今年的上海电影节,投资人才又凑出了些钱。”剧组加班加点完成了后期制作,电影节进行到一半时,章明才提着刚刚洗印好的拷贝抵达上海。

    虽然在上海获奖为影片赢得了不少关注,但后面的发行之路仍然艰难。有消息称该片会在8月上映,但章明对市场仍很担心,这毕竟是一部没有明星也少噱头的低成本文艺片。另一方面,对于投资人来说,“上海电影节的获奖,已属‘提前完成任务’,通过电影频道等渠道也能收回成本了——再进入影院市场,就意味着又要有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投入”。

    最后的成片,“其实比我最初预想的要好。”“《郎在对门唱山歌》是没有先例的电影,可能确实和别人印象中的第六代作品很不一样,或许有一些人不习惯,因为无法从既有的体系来评价它。这部电影的定位决定了它不会是那种特别好的电影,但我也自信这绝不是一部烂片,我觉得可以打60分”。章明回应道。

坚持与妥协

    章明学油画出身,1989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后先是拍电视剧。上世纪90年代中期正是国产电影最低潮的时候,“电影被电视冲击得七零八落,国有电影制片厂基本不拍片了,只是卖厂标”。章明却选择了这时拍摄自己的电影处女作,他说是出于情怀,“我们是学电影的,拍电影是我们的理想。”

    19 95年,在友人资助下,章明的第一部电影《巫山云雨》问世。该片引发巨大争议,也被广泛认为是第六代早期最重要的作品之一。

    不同于第六代的其他重要成员,例如比他拍片更早的张元和晚一些的贾樟柯,章明的导演轨迹充满了更多曲线,事实上,他真正属于外界印象中第六代作品序列的除了《巫山云雨》,似乎只有一部2005年的《结果》,后者在内地也遇到了和其前作类似的磕磕绊绊——《巫山云雨》之后,章明想拍的电影迟迟找不到投资,“我不能长时间不做事,有时也需要赚钱,但主要是想做事情,不想停止拍片。”期间,章明也尝试了很多其他类型,比如惊悚类型的《秘语十七小时》,描写好人好事的主旋律数字电影《法官爸爸》??

    章明选择了放低姿态和一定程度的妥协,“我有时也是个容易妥协的人。”章明直言自己的第二部电影是妥协最多的作品,最终的结果是电影完全走了样,“既没有满足投资人的要求,也没有满足自己的要求。”

    经历了风吹浪打,章明说自己成熟多了,“对于任何机会,不要一开始就拒绝,先拿来看看再说,拍成什么样是我的事情。”当然,“任何一笔投资都有要求”。另一方面,创作者的坚持同样重要,“虽然五谷杂粮都可以吃,但还是得有底线。”“底线”是章明一再强调的词,“比如意识形态方面的,还有我的美学风格??比如我讨厌武打片,但要是有很好的机会,我也会考虑接受,只是最后肯定会拍成批判武侠的电影。”此外,他也强调对项目的控制力,比如选演员权,最后的剪辑权等等,“可以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但我本人一定要参与决定。”

    现在电影市场,“机会固然是多了,但不是更好了”。资本对创作的影响越来越大,此外,电影制作的成本增长也太快。章明说自己每次拍片,剧组都会用很多年轻人,“像这次剧组里的人,包括剪辑都是第一次做电影的新人,就是因为‘熟手’每年的工资都在涨”。一部电影要达到影院放映标准,成本最少要400万元,“这还是在主创基本不挣钱的情况下”,而这种预算级别的片子,票房回收通常只有一两百万,因此必须更多地借助资源,比如政府的力量。章明今年接下来还要开拍两部新片,一部仍是反映陕南文化的,“只是换了个地方拍”,项目名为《十爱》,8月开拍。另一个计划是在11月回到老家四川巫山,开拍一部电影,这两个项目都是和当地政府合作的低成本制作。

    章明说自己想拍的电影还有很多,比如《黑暗传》,“2004年我就写了剧本,片名来自我老家的一首山歌,主题很宏大。”但考虑到送审等问题,项目迟迟未动。章明对类型片也有兴趣,“我一直想拍惊悚片”——去年上海电影节上的合拍项目洽谈上,章明与制作过《汉江怪物》的韩国青于蓝电影公司联合拿出了一个惊悚项目《M45》。“我还想拍一个复仇故事,我在网络上看过一部畅销小说,故事很好,拍出来会很有意思。”

    章明对《巫山云雨》并没有特别的偏爱,“没什么特别的,只是第一部而已,其实刚拍完我就不满意,现在也差不多。《郎在对门唱山歌》可能还好些。”虽然后者的评论严重两极分化,但章明觉得这是一部更成熟的电影,“我说的成熟当然不是指艺术方面——艺术性没有成熟与不成熟之分。我指的是人们的反应,至少从投资方和当地政府的角度,我已经完成了任务。作为导演我看问题也更全面了,各方面也能平衡得更好。不像以前的片子,莫名其妙地会得罪很多人。”

    实现个人创作情怀其实很需要智慧和技巧,“尤其对做某一类电影而言。”说到这里,章明短暂地沉默了一下,屋顶上的灯光洒在他的胸口,正好照亮了他T恤衫上的几个字——“learning from life”。

关键在于和自身创作能力相匹配

文 /刘亚娟 马 巍

《综艺》:据说《郎在对门唱山歌》剧本进行了多次修改,是投资方的要求比较多么?

章明:这其实跟对方的要求没关系。原小说跟剧本差别很大。从我的角度讲,其实很多小说不可能拍成电影,小说有小说的表达方式,要完全按照小说来,这个片子是不可能拍的 。我们后来发现可以围绕山歌做文章,重心就转移到这里了。对方的要求其实很少,不存在对剧本创作构成负担。

《综艺》:其实在拍《巫山云雨》之前,你拍过主旋律的电视剧?

章明:是《为了最后的告别》,其实主旋律都是别人说的,我当时还没什么概念,就是看到个消息,说有个博士生快死了,但是单位没钱救他,我就想拍这个。 结果这个后来得了飞天奖,所以人们就贴标签说是“主旋律”。其实这跟《郎在对门唱山歌》没什么本质区别,只是那时候没人来找我,我只能去找别人。拍摄《巫山云雨》时,是我一个大学同学在海南做生意挣了钱,听说我想拍电影就支持了一下,影片1995 年拍,1996年初完成的。

第六代最早还是张元,他1991、1992年就开始拍片了,还有何建军的《邮差》,王小帅、娄烨他们也比较早。其实我觉得中国的情况那么复杂,简单地把电影分成主旋律和非主旋律是很蠢的事情。没人能逃离社会环境,我们都是被决定的人群,都是在体制下做事情,即便“地下电影”也一样——没有人能抽身域外,隔岸观火。

《综艺》:很多成名艺术导演,一旦走上与市场和主流妥协的道路,似乎就无法回头了?

章明:我觉得很多人 ,是被所谓的‘追求成功’给害了——一定要做大,一定要比你牛,加上成名后被周围的人拱到一定位置下不来了,结果人的名气和实际能力分裂得越来越厉害。很多时候,你可能没有这个能力,但各种资源逼着你去做这个事情,所以可能就没办法像平常人一样去创作。资源太多不是问题,问题在于要和你的能力匹配。

《综艺》:你似乎对类型片也有兴趣,去年拿到上海电影节创投单元的 《M45》现在进展如何?

章明:那是个惊悚类型的,制作难度太大,因为要拍四季,所以制作周期变长了,费用也增加了,演员档期也过长。现在还没有具体日程,可能会在明年启动。这虽然是惊悚题材,但故事
其实是讲当代情感婚姻问题的。我不是很赞同现在市场上的低成本恐怖片路子——模式太封闭,面向的观众也非常有限。我想把《M45》做成一部受众面比较大的片子,往《本能》、《达芬奇的密码》那类片子的方向靠。当然这得慢慢来,不能一口吃个胖子,要跟创作能力相匹配。

导演章明
1961年生于四川城口,1988年重庆西南师范大学美术系油画专业毕业,随后考入北京电影学院,1991年获导演系硕士学位,2003年起任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教授。1995年的长片处女作《巫山云雨》,被广泛认为是“第六代”早期的代表作之一,该片获温哥华电影节龙虎大奖(Dragons and Tigers Award)。2001年,执导惊悚片《秘语十七小时》,随后拍摄了DV纪录片《巫
山之春》和《大姨》。近年来的作品包括2005年的《结果》,2006年的数字电影《院长爸爸》以及2007年的商业喜剧《爱情狗》。2011年,章明新作《郎在对门唱山歌》获第14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最佳编剧和最佳音乐奖项。

《郎在对门唱山歌》
刘小漾从小喜欢音乐,为了能考上音乐学院,父亲刘在水聘请紫阳县剧团的冯冈做辅导。他们在学习过程中逐渐萌发了感情。几年后,小漾毕业,回到了县城。张学锋与小漾青梅竹马,双方家长都希望他们交往,但小漾不同意,她因此与父亲大闹一场。一天,刘在水让小漾送喝醉的张学锋回宿舍。小漾醒来时,发现自己与张学峰睡在床上。她仓皇而逃。更令她伤心的是,她发现冯冈和他的表姐之间有暧昧的关系。她无法接受,就与张学锋在一起了。一列驶向远方的火车上,冯冈的表姐坐到他身边,冯冈敲打着笔记本,写下对小漾的思念??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广告招商| 招聘
综艺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515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1966